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238 简单的爱情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3098 2017-11-15 09:15:00

  238 简单的爱情

  唐浩铭眼中隐隐有一丝光芒闪过,却硬生生压住,“不,你有。等你伤好了我派人送你回去并在你身边一直保护你,直到我将这些人全部铲除。当然,如果你还是不放心,我也可以帮你换一个身份开始一个全新的生活,只不过你的朋友都在D市,让你以后都不再和她们联系,对你,对她们,都不太公平。”唐浩铭的话说的很慢,他所说的这些都是他深思熟虑考虑过的,只要陶婧露一句话她的要求他都会办到。

  唐浩铭是喜欢陶婧露的,或者说比喜欢还多了一点点。或许从他们第一次相遇陶婧露被林峥撞倒,跑到他车上避难开始;或者从那次她在路上和别人吵架把人奚落的无地自容开始;又或者从她明明不太想和他有太多瓜葛,但医者本能还是把诊所的地址给他开始。唐浩铭说不上从什么时候开始,只知道不知不觉间这个人慢慢在他心中有了印记。

  他永远都记得在美国偶遇陶婧露,她拿着相机下意识拍了他一张照片之后很调皮地笑了笑,那一瞬间,唐浩铭感觉自己的心跳快了一拍。可是,他是什么人?他是静安堂堂主,从出生他就生活在黑暗的世界里,他身上背负着整个静安堂的责任和无数人的性命,他的一生注定都是动荡不安。可陶婧露不是,她应该有美好的人生,有一个完美的归宿,有完整的家庭和安稳的幸福。这些他都想给她,可有些事情即使他再强大也控制不了,比如这次的暗杀。

  唐浩铭有一副好嗓音,温润的嗓音外加一身正气,让人听着很舒服很安心,甚至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如果他自己不说陶婧露甚至会猜测唐浩铭是有某项特殊任务在身的国际刑警。没想到这样一个人手上却握着无数人的性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活在暗黑的世界里,生死一瞬间。“唐浩铭,你喜欢我吗?”陶婧露忽然开口问道。

  唐浩铭一下没反应过来,陶婧露刚刚问了他什么?喜欢吗?自然是喜欢的,如果不喜欢,如果不在意,怎么会心绪被她牵引,怎么会因为她的一句话开始重新治疗双腿,此刻又怎么会如此坐卧不定。可是,他有太多顾忌。从小在这个世界里摸爬滚打,唐浩铭能想到的事情比陶婧露深得多也远得多。

  “唐浩铭,我喜欢你!”陶婧露忽然又一句话砸了下来。表白应该做好准备,至少在自己最美的状态下,可此刻的陶婧露失血过多,伤的很重,人虽然清醒过来也恢复不错,但脸色依旧惨白惨白的,看着也没什么精神。伤口很疼,话说的都轻轻柔柔的。实在称不上多漂亮,可陶婧露丝毫不在意。

  唐浩铭因为陶婧露这轻轻的一句话,身体不由自主颤了一下。他没想到他此生还会有一位姑娘能如此真诚坦然的说喜欢他。唐浩铭承认喜欢他的女人不少,可她们有的为钱,有的图利,有的想杀他,有的想借他杀别人。组织里喜欢他的也不少,她们崇拜他,仰慕他,可他只把她们当下属。可陶婧露不是她们,她说喜欢他,就是单纯的喜欢他这个人。他喜欢的姑娘也喜欢他,这是多么让人惊喜的一件事情。“不后悔吗?”唐浩铭听到自己平静的声音,即使内心再怎么波动,他永远都那么沉稳。

  陶婧露缓了口气,看着雪白的天花板缓缓开口,“有什么好后悔的?我父母在我高中的时候因为意外双双过世了,从那个时候起,我就成了孤儿,再没有了家。阿婆他们对我很好,可依旧改变不了我的家已经不存在了的事实。那时候我就想,将来一定要找一个我喜欢,他也喜欢我的,就像我的父母一样,我们有一个家,彼此依靠,互相温暖。”

  陶婧露偏头,看着刚刚自己拉住唐浩铭的手此刻已经被他包裹在他的大手里,笑了笑。“我第一次见你,就感觉你不是一般人,虽然对你好奇却不断告诉自己要远离。我不想从一个麻烦里面还没有走出来又掉到另外一个麻烦里。可是,我没想到那么快又和你相遇了。嘉玥她们都觉得你的背景不简单,劝我清醒一些,我也不断这样告诫自己。”陶婧露停了一下,看向唐浩铭,“在中央公园遇到你的那一刻我才意识到为何我第一次自己一个人游遍美国却不感觉孤单害怕,因为这里有你。”

