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傲娇小妾驯夫记

三 婚约在身

傲娇小妾驯夫记 怪味小豆 3764 2016-03-08 08:45:07

    顾情心里暗暗叹息着,这古时的争斗大到皇室,小到老百姓,真是层出不穷啊,只能说在古代这长的漂亮还真是一种罪呢。

  正想着,身后突然传来一声高分贝的女声,“哟,这三小姐还真是闲的很哪!”

  顾情敛眉,判断着来人是谁,回过身的时候看了月香一眼,要说这月香还真聪明,一眼就明白了顾情的意思,连忙转身朝着来人行礼,“见过二小姐!”

  原来这个就是自己的‘敌人’岳景灀,仔细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环胸而立的女子,身材纤细,这脸蛋嘛倒是挺精致的,对着自己却丝毫没有掩饰眼里的敌意和不甘,大概是因为自己死里逃生,让对方很不满吧。

  岳景灀看着现在病态中带着些柔弱的动人,心里将岳怜灀咒骂了千万遍,既然撕破了脸,也没必要显示姐妹之情,直接开口,“三妹可真是命大呀,那么大的火,竟然没有伤你分毫。”

  感受到了那种语气中的不甘,身为岳怜灀的顾情咧起嘴角,“许是老天庇佑吧,不想让怜灀死的不明不白的!”边说边扶起依旧在行礼的月香。

  碰了一个软钉子,岳景灀心里的愤怒和嫉妒直线上升,哼,那么大的火竟然还可以完整无缺,一丝伤痕都不曾有,想到自己的计划那么完美,竟然还是失败了,气不打一处来,放下双手向岳怜灀走来。

  月香不自觉的靠近岳怜灀,感受到了月香的防备,岳怜灀心里笑笑,不着痕迹的向前走了两步,将月香护在身后,岳景灀在岳怜灀面前站定,那趾高气扬的姿态宣誓着自己的地位,“岳怜灀,真想打掉你那张满是笑意的脸,你是在耻笑我吗?”

  岳怜灀但笑不语。

  “哼,跟你的娘亲一样,长了一张狐媚脸,专门勾引男人,你的娘是个不知廉耻的贱人,我想你也不会差到哪里的,看你的样子,大概有过之而无不及吧。”

  听到这里,岳怜灀的心里竟然像是被一只手捏住一般,异常难受,可是顾情分明感觉到这不是自己的感受,而是这具身体的反应,想到这里,一种心痛的感觉四散开来,异常难受。

  慢慢调整着呼吸,平静下来,望着岳景灀那得意的面容,顾情心里恨恨的,却依旧面不改色的说道,“毕竟这也是一种资本,估计有的人想都想不来吧!”

  看到岳景灀的笑容僵在了脸上,顾情心里的蔓延着一丝快感,岳景灀咬牙切齿的说道,“岳怜灀,你不要得意,你以为爹还像以前那样疼你吗,告诉你,爹恨不得马上将你赶出府,不要忘了,你不过是一个庶出的丫头,对于爹来说,你现在唯一有用的价值就是嫁给对于爹有益的人,至于对方是七老八十,有多少房小妾,那都不是爹关心的问题,而我,岳府的嫡出小姐,将来的前途将是你这辈子都望尘莫及的,哼,看你能好运到几时。”

  顾情心里咯噔一下,这才想起,这个时代,婚姻都是身不由己的,冷冷的说道,“这个不由二姐操心”

  岳景灀狠狠的瞪了岳怜灀一眼,“你最好祈祷着爹尽快帮你找一门‘好亲事’”继而拂袖而去,看着那背影,顾情渐渐觉得心脏很难受,捂着胸口,大口的喘着气,月香赶紧扶住她,焦急的问道,“小姐,你的脸色好苍白,是不是又有哪里不舒服了。”

  “我没事,我们回去吧!”

  回到屋里,方才那异样的感觉挥之不去,顾情深呼吸,让自己平静下来,闭上眼睛,屏气凝神,脑海却传来很多片段,这些片段是不属于自己的,那是谁的,难道是岳怜灀的记忆,那心痛的感觉是来自这具身体本身的记忆?

