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219 变天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3141 2017-08-05 13:03:27

  219 变天

   MA国际因为之前铃木集团的注资,本来就与劳伦斯关系匪浅,外界盛传铃木集团要以MA国际为跳板入驻国内市场,直到劳伦斯正式接手安藤组,整个事件又升级变了味道。杨老知道这件事,急怒攻心直接进了医院。

  杨颖轩在一旁赔小心,说自己只是以为铃木集团可能和安藤组有些瓜葛,背后支持发展而已,万万没想过劳伦斯会成为安藤组新任当家人。杨毅对劳伦斯的背景了解不深,当时也是这么认为的,可事情发展至今,容不得他再这么乐观了。当年他就是借着静安堂的东风而扩大了发展,而后又怕静安堂的黑道身份连累MA国际,才有了后来一系列的作为,如今千防万防又走了多年前的老路,更打脸的是,这件事还是在全世界面前发生的,他想否认都百口莫辩。

  杨老进医院的第二天就得知了一个更让他崩溃的消息,劳伦斯利用杨颖轩已经控股MA国际41%的股份,换句话说,他现在是MA国际最大的股东。如果杨毅想要夺回控制权,要把其余所有小股东手上的股份全部弄到手才可以,MA国际发展至今,家大业大,想要收回谈何容易。所以杨毅在医院刚刚醒过来,得知MA国际眼看要改朝换代就又晕了过去。

  总之,现在D市热闹的很,杨毅在商场这么多年,面上退居二线,但人脉仍在,不过MA国际经营多年,树敌自是不少,所以,这场大戏还有的唱呢。

  陈嘉玥到了傍晚的时候总算是悠悠转醒,南风松了一口气,要是再不醒,别说七少觉得有问题,他都觉得不正常了。不过陈嘉玥刚醒就面对一个问题,“少夫人,Michael来了,要见你。”

  陈嘉玥眨了眨眼睛,“这是哪里?”

  “太平洋上,静安堂一个基地。”

  陈嘉玥蹙眉,基地?听着很高大上的样子,“这里不是外人不允许进入吗?”

  南风默默鼻子,“七少之前早有吩咐,如果Michal找来,要放行,当然,也仅限于这个基地。而且这里只是我们的一个落脚地,研究中心,生产基地都不在这里,来了也没关系。”

  陈嘉玥点了点头,看了一眼一旁睡着的唐喆,低头看了看自己现在的样子,“你找个轮椅之类的东西吧,让他在外面等我。”

  南风把陈嘉玥推到外面的一个小花园门口便离开了,把空间留给二人。

  陈嘉玥远远看着莫非的背影,和七年多以前一样,似乎又拔高了一些,背影看上去都是那么的桀骜不驯,带着一股邪气。陈嘉玥一笑,当年的一点一滴都好似发生在昨天。可她知道,那并不发生在昨天,昨天发生了什么她记得很清楚,昨天她和唐喆生死一线,最终她赌了一把,捡了条命回来。

  莫非听到声音转过身来,远远看见陈嘉玥坐在轮椅上正向他这边滑过来,莫非匆忙上前,“唐喆是死了吗?怎么把你一个人撂在这儿?”说着接过轮椅,推着陈嘉玥到花园里。

  “他死了,我可就成寡妇了。”

  莫非瞪了她一眼,可看着陈嘉玥苍白的脸色又很心疼,“活该!我早就让你离他远远的,你不听,看看现在这鬼样子。还好本少爷不嫌弃。”莫非蹲在陈嘉玥面前,和她四目相对,他们……好久没有这样在一起说过话了。

  “你怎么到这儿来了?”陈嘉玥的语气很平常,像是老朋友在聊天。但听在莫非耳朵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莫非冷哼一声,“我不来?哼!要是没有我和景凡霖,你以为单凭唐喆你能这么快坐在这里晒太阳吗?”

  陈嘉玥一愣,实在是没有料到,要说为了救她唐喆和莫非二人联手还算是勉为其难可以接受,景凡霖会配合莫非还是有些意外的。陈嘉玥可是清楚的记得,当年景凡霖有多讨厌莫非,提起他的名字都要暴走的状态。

  “哦,谢谢啊!”

  莫非面色一冷,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痞痞的笑,好似回到了当年,在陈嘉玥面前霸道又有几分邪气的少年。“那你打算怎么谢?我什么都不缺,就缺个老婆,要不你以身相许吧?”

  陈嘉玥面无表情,“重婚在国内要判刑的!”

