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225 陈家家训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3167 2017-09-10 12:19:53

  225 陈家家训

  陈嘉玥看了看时间,贺梅和陈学东应该还没睡。她想了想,拿过唐喆的手机,深吸一口气,拨通了电话。还没响几声,就被接起来,贺梅一如既往很爽朗的声音传来。

  “阿喆啊!”

  “妈,是我。”

  贺梅一听是陈嘉玥变了语气,“乖女儿,最近过的不错吧?”柔情似水,陈嘉玥心中警铃大作。

   “还好还好,最近忙,没怎么给你打电话,家里还好?”陈嘉玥问的小心翼翼。

  “好啊,我们能有什么事情。对了,嘉睿放寒假回来了,快过年了,你和阿喆什么时候回来?前两天你阮阿姨还打电话来说你景爷爷问你什么时候回来,他们好准备准备正规办个仪式呢。”贺梅听上去就是在闲话家常。

  “啊……还要等些日子,公司……公司还有些事情要处理。”陈嘉玥却战战兢兢,“那个,妈,嘉睿回家挺好吧,他,没说什么吧?”

  “你和你弟弟又不在一起,他还是个闷葫芦,他能说什么啊。怎么,你是不是又出了什么幺蛾子,然后嘉睿知情不报来着?”

  “没什么没什么,我就随口问问。”陈嘉玥越听越觉得有些不对劲,可又不知道哪里不对劲。

  “嘉睿,你姐问你在家过的好不好?”贺梅的声音传来,看样子是在喊陈嘉睿。电话里传来了陈嘉睿两声低低的,‘好’字。彼时在电话另一端,贺梅正拧着比她高了一个头还多的陈嘉睿的耳朵,陈嘉睿偏着头,脸色涨红,还得回话,憋屈的不行。这待遇,他能说不好吗?

  “嘉玥啊,你什么都不用担心。妈就等着你过年回家了。一定要早点回来啊,你弟弟可想你了,有好多话要跟你说呢。”贺梅在电话里笑的可开心了。

  “哦,好,好,我知道了。那妈你和爸保重身体,晚安!”

  “好。”电话里贺梅一个拉长音的好,说完就挂了电话。

  “嘉睿,你姐来电话了,今天我就饶了你。”贺梅拍了拍陈嘉睿的脸,“乖儿子,等你姐回来了你就解放了。”贺梅站在陈嘉睿面前,十分霸气,“你给我记着,再有下一次,我把你耳朵拧下来给你爸下酒。臭小子,把你们俩养大了,学会合起伙儿瞒着我和你爸了,翅膀硬了是不是?”

  “妈,这事儿不怪我!”陈嘉睿忍不住回了一句嘴。

  “不关你的事儿?难不成还是我说你说错了?”贺梅吼了一声,高三寒假放的晚,陈学东不放心学生最近偶尔晚上会在学校陪晚自习,他心事重,贺梅不敢让他知道太多陈嘉玥的事情。今天陈嘉玥来电话,正好逮到机会教训陈嘉睿,平时陈学东在都没发挥好。

  “没有。”陈嘉睿面无表情,“您说什么都对。”

  “幸好你姐没事,她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看我怎么收拾你?”

  陈嘉睿老老实实站着被骂,他就不明白了,他从小就不说话也很少出屋,为何陈嘉玥有什么事儿他都是炮灰呢?但好在陈嘉玥快回来了,想到可以和陈嘉玥一起被骂陈嘉睿心里又平衡了些。

  “妈,你说完了吗?”

  “嫌我话多?”

  “不敢。”

  “滚回去睡觉。”

  陈嘉睿转身,忍不住回了一句,“妈,你太粗暴了。姐就是被你吓的才不敢说实话的。”景凡霖果然是和她姐穿一条裙子长大的,竟然让他先回家顶雷,这样陈嘉玥回家估计贺梅也该消气了。

  贺梅听了陈嘉睿的话忽然笑了笑,“好儿子。你在学校最好给我乖乖上学,再老老实实找个女朋友。要是让我知道你学你姐阳奉阴违,欺上瞒下,你知道后果。”

  陈嘉睿背后哗啦啦一层冷汗。

  陈嘉玥拿着手机,看向唐喆,“我妈在等我回家算总账呢,之前我只是骗婚,现在再上演一出生死不明。这个年,有点难过啊!”

  唐喆抓着陈嘉玥的手,“不怕,我在。”

  “你在?你就是罪魁祸首!你小时候一定是圆滑又机灵的,我看妈就没动过你一根手指头吧。我和嘉睿的成长那就是一部血泪史。”陈嘉玥淡定地吐槽,手机往旁边一扔,躺在床上,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子。

  唐喆躺在陈嘉玥身边,“看不出来,你小时候还经常挨打?”

