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233 红糖水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3035 2017-10-22 14:22:00

  233 红糖水

  离新年越来越近,陈嘉玥不能拖着再不回家了。本来应该在回家之前大家先聚聚,但是陶婧露开始了在美国的旅行,姚娇娇追着叶垚满欧洲晃,二人都没有回国的打算。陈嘉玥把岳然约了出来,一是为了一起吃个饭,二也是想找个机会说说萧易辰的事儿。

  陈嘉玥刚把车开到商场的地下停车场,熄火准备下车,屁股还没离开座椅就见不远处岳然从一辆跑车里下来,更让人惊讶的是萧易辰从驾驶室里也随着走了出来。陈嘉玥咽了咽口水,这都是什么情况?要不是岳然昨天还在群里梦幻了她的白马王子,陈嘉玥都要以为这俩人成了。不过这还不到上午十点,他们从一辆车里出来,实在是很难让人不浮想联翩。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和谁一起吃了晚餐不重要,关键是和谁一起吃的早餐,那么很有可能是和谁一起过的夜。陈嘉玥想了想,她几乎每天都和唐喆一起吃早餐,确实他们每天也是从一个被窝里爬起来的。可岳然和萧易辰是怎么个意思的?

  陈嘉玥觉得自己不能再装傻充愣了。拔了钥匙走了过去。“然然。”

  岳然看到陈嘉玥很高兴的挥手,没有一丝尴尬和异常,旁边的萧易辰也是一脸坦然,一双眼睛讳莫如深藏着太多东西。

  “萧总也在,好巧。”

  “唐夫人。”萧易辰笑眯眯打招呼,仪态满分。

  陈嘉玥向来不是拐弯抹角的人,特别想直接问一句你们俩怎么大早上就在一起还坐一辆车过来,瞧了一眼岳然硬生生咽了回去。

  “前些日子帮了然然一个小忙,她煮了馄饨请我吃早餐当谢礼。她说要和你见面我就顺路送她过来了。”萧易辰把陈嘉玥的心思摸的精准,主动开口解释。岳然身边朋友不多,他也不想让陈嘉玥有什么误会。他自己花名在外,有些事连他自己都怀疑更何况别人。

  “那谢谢萧总了,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

  “这么熟了,不用客气,都是自己人。”萧易辰的话说的意味深长。

  “萧总这话说的倒是不见外,虽然我和阿喆结婚了,不过他是他,我是我。再说,你们俩的关系如何,我可不是很清楚。”萧易辰在陈嘉玥面前基本没有隐藏自己的目的,他敢对岳然下手,她也不会客气。

  “唐七少居然没有坦诚我们俩的深厚情谊,实在太不够意思了。”萧易辰吐槽。

  “萧易辰谢谢你送我过来,下次一起吃饭,我和嘉玥先走啦。”岳然神游了半天才发现陈嘉玥和萧易辰聊了起来,而且聊的还不太愉快的样子,赶紧拉着陈嘉玥离开。

  “等一下。”萧易辰回到车里拿出一个小袋子,放到岳然手里,“平时记得煮着喝。”说完对着陈嘉玥点了点头很潇洒地上车了。

  岳然扒开袋子从里面拿出一根棒棒糖,剥了糖纸就塞到嘴里。陈嘉玥蹙眉,拉过袋子,“他都给你些什么东西?”

  陈嘉玥看了岳然手中的糖纸,果然和她之前见到的是一样的,也就是说从那个时候起萧易辰就挖好了坑等着岳然跳呢。袋子里除了一些糖果里面还有一个小袋子,整整齐齐排列了一些小包装袋,陈嘉玥抽出一袋,转圈看了看,没商标没说明。陈嘉玥闻了闻,看向岳然,“这是……红糖”?简直难以置信!

  “姜汁红糖,里面好像还加了些什么,萧易辰说过我没记得。”岳然答的理所当然。

  “他没事给你红糖做什么?”陈嘉玥觉得这答案好像不用问都知道了。萧大公子你追女人不是都砸钱砸珠宝的吗?怎么到了岳然这里改成砸糖了?

  “没什么啊,上次我们去吃饭,本来打算好好喝一场的,结果赶上我大姨妈,我疼的难受。他就开车带我去了个小诊所,按摩之后就给我弄了一杯这个东西。第二天就给我送来了好些袋,让我没事煮着喝。嘉玥,你别说这个东西比我们平时喝的红糖好多了,味道香香的还没有那么甜,效果特别好,喝完整个人都暖融融的。”岳然笑的小虎牙又露出来了。“大概是怕我喝没了吧,他可能就又搞了些。”

  陈嘉玥看着岳然一脸被好吃的收买了的吃相,恨铁不成钢,把人拽进了电梯。岳然吃的一脸甜蜜和陈嘉玥去逛街,陈嘉玥转的了无生趣,“你怎么有兴趣逛街了?”

