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傲娇小妾驯夫记

傲娇小妾驯夫记

怪味小豆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6-03-08上架
  • 581906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一 火场重生

傲娇小妾驯夫记 怪味小豆 2710 2016-03-08 08:45:06

    顾情慢慢的恢复一丝意识,感觉到胸口像是被什么压着一般喘不过气,周围的温度高的不像话,意识慢慢回笼,仔细回想,自己是在泰山顶上看日出,然后鬼使神差的走向悬崖边,接着一阵晕眩……

  呼喊,哭泣,杂乱的脚步声不绝于耳,顾情艰难的睁开双眼却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房梁上被一片片火云吞噬着,向四周蔓延,这分明就是一个火灾现场,来不及想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起身时才发现横在自己身上的圆柱,顾情拼命的挣扎着,慢慢挣脱了身上的重物,肺里稀薄的空气拼命的在叫嚣,感觉到自己快只有进的气没有出的气,尽量的伏在地上,吸取着寥寥无几的空气,呼吸渐渐急促起来,“救……救命”开口以后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就像是蚊蝇一般。

  顾情压抑着心里的恐惧,让自己冷静下来,再火焰中观察着四周,意外的发现不远处的角落里竟然有一个面盘,贴在地面挣扎着匍匐前进,终于到了,慢慢起身扯下毛巾,放进水里捂着口鼻,为自己争取一些时间,打量了一圈,顾情发现这完全就是个全木质的房间,火势蔓延的速度超出了自己的想象,只是听到屋外的人动静,大概知道外面有人在救火,看着屋上的房梁岌岌可危,心想再不想办法,自己恐怕要死在这里了,再次把毛巾完全浸湿,将面盆的水全都浇到身上,忍住将肺都咳出来的痛苦,朝着即将被火势包裹的门冲了过去。

  “哐当”一个人影破门而出出现在大家面前,刚才的各种声音在那一瞬间都安静的下来,现场只听见噼里啪啦的声音……

  突然,一个人影带着哭喊冲向顾情,跪在她的身边,批命的抓着她,“小姐,小姐,你没事吧,吓死月香了,小姐,小姐……”

  顾情微微皱眉,还好,是跑出来了吗,高度紧张的结果就是耗尽力气,在这个小丫头的惊叫声和那又哭又笑的表情中,沉沉的晕了过去……

  再次醒来,顾情只是呆呆的看着床顶,眉头紧的可以夹死一只苍蝇,这是个什么情况,回想着火场和现在所在的环境,跟泰山八竿子都打不着,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正在沉思,一声轻呼将她拉回了现实。

  “小姐,你醒了,饿不饿,或者渴不渴,有没有哪里不舒服的……”

  顾情眉角一挑,自己昏迷前和醒来后,唯一记得的就是这张精致的小脸,怪就怪在这小丫头的打扮……实在是不像现代人啊,一个大胆的猜测在心里慢慢萌芽,不会那么巧吧,想到这个可能性,顾情的脸就皱到了一堆。

  在月香看来,这个表情显然是不太舒服的表情,月香又着急起来,“小姐,是很不舒服吗,怎么看着这么痛苦呢,天哪,这么多天,也没个大夫,小姐,怎么办啊!”

  听着面前这个小丫头叽里咕噜说个不停,顾情耳根子完全没法清净,只好清了清嗓子,“你叫月香!”

  月香呆愣了一下,顺从的点点头。

  “我没有不舒服,只是好像忘了什么,脑袋挺混乱的。”顾情煞有其事的说着,想到自己心里的猜测,顾情就很无奈,这算哪门子的破事啊,深深的叹了口气,慢慢的坐了起来,月香见到赶紧上去扶着,顾情坐稳后打量着这个房间,还真是‘走进一间房,四面都是强,抬头见屋顶,低头见月香’简陋程度可见一斑。

  “月香,那天的火是怎么回事?”想起这个,顾情还是心有余悸,自己明明在泰山,怎么一转眼就到了这里,自己咋就那么的倒霉,差点被火烧死。

  月香听闻小姐问话,脑袋垂的低低的,似有难言之隐。

  顾情也不勉强她,套话这种事,还是要循序渐进滴,不来也已经来了,好歹自己还活着,转念想到,现代的自己估计是摔死了吧,不然自己怎么会来到这里,反正自己是个孤儿,大概死了也没人会在意的吧。