  “这是表白吗?”唐浩铭没想到陶婧露忽然开口说起了这些,听着她的轻声细语,忽然心中有了一丝释然。他有什么好纠结的呢?唐浩铭伸手擦了擦陶婧露额头的汗,麻药过了,伤口的疼痛明显起来,陶婧露还有些低烧。

  “是啊,娇娇说,遇到好的一定要及时拿下,不能便宜了别人。”陶婧露刚刚醒来,精神不是太好,伤口也很疼。可是她明白唐浩铭的顾虑,而且如果不趁着现在开口,她怕自己以后再没这份勇气。

  “傻丫头。”唐浩铭揉了揉陶婧露的头发,“表白这种事应该男人来做。”

  “真看不出来你还有这样的想法。”这种有些守旧又大男子主义的思想似乎不应该出现在唐浩铭身上。

  “婧露,我从来都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好人,也不敢确定自己手上是否有枉死的性命,我本来以为我这一生都会这样过下去,直到力气耗尽那一刻。”唐浩铭略有些自嘲又有些庆幸地笑了笑,“可我没想到,命运会这样安排,让我遇到你。我怕连累你,可又很自私地不想放手,所以把选择权交给了你。我不敢保证这种事情是否还会发生,但我敢保证再有下一次除非子弹穿透了我的身体,否则永远不会伤到你。”唐浩铭的手隔着被子覆在陶婧露的伤口上,“疼一次就够了。”

  陶婧露的眼泪差点下来,她能感觉的到唐浩铭话里的认真和慎重,也能感觉到他的疼惜和不舍。她所求无非就是她喜欢的男人能够在她身边与她共同面对风雨。至于他的身份,他在做的事情,陶婧露在意可又没那么在意了,她信得过唐浩铭的为人,每个人都想过安稳和乐的日子,可有些事情不能选择,这些事情他必须去做,如果换了别人,恐怕会有更多人无辜丢掉性命。

  陶婧露的精神实在不算太好,她能和唐浩铭说这么多话已经算是不易,“累了就睡会儿吧,我在这里陪你。”唐浩铭轻声说,抬头看了看点滴瓶,调了一下速度,把陶婧露的手放回被子里,想了想,“我让人来给你打一针止痛针吧。”

  陶婧露抿唇,“打多了会不会变傻?”

  唐浩铭乐了,“哪有这个说法,不会过量,放心吧。”止痛针用多了不好,如果是唐浩铭自己一定能免则免,不过实在是看不得陶婧露受罪。

  “好。”陶婧露点了点头,“你去休息吧,腿还没好利索,刚有点起色别白费了之前的努力。”陶婧露轻轻交代了一句便闭上眼睛,没一会迷迷糊糊昏睡过去,她人不太舒服,睡着了,眉头都是皱着的。唐浩铭伸手抚平她的额头,低头轻轻的一个吻落在眉心处。看着陶婧露的睡颜,唇角勾了勾。他居然也有被上苍眷顾的一天。

  唐浩铭操纵轮椅出了病房,对着护士交代了几句,回头看见莫蠡正站在不远处等他。“来多久了,怎么没进来?”无论什么时候唐浩铭都是这么不紧不慢,好似不管出了什么事情他都能有条不紊地解决掉。

  “我怕进去了被你轰出来。”莫蠡笑了笑,眼中的戏谑不要太明显。

  唐浩铭一点不见尴尬,“露露受伤了,我的治疗你接手吧。想办法尽快恢复。”

  “老大,我很忙的,嘉玥的病毒还没头绪呢。我怕到时候阿喆拆了我,他很恐怖的?你都瘸了这么久了,还在乎这几天?”莫蠡推着他的轮椅,语气波澜不惊,好似对什么都不太在意。

  唐浩铭回头瞥了他一眼,“你少跑几趟埃及,就有时间了。”

  莫蠡,“……”老大,你这么戳人伤疤好吗?说好的兄弟呢?

  陈嘉玥回家的时候唐喆已经从书房里出来了,正在客厅用平板查东西。陈嘉玥眼睛一亮,扑过去,“阿喆,找你查个事情……”

  唐喆放下手上的东西,看着陈嘉玥,故意问道,“你要查什么事情还用我动手?找嘉睿不是更方便?”

  “家里的网被我妈掐了。嘉睿目前属于被软禁状态。再说,我家就这么一个男丁,重点保护,不能总打擦边球。”陈嘉玥的胳膊肘永远都是拐向家里的,唐喆很惆怅。

  “你也就一个老公,你怎么就不怕我违法乱纪被抓走?”唐喆弹了一下陈嘉玥的脑门。

  “你什么时候不违法乱纪了啊,多一条不多啊。”陈嘉玥理所当然。“等等,谁告诉你我找你就是要你当不法分子啊,我是有正事,合理合法的。我是觉得露露在美国一定出事儿了,你帮我查查看啊,那是MapleLeaf的地盘,你的消息一定更灵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