  莫非嗤笑一声,“一张离婚证的事儿。”

  陈嘉玥挑眉,“你是不是不知道我们家还有个陈嘉睿?”他当婚姻是什么?真是,和当年一样,每次和他说话都想动手打人。

  陈嘉玥不说莫非都忘了,他也是回国才知道陈嘉玥居然有如此牛逼的弟弟,也是颇为震惊的,他要是在系统里面改个信息分分钟的事儿。

  “莫非,我不会离婚的。”陈嘉玥第一次这么正式地和莫非谈起她和唐喆的关系。“当初虽然是唐喆主动招惹了我,但和和他结婚,是我的选择,我心甘情愿,毫无怨言。既然如此自也不会因为你的再次出现而有所改变。”

  莫非忽然打断了陈嘉玥的话,口气渐冷,又带着一抹担忧,“你知不知道他是什么人?你和他在一起,你……”之前莫非在陈嘉玥面前所有的暴戾都隐藏了起来,或者说和陈嘉玥在一起的时候每一秒都是快乐的,根本不会有任何机会把这一面显露出来。可此刻他却有一种恐慌,一种真的就要失去她的恐慌,甚至在七年多前,他被迫离开的时候都不曾有过。

  “他是什么人,我很清楚。正如你是什么人我也很清楚一样。”陈嘉玥看着莫非,“莫非,你们是一样的人。和唐喆在一起会遇到的危险和你在一起就会消失吗?”陈嘉玥承认这话说的有些狠了,莫非当年不告而别,甚至费尽心机假死离开,就是为了不让她受到牵连,这是他心里这么多年的隐伤。如今这话由陈嘉玥挑明说出来就像一巴掌狠狠地抽在莫非脸上。陈嘉玥知道很疼,但她却不得不这么做。

  果然,莫非听了陈嘉玥的话,下意识松开了轮椅的扶手,脸色晦暗不明。“嘉玥,我当年做错了是不是?”莫非的语气中有一丝压抑的痛苦。

  陈嘉玥的心里像被人捅了一刀,心伤难合。她仔细打量着眼前的男人,曾经最熟悉的面孔,当年青涩的男孩已经成长为了一方霸主,顶天立地的男人。不管外界对他有多少传言,不管他对别人是如何冷酷狠辣,在她面前永远都像七年前那个少年,痞痞的,带着几分邪气,霸道又有些无赖。再次见到他,熟悉如初,好似中间分别的七年并不存在。

  “莫非。”陈嘉玥轻轻开口,“当年你选择了不告而别……”莫非神色一紧,忽然握紧了陈嘉玥的手。“我并不怪你。”陈嘉玥看着莫非一脸的紧张,笑了笑,有几分释然,“听到你出事的消息的那一刻,我忽然对自己有一种从未有过的厌弃,忽然发现自己有那么多话想对你说却一直绷着,因为那时离别在我眼中似乎很遥远,结果矫情到最后的结果就是所有的话都变成了遗憾。”

  陈嘉玥回忆起当年的心情,忽然自嘲地笑了笑,“嘉睿当时还怕我做傻事,愣是守了我两天。”陈嘉玥看着莫非的眼睛,这双深邃冰冷的眼眸,当年因为她,第一次有了温度。“其实,当时我甚至想去你出事的地方看一看,我一直觉得你可能没有死。或者你想让我以为你死了,或者想让别人认为你死了,又或者是什么别的,总之,我明白了一件事,你从此离开了我的生活。”

  莫非踉跄着后退了两步,站直身子看着陈嘉玥。这么多年,他不敢出现在陈嘉玥面前一是他的势力还不够稳固怕连累了她;二是怕陈嘉玥不原谅他。莫非一直以为陈嘉玥心中是怪他的,怪他不打招呼就闯入她的生活,更怪他毫无预兆地以那么惨烈的方式离开。直到今天他才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你早就知道?”莫非艰涩的开口。

  陈嘉玥看着莫非的表情,一个‘是’字卡在嗓子里怎么都吐不出来。“我又不是神仙,你做的那么干净利落,警察都没发现异常,我怎么可能发现。”陈嘉玥终究还是开了口,“只不过是一种感觉吧。你知道,我的直觉向来很准的。”陈嘉玥看着莫非眨了眨眼睛。

  莫非看着陈嘉玥灵动的表情,越发觉得有些东西在不经意间就这么流走了。“嘉玥,你……过得好吗?”陈嘉玥刚刚死里逃生,这话问的似乎有些毛病,但陈嘉玥却听懂了,“我很好!莫非,我从小到大一直乖巧看上去逆来顺受,但也没逃得过,平静的生活总是不经意间被人打破。无论是儿时的景凡霖,还是后来的你,或者是之后的唐喆。你们强行闯入我的生活,连招呼都不打,霸道的丝毫不顾及别人的感受。”

  莫非听了陈嘉玥这话,难得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小玥玥,你直白的可以啊!”

  陈嘉玥翻了个白眼,“莫非,我们认识这么久,我要真是那种任人摆布的人,你当初还会对我另眼相看?你们一个个人精一样,可我也不是傻子。”陈嘉玥看着莫非的眼睛,“我选择的我从来都不会后悔!我从不后悔认识你,我也不曾忘记过那段岁月一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