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220 情深缘浅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3106 2017-08-12 09:39:04

  220 情深缘浅

  莫非抓着陈嘉玥的手,就像个小孩子一样,“所以你当年是喜欢我的是不是?”

  陈嘉玥很是纠结,在唐喆的地盘上,承认自己曾经喜欢过另外一个男人,怎么感觉这么……怪异呢?“嗯。”陈嘉玥点了点头,她是不说谎的好孩子。

  没想到话音刚落,莫非就把她抱在了怀里,“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跟我走。唐家、杨家,还有安藤组那笔烂账,让唐喆自己算去,你别跟着掺和。”有了陈嘉玥一个认可,莫非瞬间就满血复活了,又是霸道邪魅的黑帮少主。

  陈嘉玥淡定地把人推开,“你压着我胳膊了。”

  莫非咬牙,这死丫头,真是破坏气氛。他当年是怎么看上她的?为何眼部有疾,至今未愈?

  “那是当年,和现在无关。嫁给唐喆,我从来都不后悔。”陈嘉玥调转轮椅的方向,“你哪来的回哪去,别在这里晃悠了。”当年要说的话都说了,该解释的也解释清了,改煽情的也煽了,莫非如此聪明不会不知道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莫非盯着陈嘉玥的背影,感觉眼睛里都冒出火来了。

  陈嘉玥漠视了个彻底,还凉飕飕飘来一句话,“哪天你和唐喆要是打起来了,记得提前通知我避难,我怕溅身上血。”

  陈嘉玥一个人摇着轮椅回房间,嘴角一抹苦笑。她终究还是做了坏人,没想到面对莫非,她竟然能如此坦然地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原来拼演技她也是过关的啊!只有她自己知道,莫非在她心里是什么样的存在。当年的陈嘉玥年少轻狂,见多识广,骨子里还带着一股少年人的叛逆,她早就知道莫非并非一般人,更别说自己甚至因为他而涉险。但这些都没有什么,陈嘉玥甚至做好了和莫非一起面对所有事情的准备,不过讽刺的是,就在这个时候,莫非失踪了,不告而别,再次知道他的消息的时候,竟然是,死讯。

  当时景凡霖问过她一个问题,颇为诛心,景凡霖问她,她和莫非是什么关系?陈嘉玥哑口无言。是啊,当年的他们甚至连恋人都算不上,莫非整日在她身边,却从未问过她,是否要和他在一起。所以,陈嘉玥的第一个男朋友,真的不是莫非,而是李牧。

  如今想来,那时的他们纵使情深也是缘浅。

  陈嘉玥回到房间,看到还在睡着的唐喆,嘴角勾了勾,看来她真的像嘉睿说的,有招惹这种人的体质。一个两个都是这样,霸道专横,自己就是道理,他们只关注他们怎么想,别人怎么想那是别人自己的事,与他们无关。好在唐喆虽然动过让她离开的念头,但终究没有实施,否则……陈嘉玥阴险地笑了笑。

  笑容正好落到给她送吃的的南风眼里,南风抖了抖,越发觉得陈嘉玥和唐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少夫人想必是饿了,我给你送点吃的过来。”南风笑的如沐春风,十分乖巧。

  陈嘉玥一点没有被人撞破的尴尬,很淡定地接过来,“谢谢。以后换人来送吧。”陈嘉玥瞄了一眼南风的胳膊,“这么欺负残疾人总是不太好……太明显了!”

  东方燚推门进来,正好听到这句话,刚要大声笑出来,南风扬了扬下巴,示意唐喆还在休息。东方燚尴尬地瞪了他一眼。

  “嘿嘿,少夫人好,初次见面,我是潘伍,夫人叫我小五就成。这是我师父,为人比较高冷,少夫人别见怪。”潘伍忙笑着出来打圆场,这是他跟在东方燚身边最常做的一件事儿了,谁让他有个看起来十分高冷不通人情世故,但却点火就着的暴躁师父呢。

  “你好。我是陈嘉玥,这次多谢你们了,辛苦了。”

  “不辛苦不辛苦,都是小事儿,少夫人能平安回来真是可喜可贺,普天同庆,嘿嘿。”潘伍之前就从南风那里得到消息,所以少夫人的大腿一定要抱住,关键时刻能救命啊。

  “还有人受伤吗?”

  “少夫人放心,就是报废了两架飞机,有几个兄弟有点小伤,不碍事。”

  陈嘉玥点了点头,她最怕的就是有人被她牵连,“飞机废了就废了吧,阿喆说你们就是做这个的,就当是出厂检验了,人没事就好。”

  潘伍和南风在一旁唇角抽搐,少夫人,您真会聊天,号称外交好手的二位都不知道怎么接了。“我总算知道为何你有胆子给我的人腿上来了一枪了。”没想到东方燚居然在一旁开口了。

  潘伍闭眼,师父,在这么欢乐的大团圆时刻,您就不能不提您曾经暗杀人家的事儿吗?要知道让七少掀过这一页是多么不容易的一件事啊,您居然主动跑到少夫人面前自首,真是……敢作敢当!

