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231 同事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3013 2017-10-15 09:30:00

  231 同事

  岳然美滋滋地等着萧易辰的消息,想着自己也没什么事情,不如就到兼职的音乐学校去看看,她从下周开始就可以去任教了呢。虽然岳然的钢琴弹的没有那么出神入化,但她真的很用功,基本功特别扎实,更主要的是她是幼儿园老师,对付小朋友很有一套,幼儿园里的孩子基本都很喜欢她的。刚开始练琴的小孩子受不了苦,哭哭闹闹是常有的,岳然对这方面很擅长,学校也正是看中了这一点才让她过来做兼职的,和另外一位比较资深的老师一起负责年纪比较小刚刚入门的小朋友的基础训练。

  岳然刚到学校大门口,正好看到校长送几位家长出来。笑着打招呼,“校长你好。”

  曲校长看到岳然略微差异,“岳然,你怎么过来了?不是下周才开始上课吗?”

  岳然嘿嘿嘿地笑,“我今天没什么事情,想过来先熟悉熟悉环境,免得到时候手忙脚乱的。不给您添麻烦吧?”

  校长点了点头,很满意,“不麻烦不麻烦。”转而对刚刚的几位家长说道,“这是我们刚刚招聘过来做兼职的老师,你们看看还没开始工作就这么认真。我们音乐学校像这样的老师还很多,把孩子送来这里就对了,越早入门对孩子越好。孩子送过来,家长一点都不用担心。我们的老师都很优秀很专业的,比如这位岳老师,别看年纪轻轻,可是有很丰富的幼教经验的。”校长借着这个机会简直把岳然吹上了天,顺便把自己的学校又夸了一遍。

  几位家长看起来很满意,笑着和曲校长又聊了几句。

  岳然眼睛瞪的大大的,对曲校长充满了敬意,这种机会她都能利用上,果然不是等闲之辈,是她学习的榜样。“那校长,您先忙,我自己看看。”

  “好,好,顺便和老师们都互相认识一下,办公室在哪里你都知道,我就不带你过去了。”曲校长忙着拉生源,应付了岳然几句就继续对着那几位家长口若悬河的吹。

  岳然生怕曲校长让她配合拉生源,再说点什么,赶紧跑了。

  一路上听着教室里各种乐器演奏出的或连贯或笨拙的声音,岳然心情大好轻车熟路地找到了教师办公室。屋里人不多,今天是周末,课排的比较满,老师大多都有课,岳然看到上次给自己面试的另外一位老师,主动打了一个招呼。“李老师,你好。”

  “岳然,你怎么来了?”

  “我今天休假,想提前过来看看,熟悉熟悉环境。”

  “哦,没想到现在还有你这么认真做兼职的小姑娘。”李老师笑了笑。“那你随意看看,每个琴房和教室门口都有看板,写着今天的课程安排还有老师。”

  “好的,我不会打扰大家上课和练习的。”岳然笑着应道,又和办公室里其他两位老师打了个招呼,互相认识一下,转身便离开了。

  “李主任,这小姑娘看起来这么幼齿,能教课吗?”岳然刚出门口,就听到里面又响起了对话。

  “别胡说。岳然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钢琴考级成绩不错,基本功也很扎实。最主要的是她是幼儿园老师,对待小朋友很有方法,来我们这里学习的小孩子不少,她去做基础培训最合适不过了。”

  “我觉得小高老师说的不错。幼儿园老师待遇那么好,她这个年纪的小姑娘业余时间跑来这里教课,要么就是家里真的特别困难,要么就是有别的理由。这个岳然看着可没有一点愁眉不展的穷苦样。”另外一位老师也接着说道。

  岳然听了这么几句就没用继续听下去的动力,嘴里喃喃自语,“思想境界低于史前文明。”说完还摇了摇头。

  这个音乐学校算是市内比较大的了,授课的乐器种类也比较多,还有一些琴房可以对外出租,按小时收费,在网上提前预定就可以,比较方便。有好多要参加艺考或者考级的孩子会来这里练习,比较有氛围。

  岳然转了一圈,大概了解了一下格局和将来自己要用的教室,比较可惜的是不知道将来自己会和谁一起搭档,之前应聘的时候曲校长就说过,让她和另外一个老师一起带一个新班,都是小孩子,基本都没接触过钢琴的,从最基础的教起,包括简单乐理。

  岳然现在可不想再去找曲校长问她的搭档了,遇到一起不一定又说些什么稀奇古怪的话。岳然转了转打算回家买菜了,萧易辰如果帮她查到靳白的消息,她要信守承诺,请他吃饭。

  刚一转身,岳然就怔了一下,猛地甩了甩头,还以为自己看错了。确定了眼前的人,岳然的眼睛都亮了,三步并作两步地过去。“老师……”