  “快过年了,我要给靳白买礼物。”

  陈嘉玥差点把嘴里的奶茶喷了。“你要给他买礼物??”她们这么多年都没收到过岳然的礼物,为何一个不知道从哪里跑来的男人可以有这种待遇?陈嘉玥怒!忽然感觉看萧易辰有些顺眼了。

  岳然这些年过的日子是什么样的,陈嘉玥她们一清二楚,一分钱都恨不得掰成两半花。还好她成绩好,每年都能包揽各种奖学金,家教排的和课程表一样。岳然靠自己读完大学,她的钱,有很大一部分都寄回了家里。

  “你怎么想起给他买礼物了?”陈嘉玥阴凄凄地问。

  岳然丝毫没有听出陈嘉玥的口气变化,一脸梦幻地说,“萧易辰告诉我,追人都是要成本的,而且人都是喜欢礼物的。像靳白这样一个人在外,如果有人真心对他好,会把他感化的。所以我要给他买一个有新意的礼物,让他感觉温暖,感觉我是一直和他在一起的。”岳然拉着陈嘉玥的袖子,“你觉得怎么样?”

  陈嘉玥慢悠悠地点头,“如此甚好!”

  “我也觉得是。你说买点什么好?物美价廉的。”对于岳然这种性格陈嘉玥已经很适应了,她自己不想动脑的时候就是一欢乐呆萌少女。不过姑娘,你追人选礼物不考虑对方喜欢什么、需要什么,先考虑物美价廉,也是可以的。

  “这种事情你要问娇娇,我又没买过。”

  “你和唐喆结婚这么长时间没给他买过东西啊?”岳然随口一说,陈嘉玥却开始反思,难道她也要偶尔给唐喆买个礼物,送点惊喜什么的?他们之前的生活里好像惊吓频发生,惊喜倒是没有。

  “男人的东西就那么几样,衣物、饰品,不过这些都不便宜,买的太普通了还不如不送。或者他喜欢什么,你可以投其所好。”陈嘉玥实在给不了什么好建议,其实她也不太清楚唐喆喜欢什么。唐喆给她买了不少东西,各种首饰,手表,包,满满一柜子的衣服。不过这也不是他直接送的,她住进来没多久衣帽间就随着被布置好了,所有东西全部就位。只不过陈嘉玥之前自己衣服也不少,而且她很忙,也没有太多场合要出席,那些东西很多都束之高阁了。

  “靳白好像只喜欢音乐。”岳然嘟了嘟嘴唇。

  “那你总不能送他架钢琴吧?要不挑一张CD算了,他也用的上。”陈嘉玥第一次陪朋友出来给男人选礼物,感觉库存脑细胞不太够用。想了想,拿出手机想给唐喆发信息,结果刚点开又犹豫了,她发出去了唐喆误会了怎么办?满怀期待结果她两手空空回去?于是陈嘉玥给陈嘉睿和景凡霖各发了一条,询问给男士买礼物挑什么。

  陈嘉睿,“姐,你没这天赋,还是别想了,或者送面镜子,时刻提醒他自己脸皮有多厚!”

  景凡霖,“小嘉玥,性格已养成,现在想学贤良淑德来不及了啊!你老公就缺一副手铐,早晚用的上。怎么样,考虑一下?”

  陈嘉玥深呼吸,把二人直接拉黑了。景凡霖还想发几句话损损唐喆,结果提示消息发送不过去。陈嘉玥又把他拉黑了。这死丫头,还想问问她哪天回家呢。

  岳然还在兴致勃勃满商场晃悠,已经快两个小时了,陈嘉玥忍不住说了一句,“要不你买个帽子围巾算了,日常用品,还便宜。”

  结果岳然听完偏头想了想,猛地扑过来抱住陈嘉玥,“嘉玥,你真是我的福星,好主意。”

  ‘喂喂,少女,你就被一句便宜收买了?你的浪漫情怀呢?’

  陈嘉玥和岳然来到一家店里,里面各式各样的男士围巾,“嘉玥,我们该选什么样的?”岳然偷偷掐了陈嘉玥一下,小声问道。

  “我怎么知道?”陈嘉玥也略有几分尴尬。她女装都逛的少,更何况是男装,进来都不知道先看什么好。

  “二位看围巾吗?”还好导购小姐成功解救了二人。之前陈嘉玥一直觉得商场里的导购实在是有些过于热情,只要进去就会跟在你身边,拼命介绍商品。此刻却觉得他们真是太贴心了。

  “嗯,我们随便看看。”岳然这种心大的显然比陈嘉玥更容易进入状况。

  “二位是选作礼物吗?大概什么年龄段,有什么偏爱吗?”导购小姐很专业,没有强买强卖的感觉。

  “二十五岁左右,比较喜欢音乐,人很安静。”

  “既然很年轻,那么不要选太深沉的颜色,您看这条蓝色的怎么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