  “怎么可能?”陈嘉玥扁扁嘴。“我妈怎么可能自己动手?小时候我和嘉睿犯了错就自己乖乖去厨房接盆水,然后高举过头顶,在墙边罚站。错误大小决定盆里水的多少。冬天放冷水,夏天放热水,只要一松手盆里的水就洒出来,要是被我妈发现地板上有水洒出来,盆里就加量。有一次我都不记得因为什么了,被罚了半个小时,满满一盆水,到第二天胳膊都是软的,后来一星期的作业都是景凡霖用美色骗我们班的同学替我写的。”

  唐喆听完把头埋在陈嘉玥肩膀上,乐的一抖一抖的。这可爱的丈母娘和姐弟俩。

  “你笑什么啊?”陈嘉玥愤愤不平,这么悲惨的经历。“小时候我和嘉睿只要有一个人犯错,另一个就得陪着,如果知情不报那就重罚,如果打小报告更要重罚,必须扼杀在摇篮里才算立功。我妈说了犯错连坐就是我们家的家训!”陈嘉玥摸摸鼻子,轻咳了一声,“当然了,嘉睿从小就基本不说话,也不出门,他基本就是陪罚的。你别看他看起来文文弱弱的,身体好着呢。有一次他陪罚,第二天胳膊不好用,老师让他到黑板前面写拼音,他粉笔都握不住,老师还以为他不会,就让他下去了。嘉睿话少,这种事根本不会主动解释。他把这件事当成了一个污点,从那以后拼命锻炼身体。”

   唐喆忽然有些同情这个小舅子,被大了好几岁的姐姐,一坑就是十几年。再加上那么霸气的妈,一脸严肃的爸,难怪性子这么奇特。

  “好了,别多想了,妈也就是担心。”

  “还好我爸今年带高三比较忙没空管我,我和嘉睿也足够低调不怎么出现在邻居眼中。否则后果更严重。”陈嘉玥想了一下觉得也应该知足。

  第二天南风来接唐喆和陈嘉玥去做检查,西麦已经安排好了,就在他的医院抽样、化验,这里的设备还算先进,自己人也多,相对比较安全,也更容易掩人耳目。

  陈嘉玥在路上打开手机,昨天晚上充电后就没开机,结果打开才发现里面好多信息,都是关于莫蠡的。就连岳然都一直追着问,照片里的男人是谁。陈嘉玥笑着回了一句,“你们自己好好YY吧。”

  “嘉玥,你不够意思,昨天电话你怎么不说,在哪里搞到的极品?”

  “娇娇,你不是打算拿下叶垚了,怎么还要染指别的美男?”陶婧露问姚娇娇。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再说,我都没想到世上还真有这种物种存在,我以为只存在于仙侠小说中呢。”

  “好美……”岳然发了一串流口水的表情。

  陈嘉玥笑着按了静音。以前贺梅总说她活的冷冰冰的,她自己也这样认为,其实现在看看,她只不过是没找到活的有烟火气的地方。陈嘉玥看着一旁用电脑刷股市的唐喆一眼,现在她找到了。

  车开到医院一个侧门,西麦来接。南风给陈嘉玥开门,笑着和西麦打招呼,“莫少呢?”

  “他嫌人多,天没亮就来了,在我办公室休息呢。”

  陈嘉玥见唐喆还在车里坐着,“你不一起吗?”

  “我会回来和你一起听结果。”唐喆笑着说。他们回来这么多天,再加上陈嘉玥还到MapleLeaf露了面,早就不是秘密,有些问题早就该解决了。“我把东雷留下来保护你,我没来之前你乖乖待在这里。”

  陈嘉玥想了想,知道唐喆有他要处理的问题,也不多问,点了点头。

  西麦带着陈嘉玥到他的办公室,陈嘉玥刚一进医院大门就感觉到身后有人,回身又没发现什么可疑人物。最近被劳伦斯弄的疑神疑鬼的,“西麦,你有没有感觉……”陈嘉玥话没说完,她如果说觉得又有人跟踪自己是不是显得有些神经质?

  “之前就听南风讲少夫人比较敏锐,看来果然如此。那是东雷,七少留下保护您的。”西麦淡淡说道。“东雷主要负责……额……一些灰色地带。人话比较少,不喜欢露面,刚刚估计是在跟少夫人打招呼,否则以他的本事,一般人是感觉不到他的存在的。”西麦解释了一下,他本来想说东雷负责的暗杀比较多,又怕爆料太猛,陈嘉玥接受不了,就换了一种说法。

  陈嘉玥点了点头,你们组织怪癖的人真多,这么打招呼,你换个心理承受能力弱的试试?

  陈嘉玥到楼上的时候莫蠡正坐在西麦的办公桌前假寐。陈嘉玥已经没有了见第一面时候的惊为天人,闭着眼睛的莫蠡感觉艺术家的气质更多了几分。其实莫蠡的本来面目并没有唐喆精致,但那一身超然的气质实在是太过特殊,想让人不注意都难。

  听见有人进屋,莫蠡睁开眼睛,微笑,“来了。先验个血吧。”

  陈嘉玥一向是个听医嘱的乖宝宝,莫蠡这么说她自然更没有意见。转身要去采血室,莫蠡却把采血工具拿了出来,“就在这里吧。”

  “你?”

  “不然呢?”莫蠡淡淡问。“我的技术绝对比那些小护士高的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