  靳白回身,看着自己身前的小女孩,表情淡淡的,似乎没有认出她是谁,也没有扭头就走,似乎在等岳然说话。

  岳然一点都不介意,“你可能不记得我了,之前幼儿园教师培训,你指导过我钢琴的。”

  靳白礼貌地笑笑,“你好。”显然他记得这件事,但还是不知道岳然是谁。

  “你好你好,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你,真是太巧了。你当时帮我选曲子、做分析,我还没有好好谢谢你呢。”岳然一脸真诚,像是崇拜偶像的小粉丝。

  “是你……”靳白依旧很淡然,但表情又柔和了三分,“不用客气,那是我应该做的。这种培训,像你这样认真的人不多。”靳白终于想起了岳然是谁。

  “老师你在这里做什么啊?”岳然调出了库存所有的人际交往语言库存,试图和靳白拉近关系,努力不让自己溜号、跑题,飘飘然。

  “有朋友认识这个学校的校长,找我过来帮帮忙。”

  “真的?太好了,我下周开始也在这里做兼职哎。”岳然兴奋的简直要蹦起来。转而羞涩一笑,“我有不懂的地方还可以请教你吗?”

  靳白微微一愣,笑了笑,“可以。”

  岳然努力还想说点什么,结果脑细胞此刻全都离家出走不在线,憋的脸都有些红了。

  靳白见了有些好笑,“我叫靳白,欢迎你。”

  “啊啊……我是岳然。”

  岳然从学校出来的时候整个人还是晕的,感觉上苍真是厚待她,竟然让她在这里遇到了靳白。这是不是说明,他们很有缘分啊?岳然拿出手机在群里发了一条信息,“天赐男神,快到姑娘碗里来。”后面跟了一排好色的表情。

  手机还没收就接到了萧易辰的电话。“想好请我吃什么了吗?”萧易辰美滋滋地邀功。

  “哦,你找到靳白的消息啦?”出乎意料岳然的情绪没有想象中高,萧易辰微微诧异。

  “我是谁啊,这么点小事儿,不在话下。”

  “谢谢啊!不过不用了。”岳然拒绝。

  萧易辰懵了,“为何?”

  “嘿嘿嘿”岳然想到刚刚的相遇,拿着手机傻笑,“因为刚刚遇到靳白了。”

  晴天霹雳!

  萧易辰第一次感觉自己的舌头离家出走了。

  “而且他还主动把他的名字告诉我了。果然是缘分天定。”又一刀插在萧易辰身上。

  “不过还是要谢谢你帮忙啊,估计是你给我带来好运气了,要不然我也不会这么巧在兼职的音乐学校遇到靳白。”岳然还是懂礼貌的好孩子的,总算没忘了萧大公子为她忙前忙后。

  “这,这不是应该的嘛,咱们不是朋友嘛。”萧易辰的舌头又回来了。心里却在默默运气,他是不是要把那个狗屁音乐学校收购了呢?为何唐喆娶个老婆那么容易,骗了老婆那么多次,老婆还陪着他出生入死的。他却要帮着自己的老婆泡汉子?天理何在?

  “你今天有没有空,要不我请你吃饭吧,庆祝一下我离我的白马王子又进了一步,也谢谢你之前帮忙。”虽然萧易辰比较大方,岳然也不想欠他太多人情。

  “别!”萧易辰反应过来,“没有我你们不是也遇上了嘛,我提供的信息都没起到什么作用。我请你吃饭吧,有一家日本料理,清酒特别正宗,还有自制的梅花酿。正好也聊聊接下来怎么办,你看靳白那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估计也不是好拿下的。”

  “又让你请客,不好吧。”岳然下意识想拒绝。她平日里蹭姚娇娇她们的饭很随意,对萧易辰还没有那么熟。只不过这些日子接触,发现他也不像外界传的那么糟糕,虽然有时候霸道自恋,烂桃花一大堆,但对朋友很够义气,办事情也比较靠谱。不过总这么蹭吃蹭喝,岳然觉得怪怪的。

  “有什么不好的,我难得遇到一个喝不醉还聊得来的朋友。平日里应酬面对那些人太累了,你和我一起吃饭,我都觉得是放松呢。”萧易辰再接再厉,“酒逢知己千杯少,说别的就俗气了。朋友哪有算那么清楚的。”

  岳然笑了笑,露出小虎牙,“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