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224 叶垚不姓叶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3127 2017-09-06 22:10:01

  224 叶垚不姓叶

  陈嘉玥听姚娇娇说了半天才明白,原来叶垚英雄救美搞定了姚娇娇。叶垚要在巴黎和当地交响乐团合作,有一场演出。姚娇娇作为GBS记者,授权独家全程跟踪采访,自然随行。

  但谁都没有想到新年伊始,恐怖袭击高发期,巴黎市政府接到恐怖袭击预警,全城戒严排查可疑分子。但对于浪漫多情又对古典音乐极其钟爱的巴黎市民来说,这并没有影响他们的热情,尤其这是叶垚和当地最有名气的百年乐团的合作,安保虽然比以往更严密但一切井然有序进行。音乐厅的现场是不允许记者进入的,姚娇娇没有带机器而是和普通听众一样坐在了观众席。

  到了欧洲之后,叶垚仿佛变了一个人,他工作明显多了起来,时间很紧,但他反而更放松,似乎很享受这一切。每天不管多忙,都会抽时间看谱子,做分析,练琴,听音乐会。姚娇娇有一次问他,为何经常听别人的演奏,叶垚笑着回答,这也是一种学习。姚娇娇看怪物一样的眼神把叶垚从上扫射到下第一次在他身上看到了些不一样的东西。叶垚的演奏会姚娇娇场场不落她不自觉地一次比一次认真,甚至开始学着去和来这里的每个人一样,感受他音乐中的情感。

  这次也不例外,姚娇娇发现,叶垚那样一个看起来无比浮华的人他的音乐却有一种安抚人心的宁静美好。本来是很美好的一件事,但就在结束快要退场的时候,恐怖袭击发生了。市政府的威胁只是个幌子,这里才是这次袭击的重点。姚娇娇不幸被一块石头砸中,前方发生了踩踏,一片混乱,外面不仅有爆炸还有枪击,无路可退,就在姚娇娇以为自己要交代在这里的时候,叶垚救了她,侧身替她挡下了周围的碎石,遮出了一片纯净美好的天地。姚娇娇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恍惚感,在晕过去那一瞬间她觉得自己栽了,居然有一个男人用命去救她。

  陈嘉玥听完只觉得无比狗血,叶垚看起来也不像善心人士,没想到还会舍命救一个牟足了劲儿报道他八卦的记者,实在匪夷所思。“所以呢?他救了你,你清醒之后就想要报恩,以身相许?”

  “我就喜欢这种恶俗的美好,怎么样,是不是很浪漫?”姚娇娇开始幻想。

  陈嘉玥不想打击她,但觉得这个时候还是有人敲一敲姚娇娇比较好。“姑娘,你觉得叶垚是喜欢你所以奋不顾身救你?”

  姚娇娇想了一下,很坦然地说,“应该不是吧,还记得上次星云国际中心发生坍塌吗?那个时候我帮了他一把。叶垚这个人看上去和人关系很近,人缘不错的样子,但他除了经纪人Charles好像和谁关系都不是特别近。估计这次也是为了还上次的人情吧。”

  陈嘉玥扶额,“所以,你对一个一直耍着你转,背景不详,这次救你也是为了和你两清的男人动了心?娇娇,可以的你啊!”陈嘉玥吸气,“那么这个钢琴王子,他喜欢你吗?”

  “他喜不喜欢我,和我有什么关系?”姚娇娇不解。“我喜欢他就可以了啊!没有我拿不下的男人!”姚娇娇豪气了!

  “那我只能期待你的好消息了,难得有你感兴趣的男人出现。”陈嘉玥放弃了,好在姚娇娇对男人无往不利,至少不会太吃亏。“过年也不打算回来了吧。”

  “必须不能回啊!最近忙着呢。”

  “别说我没提醒你,你和你老板还有着协议呢,别为了美色毁了前途。”

  “放心吧。我是谁啊,稿子我早就上交了。”姚娇娇神秘兮兮,“偷偷告诉你,叶垚还有一兄一姐,他排行老三是家里最小的,而且嘉玥我和你说,原来叶垚不姓叶!”

  “看来你真是收获不小。”

  “那是自然。”姚娇娇很骄傲。

  陈嘉玥想了想,决定还是唠叨两句,“娇娇,叶垚有颜我必须承认,你被美色迷惑也不意外。不过之前我不觉得,听你说了这么多反而觉得这个男人不简单。泡美男可以,不要损兵折将。”

  “放心,我是谁啊,万花丛中过。”姚娇娇嘿嘿嘿地笑。

  “看你这么精神应该人没事了吧?”

  “嗯,早就好了,都是擦伤。”姚娇娇某些方面也是粗糙的姑娘根本毫不在意。“对了,我前些天给你打了好几次电话都没人接,你什么情况?和你老公恩爱过度,连接电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姚娇娇开始吐槽,“要是今天再联系不到,我就打算报警了!”

