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228 贤惠的夫人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3114 2017-09-30 20:10:21

  228 贤惠的夫人

  唐喆回家的时候陈嘉玥正在做饭。陈嘉玥和唐喆不同,她做饭一向都是以填饱肚子为目的的,唐喆却好似把做饭当成了一种艺术。结婚这么久,陈嘉玥嘈杂混乱的糙汉子似料理,终于有些要走唯美风的趋势了。

  “回来了?洗手吃饭了。”陈嘉玥从厨房探出半个脑袋看了唐喆一眼,喊了一声。

  “好。”唐喆悠悠地答了一声。

  陈嘉玥手脚麻利地把饭菜摆上桌,然后去洗手间推唐喆过来。“你这腿什么时候才能好啊?”

  “嫌弃了?”

  “你说对了。”陈嘉玥笑意盈盈,她晚上做了意大利面,还配了两个小菜,凉拌西蓝花,金丝木耳。“我看你是让我伺候上瘾了。阿喆,你要知道,我不是做贤妻良母的料。你要是继续这么不争气下去,我会忍不住休了你的。养你一时无妨,养你一世无门。”陈嘉玥摊摊手,表示自己就是这么现实。“不过我妈要是看到你瘸了,说不准一时同情心泛滥,让我对你不离不弃,然后顺带对我从轻发落也说不准。所以,我权衡了一下,要不你委屈委屈,装瘸到年后如何?反正也没多少日子了。”

  唐喆用筷子挑了挑盘子里的面,煮的太过,而且还是第一次吃意大利面有人舍了叉子直接给他来一副筷子的。唐喆莞尔。“夫人真是好贤惠而且很聪明。”

  “还好还好。”陈嘉玥笑的很腼腆。

  唐喆挑着面,“这面有点怪,味道也有点怪。”

  “你当是你平时在餐厅吃的千元一份的大餐啊,这是我超市5块钱一包买的速食面,煮熟了,酱料拌一拌,凑合吃吧。”陈嘉玥吃的倒是挺开心。“你看我对你多好,知道你胃不好特意煮的时间长了些。不用太感动。”

  唐喆哭笑不得,怎么都是她有理。倒是也没挑剔,拿着筷子吃了起来。

  “是不是我的检查结果有问题?”陈嘉玥随口问道。

  “怎么?自己也开始怀疑了?你不是一直坚信没问题的吗?”

  “事实就是事实,和我相不相信没有什么关系。”陈嘉玥嘴里叼着一个西蓝花,口齿有些不清。“你回去找莫蠡,聊了那么久应该不只是说你家老大的事情吧?”陈嘉玥咬着筷子,“怕我接受不了结果吗?”

  “夫人,女人太聪明不好。”唐喆挑眉看向陈嘉玥。娶了这么个老婆他要承受多大压力啊。“我没打算瞒你,阿蠡虽然说没事,但我和他多年兄弟,儿时家里没出事的时候和周涵、阿燚我们就在一起训练。他有什么不对劲儿我还是能猜出几分的。阿蠡没有说,是因为这里的设备达不到他的要求,得不到他想要的数据,阿蠡是个谨慎的人,没有结论不会告诉我们什么的。我去也不过是想确认这一点而已。至于老大……”唐喆忽然怪异地看了陈嘉玥一眼,“他好的很。估计不想我们打扰,也不用我们再操心了。”

  陈嘉玥最后一句没太听明白,不过也没想深究,前面的倒是明白了。虽然莫蠡和西麦二人西麦明显看起来更像医生,但莫蠡却意外地能给人一种安定人心的力量。这个男人淡漠如云,沉静如水,却好似有无穷的力量,让你可以放心把自己的性命交到他手上。

  “那就交给他操心了,你能信得过的人一定没问题。”陈嘉玥吸掉盘子里最后一根面,“就算真有什么问题,我也能拖到你彻底解决了劳伦斯。”

  “不许胡说。”唐喆微微动怒,陈嘉玥漫不经心的一句话却让他有些心慌。

  莫蠡本来打算从D市离开回华盛顿看看唐浩铭的,可没想到陈嘉玥的状况还有些棘手,只好打了个电话问了一下情况。得知唐浩铭的情况稳定他也安了心,老大总算是想开了,这伤拖拖拉拉这么些日子了,说不担心是骗人的。没想到唐浩铭不但开始继续治疗了,而且进步神速。已经回到华盛顿的周涵还忍不住八卦了一下唐浩铭身边的女神医。莫蠡无奈笑笑,这一个两个怎么都是这样。难道兄弟久了这种毛病也能传染吗?