  陈嘉玥挑眉,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东方燚。看起来……不像嘛!东方燚五官深邃,脸部线条棱角分明,十分俊朗,身材高大,看上去就是很刚硬的男人,说一不二的那种号令者。“东方大哥你好,我是陈嘉玥。谢谢你之前送的见面礼,很别致。”陈嘉玥笑眯眯打招呼,据说就是他派人在射击场‘暗杀’她和唐喆的,果然是……好兄弟!

  东方燚这才反应过来,难得的有几分尴尬。“啊……这个,误会,都是误会。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东方燚打算开溜。

  “嗯,你是有事,正好Michael在这里,你去谈谈接下来的合作。”唐喆略微有几分沙哑的嗓音响起,众人猛地回头。“你什么时候醒的啊?”陈嘉玥诧异,刚刚还睡的挺沉的呢。

  “南风,麻烦你去取点……”陈嘉玥想让南风帮忙再准备点吃的,一回头,刚刚还堵在屋子里的三个大男人一眨眼就都不见了,还很贴心地把门给带上了。

  陈嘉玥莞尔,偏头瞪了一眼唐喆,“你看你把人家吓的,得了,和我吃一份吧。”

  “他们几个还怕我吓?我看是被你吓到了吧?”唐喆笑着打趣,看到陈嘉玥生龙活虎的样子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没有狗血地失忆、病变、长眠不醒。

  “干嘛这么看着我?”陈嘉玥心里毛毛的,唐喆这眼神,让她有一种下一秒她就灰飞烟灭的感觉。

  “看到你安然无恙,很开心。”唐喆笑了笑。

  “你果然眼神不好,这叫安然无恙?”陈嘉玥抬了抬胳膊,抬了抬腿,上面刮伤不少,腿上还有被蛇咬的地方都缠着纱布。

  “死丫头!”唐喆磨牙,这个时候不都该是一脸羞涩的表明心迹,什么我们都活着就很好,这点伤不算什么之类的话吗?她居然在秀伤口。陈嘉玥说的没错,他是眼神不好,要不怎么看上了她?

  “对了,你怎么知道莫非要来?”

  唐喆把陈嘉玥圈在怀里,“猜测而已。”

  陈嘉玥捏了捏唐喆的脸,“不要露出这种眼神。”

  “什么眼神?”唐喆挑眉。

  “看起来就很白痴的眼神!起来,吃东西啦!”陈嘉玥不想说,唐喆偶尔这种眼神,明明看上去运筹帷幄一切都在手中,却带着一点荒芜,让人忍不住心疼。唐喆自律又极其隐忍,如果不是跟在他身边久了再加上他不设防真的很难分辨的出来,这是他的经历和多年来高压生活导致的。越是这样,陈嘉玥心里越是不好受。

  “怎么不说了?和Michael都聊什么了?”

  “你不是无所不知吗?”

  “对于夫人,我永远保持好奇。”

  陈嘉玥白了他一眼,“告诉他我挺好的,让他不要总在别人地盘晃悠不安全,趁早回去。”

  “我又不会对他怎么样。”

  陈嘉玥嗤笑,“我怕他对这里怎么样!”莫非的脾气,真是有点不受控的,很多条条框框里的东西对于他来说,形同虚设。陈嘉玥还真是怕她今天的话刺激了他,他又做出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来。两方哪边有损伤,她都是夹心饼干。此事与她无关,她可不想背锅。

  “没关系,交给阿燚,他最喜欢和Michael这样的人打交道了。”唐喆笑眯眯说道。

  “你确定?”她可是觉得东方燚和莫非都不算什么好脾气的主儿,莫非阴沉了些看着就不好相处,东方燚看着倒是还算正常,可一开口就是火药味十足,俩人还都不怎么太喜欢人情世故。这要是谈起买卖来,一定……很欢乐。

  唐喆没回陈嘉玥的话,拉着她的手,很郑重地说,“等莫蠡回来,让他给你做一个全面检查。劳伦斯那边的人,我不放心。”

  陈嘉玥点了点头。

  “你为什么会对病毒没有反应?”唐喆倒是比较好奇这一点。

  “天赋异禀呗。”陈嘉玥懒懒的,有些不太想提。看着唐喆那认真的模样,也不想他太担心,扁了扁嘴巴,“我是说真的,小时候,有一次我和嘉睿跟着爸妈和学校老师几家人一起出去郊游。吃了午饭后,我和嘉睿最先有反应,跑了两趟厕所,当时没人注意以为是夏天吃了什么坏肚子了,我妈还拧着嘉睿的耳朵说他娇气。结果,没多久剩下人上吐下泻,严重的几个甚至出现短暂昏厥,所有人都进了医院,只有我们一家人没事,我和嘉睿连厕所都不跑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