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傲娇小妾驯夫记

十四 侧门进府

傲娇小妾驯夫记 怪味小豆 2372 2016-03-08 08:45:07

    迎亲的队伍浩浩荡荡,这正前方骑着白马的却不是靖王,毕竟只是妾室,靖王只要在王府待着就可以了,迎亲这种体力活当然有人代劳了,这代劳的人便是飞殇!

  轿子中的两人此刻心思各异,岳景灀拿盖头下的笑容就一直不曾停下来,尤其是当爹爹告诉她,她会成为靖王侧妃时,她就知道她赢了,想到那个满身光华的男子就要成为自己的夫君,心里的欢喜无限膨胀,手一直捂着心口,这里有娘亲给她的宝贝,娘说,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除了姿色还要有技巧,这就是娘亲一直收藏的闺中秘术,待到自己出嫁时才交给自己,希望她能够博取靖王的关心,为靖王诞下孩儿,一身荣宠,指日可待!岳景灀得意的笑着,岳怜灀,今生我一定要将你踩在脚下!

  岳怜灀在轿子里打了一个冷颤,这一天终是到来了,进了王府又会是怎么一副光景呢,此刻的她苦着一张小脸,不像是出嫁的,倒像是去奔丧的……

  到了一条路上,队伍便被分成了两条,一条走大路,一条走小路,月香越走越觉得不对劲,靠近轿子边轻声说到,“小姐,我怎么感觉这路怎么越走越偏呢?”

  岳怜灀掀开轿帘,前后看了看,确实是条小路,“你去问问那个领头的,怎么回事?”

  月香前去,不一会苦着脸回来“小姐,那人说按规矩,我们要走侧门,这不是欺负人吗!”

  岳怜灀放下轿帘,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那个靖王又不是自己的心爱之人,从哪个门进又有什么关系,最好是把自己遗忘了……

  “哐当”轿子落地了,月香扶着岳怜灀下了轿子,挑起盖头的一角,眼前的环境没有一丝喜庆,自己将要从这个小小的侧门开启自己的另一种生活吗?

  一步一步的跨进侧门,没有乐声,没有恭贺,没有新郎,没有拜天地……如果今天月香没来,自己怕是连门都进不了了,带着自嘲的笑意,岳怜灀对着身旁的月香说道“去问问,我们应该住哪?”

  不一会,手被人扶着,岳怜灀不疑有他的跟着走,感觉自己进了一间屋子,被牵引着坐在了床上,听着房门关掉的声音,整个屋子都陷入了寂静……

  “月香,你在吗?”冗长的寂静之后,岳怜灀轻声唤道,却没人回应,一把扯下盖头,面前却站着一个完全不认识的女子,岳怜灀一脸的戒备,“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月香呢?”

  “奴婢名唤紫衣,从现在开始会贴身夫人,至于您刚说的那个月香,王爷向来不喜欢不知根底的人在王府,不过既然是夫人带来的,王爷也不会亏待了!”紫衣有条不紊的回答着所有的问题,整个姿态不卑不亢,仿佛她才是主人一般!

  岳怜灀忍住冲上去给那个紫衣两拳的冲动,咬牙切齿的说,“趁我现在还没发火,把月香找来!”

  紫衣恭敬的回答着,“还请夫人不要为难紫衣,这件事不是紫衣可以做主的!”

  压下心头只蹿的火苗,“那就叫那个可以做主的来见我!”

  紫衣脸上一成不变的高傲,“王爷今天大概会很忙,这段时间夫人就好好休息吧,紫衣先告退了!”不等岳怜灀反应,紫衣径自走了出去。

  “……”一进王府便吃了瘪,岳怜灀大口喘着粗气,在屋里来回踱步,“气死我了,气死我了,支走了月香,让我孤立无援,这个靖王,原本以为虽然滥情,起码不会为难一个女人,哼,没想到,真是让我大跌眼镜啊,不要让我看到你,不然,不然,我咬死你。”此刻的岳怜灀那挤在一堆的五官真是好看不到哪里去,“叫你嚣张,叫你嘚瑟,不就是一个臭男人嘛,有什么了不起”边说边拆下了发上的饰品,放下了一头乌黑亮丽的及腰长发,“别以为女人都好欺负,如果你今天不来招惹老娘,老娘就放你一马,如果你今天敢来这,我,我,我就让你做不成男人!”岳怜灀的一番豪言壮语让在屋顶监视的飞殇脸上止不住的抽搐,用了很大的定力才不至于从屋顶上掉下来,这等彪悍的女子如果让少主见了,会是怎样一种情景呢……

  勤书阁

  “安顿好了吗?”洛庭轩的声音让整个房间的温度下降了不少,面前恭敬站立的女子,正是紫衣。

  “按照王爷的吩咐,带走了她的贴身丫鬟,她很是气愤。”

  自从上次得知她并不想嫁入王府的消息,洛庭轩就决定要好好整一整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对于不配合的人,就要驯服到配合为止,他的计划不容许出现一丝纰漏。

  来王府道贺的人络绎不绝,转眼间天就黑了下来,毕竟不是娶的王妃,大家也就知趣的套杯喜酒喝喝就好,对于靖王的面善心冷,众人还是心知肚明的,未免耽误了王爷的喜事,喝完酒就渐渐的散去了。

  骂的累了,岳怜灀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不知道睡了多久,又被饿醒了,想到被关在这里一天,气就不打一处来,对着门口咆哮道,“是想饿死我吗?”

  紫衣推门而入,见到已经卸去妆容的岳怜灀,脸上显示着不满,“夫人有何吩咐!”

  岳怜灀拖着一身喜服慢慢的走到紫衣的面前,挑眉说道,“难不成给我安排膳食你也做不了主,还是说,你本就打算饿着我?”

  紫衣的脸上划过一丝不耐,“之前的夫人进门时并没有这项规矩,夫人还是忍忍吧!”

  紫衣的云淡风轻彻底激怒了岳怜灀,“别人是别人,我是我,之前有两个人同时进门的吗,难不成你们王爷会分身?还是说,他想奔走一夜?如果他不来,难道我就要饿着肚子等他一夜吗?”意味深长的撇了紫衣一眼,“或者说你们王爷耐力不行,洞房可以马上就解决了?”

  等到明白了话中的意思,紫衣的脸瞬间就变得很难看,“你,一个大家闺秀竟敢这般口出秽语,简直就是无耻!”

  “少在我面前扮清高,有本事你一辈子别嫁人,因为嫁了人你口中所鄙视的秽语可是要做的!”岳怜灀妖娆的笑容满是鄙视,这不就是典型的‘又要当**,有要立牌坊吗’。坐在桌前,支着脑袋斜睨着自已,看着她的脸一阵青一阵白,心里爽死了,高傲个什么劲,“我饿了,不要让我再重复一遍,要是没吃饱,我可没劲去伺候你们王爷。”

  紫衣没想到这个岳怜灀竟然这么大胆,气鼓鼓的转身离去。

  “站住!”

  “还有什么事?”此刻紫衣连表面的端庄和恭敬都维持不了了。

  “不要拿些残羹剩饭来打发我,还有,可不要亏待了我的月香,堂堂靖王府该不会去为难一个小丫头吧,传出去,怕是会很难听吧!”

  紫衣气愤的甩门而去,同一时间,飞殇也离开了屋顶前去复命,紫衣离开后,岳怜灀如同一个泄了气的皮球,瞬间就摊在桌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