  静下心来,那些记忆如同潮水一般袭来,最后画面停留在一间屋子里,而自己对面淡然坐着的,不正是岳景灀么!

  画面中的岳景灀笑容亲和,对着自己说道,“三妹,听说爹有意让你嫁入靖王府呢!”

  岳怜灀羞涩的底下了头,饮着茶水,不作言语,却忽略了岳景灀眼中闪现的杀意,随即掩藏,饮了口茶水,慢慢的说着,“可是二姐希望三妹在爹给你提这件事的时候能够拒绝!”

  岳怜灀不可思议的望着对面的岳景灀,敛眉沉默。

  岳景灀挑眉,面容隐隐露出怒意,“莫不是三妹不同意?”

  “二姐可否给三妹一个理由!”岳怜灀直直的盯着面前的茶杯,心里泛起阵阵苦涩。

  岳景灀扬起高傲的下巴,眼里分明透露着不屑,语气也不如方才那么客气,“岳怜灀,你有资格嫁进靖王府吗?即使是侧妃,也容不得你去染指,只有我这嫡出小姐才有资格站在靖王身旁。”

  岳怜灀抬眸望向岳景灀,双唇紧抿,终于鼓起勇气说道,“三妹与靖王的婚事,乃是在三妹及笄时就定下的,只等靖王凯旋而归……”

  “你住口!”还未等岳怜灀说完,岳景灀愤怒的打断她,将茶杯摔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声响,碎片四溅,“你当我不知道吗,若不是你那下贱的娘亲缠着爹爹为你寻一门得体的亲事,爹怎么会属意你与靖王结亲,我这嫡出的二小姐都还未嫁,哪轮得到你这低贱的庶小姐。”

  岳景灀的话句句带刺,岳怜灀只能紧握双手忍耐,“二姐,我娘容不得你这样玷污!”

  岳景灀不屑的看着这个样样比自己优秀的三妹,心里怒火丛生,“哼,爹虽然不说,但是府里的人都知道你娘不守妇道,下贱可耻,抹黑门楣……”

  “二姐!”岳怜灀出声制止,“你无论怎么说我都可以,不要诋毁我的娘亲,在我心里,我的娘亲比任何人都高贵!”

  “说了这么多,看样子你还是冥顽不灵,那么就别怪我这个二姐不客气了!”岳景灀咬牙切齿的说道,走到门口,转身看向岳怜灀,“别怪我,我已经给过你一次机会了,是你自己不知道珍惜。”

  岳景灀离开后,岳怜灀只是静静的坐着,早已泪流满面,府里的风言风语,她何尝没听到过,爹爹的冷淡,何尝又感受不到,可是想到娘亲那温柔贞静的样子,打死也不相信岳景灀说的话,一阵阵无力感将岳怜灀包围,岳怜灀静坐之时,却听闻屋外月香的急呼声,一串火苗沿着窗子窜上了屋顶,岳怜灀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好一会才回过神,想要逃跑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眼前渐渐变得昏暗,起身那一瞬间便跌倒在地,在火舌的包围中意识慢慢抽离,随后一根烧断的房梁落下,直接砸到了已经昏迷的岳怜灀…

  那一瞬间顾情回到现实,心疼的感觉无限放大,紧紧摁住胸口,大口的喘息着,原来是这样,这岳景灀竟然为了一个男人纵火杀人,对身为现代人的顾情来说,简直不可原谅,正巧月香端着一盆清水进屋,见到顾情凝眉的模样,赶紧放下面盆,走到床边,焦急的问道,“小姐还是很不舒服吗,要不然月香去求大夫人给小姐请个大夫。”

  正当月香转身之际,岳怜灀拉住了她,摇了摇头,“我没事,只不过脑子里总是闪现一些片段,大概都是之前的记忆吧!”