  陈嘉玥想到前些日子的经历,默默叹了口气,简单和姚娇娇说了一下。姚娇娇听完,电话一端半天都没有声音。“娇娇,你还在吗?”陈嘉玥问的有气无力。果然是太过惊悚,连彪悍的姚娇娇都震住了,是吧?

  姚娇娇咽了口口水,“你是说之前八卦新闻里那个极品美男,是你前男友?”

  陈嘉玥翻了个白眼,“你重点呢?”

  “我的重点就是,这么重要的信息你居然隐藏这么多年!”

  “他不是我前男友,我们从来没正式交往过。我第一个男朋友是李牧,前些日子刚刚成为别人老公,没记错的话你们还都给了红包的。”陈嘉玥很无力。她这么悲惨的一段经历,险些就不能活着回来了,姚娇娇的重点居然在莫非身上,简直匪夷所思。

  “那不一样嘛。对了,那你回D市了?人没事吧?”姚娇娇后知后觉,发现应该关心一下好友的生命安全。

  “你还想得到我,我已经很欣慰了,还以为你的思绪都跟着美男跑了。”

  姚娇娇尴尬地笑了笑,“你这经历,可以出书了,看来相亲也是要擦亮眼睛的,你抓的这个极品还真不一般。一般人怕是没胆子挑战。”

  “同样的话我还给你,找男人把眼睛擦亮。”

  姚娇娇忽然没了刚刚说笑的情绪,有几分担心,“嘉玥,这件事太复杂了,我听着都觉得后背凉飕飕的,你……要不要紧啊?虽然拆人姻缘很损阴德的,可还是你的命比较重要。帅哥遍地都是,命可只有一条。”

  “别担心我了,我心里有数。这些事我不是第一次经历了,阿喆已经做好了万全的准备,劳伦斯这次别想全身而退。”陈嘉玥说这话的时候脸上都带着一股冰冷。“你在外面好好照顾自己,欧洲现在一样不太平。反正你要追叶垚,那就最好和他形影不离,他的身份不一般,即使有人想做些什么也会投鼠忌器。”陈嘉玥柔声叮嘱,也许是最近的经历她反而更担心远在美国的陶婧露和在欧洲的姚娇娇。劳伦斯这人如此变态,他能用她威胁唐喆,说不好也会对她在意的人下手。家里有嘉睿,唐喆也早就派人过去保护了。景家铜墙铁壁,一般人也没胆子下手,她身边亲近的人有数,也就这几个姑娘没有自保能力。

  “我知道了。”姚娇娇应下了,“然然这死丫头,之前视频她居然一个字都没有透漏,还说身上的擦伤是因为幼儿园门口有车忽然刹车失灵为了保护小朋友弄的。我从来都不知道然然说起谎来居然这么淡定,一点破绽都没有。”姚娇娇怒,对自己没有一眼就识破岳然的谎话非常气愤。

  “然然当时也是为了护着我,我回来就去看过她了,没什么大碍。”岳然当时伤的也不算轻,但住了不到一周院就想回去工作——她舍不得医药费。唐喆和陈嘉玥都不在国内,医生之前有萧易辰的授意,蛛丝马迹都要汇报,所以岳然的出院手续还没来得及办人就被萧易辰强行拦住,禁足在了医院。

  岳然差点和萧易辰打起来,后来是萧易辰说,这医院有唐喆的股份,她救了唐喆的老婆住院费自然不用自己掏腰包;还允诺岳然,要是她乖乖住到完全康复,他就带她去红磨坊,随便喝不要钱,并答应了岳然一定帮她追到她心心念念的那个男人。岳然想了想,流着口水答应了。萧易辰看着岳然的模样真想一巴掌呼在她脸上,心好累,这是报应吗?

  陈嘉玥和姚娇娇聊的忘了时间,直到手机提示没电,才恋恋不舍挂断。唐喆摇着轮椅进来,装模作样地看了看手表,“手机这么快就没电了?看来质量不过关啊。”

  陈嘉玥就当没听懂,“怪我了,两天没充电了,早知道提前充好就好了,还能多聊会儿。”陈嘉玥也是面无表情的一张脸,看着唐喆坐在轮椅上,竟然还挺和谐。一般人可能会为了面子宁可一直躺在床上也不要坐轮椅,奈何唐七少坐的很舒服,一点抗拒都没有,他并不是一步都走不了,毕竟这是伤了一条腿,但就这么赖在轮椅上让陈嘉玥推。唐七少有的地方也挺幼稚的。

  唐喆看着她,似笑非笑。“我是想说,你不要给家里打个电话吗?”

  陈嘉玥一惊,“我为什么要给家里打电话?”这个话题很敏感好不好,怎么能轻易提起呢?她这两天正琢磨给贺梅打电话呢,好久没联系了,也不知道嘉睿市怎么和家里说的。陈嘉玥瞪了唐喆一眼,他为什么要这么直接提出来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