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230 动心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3163 2017-10-13 12:08:06

  230 动心

  唐喆回到卧室就看到陈嘉玥盯着手机,眼睛一眨不眨的,表情有些严肃。这又是怎么了?唐喆第一个反应就是贺梅给陈嘉玥打电话了,否则还真不知道谁有这么大的能耐让陈嘉玥有这种表情。

  “嘉玥……”

  唐喆刚一出声,陈嘉玥就抬头用一种很诡异的审视的目光把他从上到下扫视了一遍。唐喆感觉后背凉飕飕的,一脸莫名其妙。她刚刚去见岳然了,本以为没这么快回来,没想到这么一会功夫就又回来了。唐喆自然不会自恋地以为陈嘉玥是想他,舍不得他一个人吃晚饭所以才回来的,所以这中间是出了什么问题?东雷是个话少的,陈嘉玥没出任何意外,他认为唐喆不会受到什么威胁就一个字都不会多说的。可陈嘉玥如此怪异的状态是为何?看上去也不像闺蜜危机。这么盯着他看是何意?

  “阿喆,你和萧易辰,什么关系?”陈嘉玥放下手机走到唐喆身边,一只胳膊挂在他的脖子上,另外一只手点着他的胸口。唐喆的伤早就好的七七八八了,他握住陈嘉玥作怪的手,揽着他的腰。“怎么好奇这个了?”

  陈嘉玥看着唐喆似笑非笑的脸,这厮能和萧易辰一起逛酒吧,关系一定不一般。那时候MA国际出事,GBS袖手旁观,热闹看的很开心,后来唐喆这边的一系列变故都是GBS代表发声的。外界对二者的关系诸多揣测。陈嘉玥却觉得唐喆和萧易辰之间关系一定很铁,即使不像和东方燚他们那样自小一起长大的异性兄弟也绝对是很铁的盟友。男人之间的关系看起来简单有时候却比女人之间更微妙。

  “他们家的关系比较复杂。当年我帮过他一点小忙……”唐喆说的避重就轻。

  “是不是他又在你回国之前帮你‘特别关注’了一下MA国际和杨家啊?”

  “夫人,看破不说破。”唐喆的表情有些高深莫测。

  陈嘉玥的眉微微拧了拧。“萧易辰是个怎么样的人?”

  唐喆挑眉,“夫人,你是否在我面前对别的男人的关注度过于高了些?”

  “吃醋了?”陈嘉玥笑问。

  唐喆一本正经地点头。“夫人想如何安抚?”

  “看你给的信息有多少价值了。”陈嘉玥也不是好糊弄的。

  唐喆刚刚只是玩笑,吃醋还不至于,他只是对陈嘉玥忽然提起萧易辰有些意外,还是照实回答,“铁血手段,双商极高,家庭复杂,私生活一言难尽的奸商。”

  陈嘉玥眨巴了眨巴眼睛,这评价,真是……高啊!对于岳然来说唐喆刚刚形容的每一个词都不是好词汇。

  “萧易辰有个姐姐吗?”

  “旁系的我不清楚,亲生的一定没有。”唐喆觉得今天的陈嘉玥真是怪异极了,“夫人我能问问今天出门是谁如此胆大包天刺激了你吗?”

  陈嘉玥没回答唐喆而是接着问道,“你觉得如果萧易辰忽然对一个姑娘献殷勤是什么情况?”

  “下一个猎物,或者有利可图。”唐喆干脆利落。萧易辰和叶小三都是风流公子,只不过如果叶小三的那些还能勉强称为女朋友的话,萧易辰的最多就是女伴儿。“嘉玥,你是不是知道了些什么?”唐喆想到今天陈嘉玥本打算出门做什么,又忽然想起好些日子前在医院见到的萧易辰……

  “萧易辰胆子不小,居然敢打然然的主意。”陈嘉玥活动了一下手腕,“老婆和兄弟打起来你帮谁?”

  唐喆迅速抱着陈嘉玥表忠心,“他不是我兄弟,你是我老婆。”

  陈嘉玥拍了拍唐喆的脸,“阿喆,我十分欣赏你这种重色轻友的行为,继续保持,发扬光大。”

  “那夫人给点奖励吗?”唐喆觉得萧易辰自从拿回了GBS之后日子过的太滋润了,把他出卖给陈嘉玥一点压力没有,让他前些日子看热闹看的那么欢快。

  “提供了这么点消息就想讨奖励,阿喆,你这算盘打的可真精啊。”

  “我这是要给夫人送福利,怕你脸皮儿薄给你个台阶下,我是不是很贴心?”

  陈嘉玥翻了个白眼,都是人,为何她的脸皮无论如何修炼都没有唐喆的厚呢?