  唐喆自从回来之后就很忙,是和以往不太一样的一种忙。各种会议不断,几乎在书房就不出来,他处理所有事情都不再瞒着陈嘉玥,甚至包括一些见不得光的事情,唐喆在一点一点把陈嘉玥完全带入他的世界。陈嘉玥偶尔也会在书房打打下手,在唐喆的按照吩咐在南风外出办事的时候帮帮忙。

  岳然已经回到幼儿园上班了,这日陈嘉玥和唐喆打了个招呼去看她。回来以后事情就比较多,就看了岳然两次,还都是在医院匆匆见了一面。之前被枪杀的事情岳然没有主动提起过,陈嘉玥也没找到合适机会详细和岳然解释,正好今天去看看。

  陈嘉玥刚刚到停车场,东雷就不知从哪个角落闪了出来,对陈嘉玥点了点头。陈嘉玥吓了一跳,想到可能是唐喆让他过来保护她的。“我和阿喆打过招呼,要去见个朋友。”东雷听了没什么反应,陈嘉玥又加了一句,“之前江宁大桥上和我在一辆车上的姑娘,岳然。”

  东雷总算是给了个眼神,表示他知道了,但也很清楚地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他要跟着。陈嘉玥第一次遇到比陈嘉睿还要话少的男人,沟通起来实在是障碍不小。“要不,你开车?把我送到地方你就把车开走,这样看起来像是我叫的顺风车,还不扎眼,你觉得呢?”

  东雷依旧没回答,只不过接过了陈嘉玥手中的车钥匙,直接坐进了驾驶室。陈嘉玥无奈地叹了口气,南风要是能把他的话分三分之一给东雷就好了,看着一个少年人的模样怎么好像与世隔绝似的。

  陈嘉玥上车,系上安全带,报了一个地址。东雷的车平稳地驶出了停车场。等车上了马路陈嘉玥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东雷,你多大了啊?”看着也就20左右,他有驾驶证没有啊,这要是被交警查了就尴尬了。东雷看了她一眼,没说话。陈嘉玥唇角一扯,有几分尴尬,“你别误会,我没有打听你隐私的意思。国内查的比较严,我怕你没驾照。”

  “25”东雷忽然出声,陈嘉玥吓了一跳,下意识看了看四周,谁在说话?

  “果然人不可貌相。”陈嘉玥反应过来是东雷,忍不住把他从上到下打量了一番,竖起拇指,“驻颜有术!”

  东雷似乎不太喜欢说话,准确的说是根本懒得和外界交流,陈嘉玥本身也不是话多的人,自然不会自讨没趣。不过东雷能赏她一句,她已经很感谢了,他对唐喆的命令可都是用眼神回复的,一度让陈嘉玥怀疑是哑巴。接下来的路程在和谐的沉默中度过。

  陈嘉玥本来想在车上给岳然打个电话通知她一下的,又怕打扰她上课,干脆提前点到幼儿园门口等她。

  没多久岳然就带着小朋友出来了,一如既往的清爽模样。“那是岳然,等下把我们送到地方你先回去就可以了。”陈嘉玥指着不远处简单介绍一下,就要下车。没想到另外一条腿还没迈出去,一辆特别风骚的跑车就停在幼儿园大门口,夺走了众人的视线。跑车本来就比较显眼,从车上的下来的男人更是无人不知。

  萧易辰从车里走了出来,笑眯眯地朝岳然走了过去。陈嘉玥被惊了一下,嗖的就缩回了车里。东雷挑了挑眉,倒是没说话。

  “岳老师,抱歉打扰了。我家小外甥哭了三个小时了,一定要你去教钢琴,我姐姐实在脱不开身没办法只好让我厚着脸皮来求你。你看能不能抽个时间,我姐想和你聊聊,哪怕只教一段时间也好。”萧易辰彬彬有礼对着岳然说道,不再四处放电散发自己的魅力,看着岳然的眼光也十分诚恳,真的就像一个为小外甥担心的舅舅。

  周围家长听到萧易辰的话不约而同收回了诧异的眼光,原来如此。岳然的钢琴在幼儿园老师里面弹的是最好的,再加上好多小朋友喜欢她,也曾经有家长问过岳然是否愿意到家里教课。幼儿园虽然没有规定老师不许外出教课,但大家一般都会避嫌。看来萧大公子也遇到了这个难题。不过,好像没听说萧易辰姐姐的孩子在这家幼儿园啊?

  大家的猜测是没错,萧易辰姐姐家的孩子是不会在这家幼儿园的,即使在,他也不会为了这种事情特意跑一趟的。不过,没关系啊,乔萱萱姐姐家的儿子小智在啊,他还屈尊降贵地来接过,拿来借用一下,毫无压力。

  “萧易辰,幼儿园有规定,我不能私下教课的。而且我之前就说过,如果小朋友想继续深入学习,最好找专业老师,这个责任我担不起。”岳然照实说道,小智的确是想和她学琴,不过她已经拒绝过了,岳然觉得她本来就是这里的老师如果私下里也给园里的孩子教钢琴,影响不好,会有家长觉得她可能偏袒某些孩子。岳然这些年秉承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规则,虽然偶然不在状态但该清楚的时候从来没有迷糊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