  看见小姐煞有其事认真的模样,月香这才放下心来,“小姐,若是想着很难受,那就不要想了,小姐想知道什么,只要月香知道的,都告诉小姐!”

  岳怜灀若无其事的问道,“那靖王是个什么样的人呢?”像是在问月香,又像是自言自语

  月香兴奋的回答,“看样子小姐真的很倾慕靖王呀,脑子里都不舍得忘掉靖王呢!”

  岳怜灀哭笑不得,一脸无奈,这真正的岳怜灀为了这个男人把命都丢了,自己能不好奇吗!干笑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只不过脑子里闪现过这号人物,好奇罢了!”

  “说起靖王,无论是街上,还是府里,总能听到人们在讨论他!”月香眼底闪耀着光芒。

  岳怜灀来了兴致,“这经常被人们挂在嘴边上的人要么就是让人特别喜欢的人,要么就是让人特别讨厌的人,这靖王属于哪一种呢?说来听听。”

  “两年前,小姐前去皇家的御佛寺祈福,回来的路上遇到了歹徒,幸亏当时遇到了回城的靖王铁骑军队,靖王不仅救了我们。还派人送我们回府呢!”

  瞧着月香一脸的崇拜,岳怜灀打趣道,“看样子有人动了春心了!”

  月香的脸瞬间红到了耳朵根,脑袋都快埋到了地上,“小姐,莫要拿月香说笑,这罪名月香承受不起的!”

  岳怜灀无奈的耸耸肩,“好吧,不开玩笑了,你接着说吧!”

  月香平复了心情,接着说道,“自从那天以后,小姐每当听到府里有人谈到靖王,总会驻足聆听,听完后便会很开心,小姐整天挂着笑意,夫人弄清缘由后,说服了老爷为小姐探探靖王的口风,整个楚月的女子都以能嫁给靖王为梦想,当得知靖王已经有了王妃和一众姬妾之后,小姐还是失落了一阵。”

  岳怜灀挑了挑眉,这还真是妻妾成群啊,为了这样的男人把命打进去了还真是不值,心里更加鄙视那个靖王了“然后呢!”

  “后来,小姐知道了因为靖王功绩卓越,王府里的姬妾其实都是皇上赐的,并非出自本意,便有就释然了。”

  这男人还真够滥情的,来者不拒啊。

  她怎么就这么死心塌地呢,那个岳景灀要给她就是了,真是有些不明白,“结果呢?”

  “没多久,小姐便想通了,认为像靖王这般优秀的男子,当是很多女子倾慕的对象,见到小姐依旧放不下,夫人便求老爷为小姐谋这一门亲事,老爷当时便同意了。”

  看样子这岳府的当家也是看中这能和王爷接亲的利益吧,所以这三夫人说了这事,大概没有多难就成功了吧!

  这古时的女子能够嫁一个自己钟意的人,不管对方有多少妻妾,大概都会觉得很幸福吧,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

  “无非就是救了自己一次,便要以身相许吗?”原本是自己心里的话,怎么知道突然就说出来了,见到月香讶异的表情,岳怜灀打着哈哈糊弄道,“以前的感觉记不太清了,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倾慕那个靖王?”

  月香理解的点点头,“小姐说的是,只不过当时打听了很多关于靖王的事迹,小姐就更加欣赏靖王了,加上靖王虽不见容貌,可是那伟岸的身躯和淡然的气质还是吸引了很多女子的。”

  “哦?也包括你么?”

  月香的眼角抽了抽,不悦的喊道“小姐……”

  岳怜灀撇了撇嘴,“好吧,你接着说吧!”

  “靖王虽然是异姓王爷,但是听说很小就跟在了皇上身边,还救过皇上的命呢,加上有靖王的军队,其他三国都不敢轻易来犯,这些年咱们楚月国可太平了,这可都是因为靖王呢!”

  哦,英雄情节,自古英雄都不乏美人欣赏的。突然想到了什么,灵光一闪,想到方才记忆中岳景灀的话,“自己现在莫不是跟那个靖王还有婚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