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傲娇小妾驯夫记

六 芙蓉会馆

傲娇小妾驯夫记 怪味小豆 1975 2016-03-08 08:45:07

    回到屋里,岳怜灀再也装不了矜持了,摔倒在床上,揉进被子了,此时的心里像是被火烧一样,自己堂堂一个现代人,却要迫于古时候那劳什子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就这么草率的把自己给嫁了吗。

  月香对于刚才在大厅拒婚还没有混过神来,接着看到完成方才那一系列动作的小姐,顿时惊呆了,小姐何时变得这么……粗犷了?这个词钻进脑袋时,月香自己都不敢相信,拼命的摇着脑袋,想要把之前的一幕幕都丢出脑海,可是记忆却越发深刻起来。

  岳怜灀看着垂头丧气的月香,想来自己的行径跟她平时接触的小姐大相径庭吧,也对,本来就不是一个人,做淑女真累,做古代的淑女更累,“月香,我呢,死里逃生,恐怕跟你之前接触的我会不一样了,毕竟,差点死了的人,会看开许多事情吧!”

  月香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小姐说的话,自己都快听不懂了,怎么办?“小姐,需要月香给你准备晚膳吗?”

  岳怜灀摇了摇头,“不用了,都已经气饱了,天快黑了,你去歇着吧,我这不需要你伺候,我今天也累了,要睡了。”

  月香恭顺的离开了房间。

  岳怜灀翻身起床,走到那个简陋的衣柜前,打开一看,这些个裙裙褂褂的,真是不方便,算了,还不如不换。

  还好这院子够偏僻就算动静大了,也没人知道,想到自己做顾情的时候,走遍祖国大好河山,翻山越岭,徒手攀岩也是不在话下,这岳府小小一个院墙想要困住自己还挺难。

  利索翻过院墙,院子外便是一条小路,而旁边便是一条河流,这里倒是没什么人,天色渐渐黑了下来,自己也没出过门,对这个楚月国的都城倒是一点都不熟,顺着小路走着,便来到了主道上,灯火通明,人来人往,不一会,岳怜灀便消失在人群里,岳怜灀将自己身上仅有的一对耳坠子给当掉了,进了成衣铺,再出来时已经不见岳怜灀,而是一个俊俏公子。

  换了一套男装,岳怜灀自在多了,这才做回了自己,扮男装,也是权宜之计,毕竟这个时代,一个女子孤身在外是很危险的,摸了摸钱袋里剩余的银子,大概也够今日潇洒一番了。

  岳怜灀打定主意,先去大吃一顿,发泄一番,走了不久,便见到前方有个很气派的阁楼,看着像是个走高端路线的,“就是你了!”

  走到跟前,才发现这个阁楼不是一点点大而已,三层的琉璃瓦壁,六个方向的翘角飞檐,各种神兽蹲坐屋脊,正门上书四字鎏金大字‘芙蓉会馆’更是气派不已。

  正准备进去的时候,一只手臂却横在了自己面前,岳怜灀斜睨着眼前的这个壮汉,不满的说道,“你这是干什么?”

  壮汉面无表情的俯视着面前这个小个子,僵硬的吐出几个字,“会帖!”

  “什么会帖?”

  “没有会帖,不得入内!”依旧万年不变的僵硬表情。

  岳怜灀这才明白,要进去,得要那什么劳什子的帖子,就跟邀请函一样,这古时候就有这么先进的商业,模式了,可是进不去,岳怜灀又很不甘心,只好挂出照片式的笑容,“大哥,这会帖嘛……小弟……给落在家里了,不如你让我进去先。”

  正想往里冲的时候,那条粗壮的手臂依旧横在面前,那可恶的声音又传过来,“没有会帖,不得入内!”

  岳怜灀忍不住扔给他一记白眼,“做生意的地方,哪有把客人往外推的道理,你难道你没有听过一句话,客人就是上帝吗?”岳怜灀被憋的一肚子都没地方发泄,现在又来个诚心找茬的。

  “没有会帖,不得入内!”

  “……”岳怜灀不得不怀疑这大块头是安装了重复键了吗!

  深吸一口气,“如果我今天非要进去呢?”

  “没有会帖,不得入内!”

  “没人会帖,不得入内!”岳怜灀同时说了这句话,语气显然有些无奈了,“你还真是冥顽不灵呢!”

  岳怜灀转过身,看似准备离开,却在转身之际闪过一丝狡黠的笑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往里冲,可是刚踏出两步,后面的衣领就被人拎住了,“没有会帖,不得入内,再敢乱闯,小心你的小命!”

  “不得无礼!”岳怜灀身后传来句温润和煦的男声,声音虽轻,可相当具有威慑力,那个大块头立刻松手向来人行礼。

  岳怜灀因为大块头猛然松手,重心不稳,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一下摔的有多重了,疼的她五官都挤到一堆了,捂着摔疼的地方冲着大块头嚷嚷,“你这个人,怎么这样,松手前不知道支应一声啊,摔死我了。”

  “这位小兄弟,没事吧?”岳怜灀这才发现旁边站着的这个人,白衣胜雪,笑容温和,发髻仅用一根木簪子绾着,显着随性不羁,岳怜灀不知道怎么的,这么温暖的笑容,让她竟然发不起火来。

  龇牙咧嘴的捂着屁股,“没事,死不了!”肚子没填饱,又出了这么大一个丑,岳怜灀这下可是没有办法待下去了,正欲离开只是,白衣男子开口道,“不知道小兄弟可否给在下一个赔罪的机会呢?”

  岳怜灀愣了会,“什么意思?”

  “你在我的地方受了伤,在下当然要赔罪了。”

  岳怜灀狐疑的看着对方,“你是这里的老板?”

  “正是!可否赏脸入内呢!”

  岳怜灀此时瞟了一眼大块头,阴阳怪气的说道,“不是说没有会帖,不得入内吗,看样子是因人而异啊。”大块头的表情依旧僵硬,不过眼见的岳怜灀还是捕捉到了他脸上的一丝不自然。

  转头看向白衣男子,“既然你盛情邀约,那么在下就却之不恭了”转身大摇大摆的走进了芙蓉会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