  “月香,我的脑袋很疼,忘了很多事,你给我讲讲现在的情况好吗?”顾情那种认命的表情在月香看来确是失忆之后的无助。

  “小姐想知道什么,月香一定都告诉小姐。”月香坚定的样子让顾情心里暖暖的。

  “就从我开始说吧,说真的,我连自己是谁都不太清楚了。”月香吃惊的表情在顾情的意料之中,毕竟能把自己都忘了可不算是小事。

  月香心疼的看着顾情,轻轻的说道,“小姐的闺名叫做岳怜灀,还有半年就十七了,小姐的上面有两个姐姐,大小姐岳如灀,十九岁,两年前嫁给了楚平候的二公子,二小姐岳景灀,十八岁,还待字闺中,府中还有一个小少爷,岳少谦,刚过十五……”

  月香边伺候着顾情用膳边说着,一个下午,顾情大概也就弄清了自己的处境了,这具身体的主人,岳怜灀看来在这个府里应该没什么地位的吧,这朝代叫楚月国,历史上并没有这个国家存在过的痕迹,这岳怜灀的父亲是这楚月国的大世家当家人,看来自己还是穿到了一个千金小姐的身上,只不过是个不受人待见的千金小姐而已,听完后,顾情肯定自己是真的穿了……

  想到那个蹊跷的火场,顾情隐隐觉得那绝对不是意外,对着月香问道“我之前有没有得罪什么人呢?”仔细观察着月香的表情,果然那一丝的荒乱还是被顾情捕捉到了,果然不是意外。

  “说吧,我可不想再碰到这种事。”顾情表情淡淡的,好像是在说别人的事一样,月香猛的跪在了顾情的面前,顾情微微凝眉,难道跟月香有关……

  “小姐,都怪月香,是月香没有保护好小姐,才让小姐险些丢了性命,月香没用,月香以后一定会好好保护小姐,即使要月香的命,月香也心甘情愿。”

  这番言语让顾情很意外,这个小丫头如果是真的对这个身体的主人这般忠心,为何不肯告知火灾的真相,若是假意,那么这等心机怕是深沉的很哪,看样子,这月香不得不防!

  顾情不露声色的将月香扶起来,“月香,我与其他姐妹的关系如何?”

  月香面露难色,斟酌一番,还是从实道来,“大小姐到还好,两年前便出嫁了,那二小姐性格火辣,从总是喜欢欺负小姐,隔三差五的就会到小姐的房间里找麻烦。”

  顾情细细咀嚼着月香的话,这姐妹直接的不合,不是因为争宠,就是因为嫉妒,就目前的情势来看,争宠倒是不太可能,在府里,这二小姐可比三小姐受宠的多,那剩下一种可能,就是嫉妒。想到这里,顾情这才想起,自己到现在都还没见过这岳怜灀的样子呢。

  环视一圈,自嘲的笑笑,这三小姐的待遇还不是一般的差呢,房里竟然连块镜子都没有,似乎看出了她的疑惑,月香小心翼翼的走到她的身边,失落的说道,“小姐是需要什么吗?”

  顾情看向月香,叹息一声,“我比那二小姐,谁更优秀一些?”

  月香楞了一下,随即回答道,“二小姐虽美,可也不及小姐的十分之一,尤其那性子,真是人见人怕呢”声音小到只剩下嘟囔,不过还是被顾情听到了,嘴角扬起,看来自己是穿到了一个美人什么身上了,“这屋子空荡荡的,呆着怪难受的,咱们出去走走吧!”

  “小姐,你的身子……”还没好,看到小姐脸上的不悦,月香只能把后面的话给吞了进去,乖乖的跟着小姐身后走出房间。

  顾情也就是现在的岳怜灀走出房间,满眼荒凉,差点让她以为自己进了荒地了,望着眼前的景,淡淡的问道,“失火的屋子在哪里?”

  月香见小姐并没有放弃那件事,犹豫了很久,还是决定告诉小姐,“小姐,请跟月香来!”

  顾情以为自己又会碰个软钉子,没想到,呵,差点让自己丢了第二次性命的地方,怎么也得去看看不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