  唐喆看着陈嘉玥生动的表情就觉得很有趣。仔细想了想还是提示道:“萧易辰虽然过去经历丰富了点,但做事很有分寸,更不会主动给自己找麻烦。我一直没来得及告诉你,看样子岳然也没有和你提过。你们两个出事之后,萧易辰帮了很大的忙,而且一直在手术室外陪着岳然。岳然舍不得医药费,稍微恢复了一些就想出院,萧易辰撤了谎,说医院有我的股份,她住在那里是我为了感谢她而安排的,医药费最后是萧易辰结的账。幼儿园那里也是萧易辰安排人帮岳然请了假,说江宁大桥的事件岳然受了波及出了车祸。”

  “这些事情,然然不知道?”

  “这我就不清楚了,以萧易辰的个性应该不会说。岳然是很聪明,但似乎对男女之间的事情感知度比较低,她可能知道,也可能只知道一部分。”如果不是陈嘉玥提起来,唐喆都快忘了当日的事情,那时候陈嘉玥占据了他全部的心思,实在来不及顾忌其他。

  陈嘉玥的眉心拧的更紧了,如此说来,萧易辰是真的对岳然动了心思?否则做事不会如此细致,滴水不漏,把该考虑的都考虑到了,照顾了岳然的心里还有别人的看法。按理说图财图色萧易辰都不会找上岳然,更何况他明知道岳然和她的关系。陈嘉玥想到今天萧易辰堂而皇之地出现在幼儿园,找了那样的借口就是为了不让幼儿园里的人和学生家长对岳然有看法。这个男人不愧是做媒体的,实在是敏锐。正如唐喆所说情商很高。可是然然她……

  唐喆伸手抹平陈嘉玥紧皱眉头,“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路要走,你要是担心可以找岳然聊聊,提醒她一下。剩下的事情就不是你该操心的了。”

  “你倒是不为自己兄弟说话!”陈嘉玥话里有几分嘲讽,也有几分撒娇。

  “谁让他管不住自己,有不良记录。我们到时候看热闹就好!”唐喆是个绝不吃亏的主儿。陈嘉玥看着他阴险的笑脸就觉得和他做朋友也是不容易。

  周末,岳然起了个大早,把自己收拾利索就出了门,兴冲冲跑到她们之前做培训的地方,结果早就没有丝毫靳白的影子了。岳然这才想起来,这个场地是当时教育局租借来的,为了提高幼师的综合能力。靳白是外聘来的老师,培训结束他自然也不会再在了。岳然低着头,有些沮丧。

  岳然出了大楼看着外面的大太阳,忽然想起了什么,从兜里拿出手机。

  萧易辰百年不遇地参加一次GBS高层领导会议,木着一张脸看着各个部门的经理汇报工作。自从萧易辰从他爷爷手里抢了GBS之后就很少出现在公司了,冷霁一个保镖被他扔在总裁办公室里天天处理公务。今天忽然心血来潮视察工作,把大家惊的不小。萧易辰不常来,可之前GBS动乱夺权,公司有些资历的高管都认识他,对萧易辰的手段心有余悸,谁也不敢造次。大家都看的出来,总裁心情不太好,来开会,没准就是要找个炮灰的。

  有人正在汇报工作,忽然办公室里响起了‘嗡嗡’的声音,有手机在震动。大家冷汗都下来了,谁这么没眼色,敢带着手机来开会。萧易辰微微眯着的眼睛缓缓睁开,扫视了一圈,眼神冰冷。冷霁扫了他一眼,手指点了点桌子,萧易辰一怔,所有人都松了口气,不过不是传说总裁最讨厌办公事的时候带手机的吗?

  萧易辰拿起手机,忽然眼睛亮了起来,“这个月表现不错,加奖金,阿霁,剩下你来主持。”

  众人默,刚刚汇报了两个部门,还有一个没说完,总裁你是先知吗?怎么知道这个月又上升了一个点?

  萧易辰快步走出会议室,迫不及待接起电话,“喂,然然,你找我?”语气里都透着一种难以抑制的即将被宠爱的兴奋。

  “萧易辰,你帮我个忙怎么样?”岳然没有什么废话,直接开口询问。“你能查到靳白的真名,那能查到他现在住哪里吗?”

  听到靳白的名字,萧易辰的脸色忽然变得有些阴郁,偏偏还不能表现出来,语气仍然十分轻快,“放心,没问题。咱们是朋友嘛,我一定帮你查到。”

  “嘿嘿,谢谢啊。你真是帮了我大忙了,我也不会亏待朋友,下周请你吃饭,让你尝尝我的手艺。”岳然欣然允诺。她对萧易辰了解不多,但想着他能和唐喆做朋友,应该也不是一般人,但却没什么架子。虽然俩人之前互怼的时候也不少,但相处起来很容易,不用作假。岳然没想到除了陈嘉玥她们,她还能交到这种朋友,毕竟,信任对于她来说是很奢侈的事情。

  听了岳然的话,萧易辰的脸色缓了一些。“等我查到了给你电话,晚上一起吃饭。”

  “好。”岳然欣然允诺。

  萧易辰挂了电话,脸上带着笑,回头看了一眼会议室,本来想进去让他们今天加班的,现在看来可以免了。

  会议室里一众高管精英丝毫不知道自己刚刚因为岳然答应了萧易辰一顿饭而免除了加班的悲惨命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