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218 生的喜悦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3146 2017-07-30 16:03:46

  218 生的喜悦

  “七少,七少!”前面忽然传来潘伍异常兴奋的声音。

  唐喆猛然起身,脚步一踉跄,险些倒了,东方燚眼明手快扶着他。当唐喆看着身子半隐在一个土坑里面的陈嘉玥的时候,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第一次觉得,原来这世上有这么一个人,她的生命会给他带来如此大的安宁,一种生的喜悦油然而生。

  潘伍见找到了陈嘉玥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在一旁笑着说道,“少夫人真是聪明,这里被劳伦斯轰过,少夫人一定是抓住了时机跑到这里,利用这个被炸出来的土坑再盖上杂草隐藏自己,她知道劳伦斯一定不会把同一个地方再炸一遍的。”潘伍是第一次见到陈嘉玥,作为组织里第一位名正言顺的少夫人,她的存在意义可谓重大,静安堂和枫叶集团关于她的描述太多了,褒贬不一,好奇者居多。今日潘伍见到本尊总算是有了一个初步判断,至少陈嘉玥够机敏,有胆识,能抓得准时机,善于判断形势,作为一个圈外人来讲实属难得。

  唐喆过去把陈嘉玥抱在怀里,“嘉玥,醒醒!”陈嘉玥已经有了一种半昏迷的状态,看起来十分不好。唐喆简单检查了一下,没发现明显外伤,这是怎么回事?被炸晕了?她怎么会在这里的?

  潘伍收起了嬉皮笑脸,谁都看出来陈嘉玥的状态不太对了。“嘉玥,陈嘉玥,醒醒!”唐喆拍了拍陈嘉玥的脸,兴许是喊的太大声了,总算是让陈嘉玥有了点意识。“阿喆?”

  “哪里不舒服?”唐喆无比的紧张,有一种失而复得,得而又失的感觉,整个人的心情就像过山车一样。

  陈嘉玥睁开眼睛打量着唐喆,竟然笑了笑,“没死就好……记得把劳伦斯千刀万剐……两遍……算我一份……”

  唐喆心中升起一股怒气,都什么时候了她还在开玩笑,“陈嘉玥!”,唐喆的吼声让外面守着的静安堂的手下都抖了一下,原来七少生气是这种感觉的,丝毫不必二少逊色嘛!陈嘉玥似乎没体会到唐喆的情绪,声音悠悠然飘来,“我被蛇咬了……有毒……”还没说完人就晕了过去,这次是彻底晕了。

  唐喆咬牙,真是恨不得打她一顿!唐喆仔细检查了一下,果然看到脚踝处有被咬伤的痕迹,“联系穆熙,准备血清。”

  “是。”

  唐喆拿出随身带着的一把匕首,以伤口为中心切开了一个十字小口,张嘴就去吸。南风下意识‘哎’了一声,被东方燚抬手拦下了。这时候谁阻止唐喆,估计会被他直接一枪毙了。唐喆动作很利索,吸完毒,擦了一下嘴巴,抱起陈嘉玥就往外跑。东方燚看着唐喆还在流血的伤口,也特别想像他刚刚吼陈嘉玥那样也吼他一句,这胳膊还要不要了?

  唐喆把陈嘉玥抱上飞机,对南风吩咐道,“联系穆熙,让他务必找到莫蠡!”。南风在一旁默默地看了唐喆一眼,也不敢多问,很贤惠地给穆熙打电话。陈嘉玥的情况真的看起来不是太好,脸上泥土太多脸色是看不出来了,但双唇青紫,呼吸极其微弱。南风琢磨了半天都没想明白,陈嘉玥是被蛇咬了,找莫蠡回来做什么?再是神医,远水解不了近火啊!

  直升机直接把唐喆和陈嘉玥送到了静安堂在太平洋上最近的一处基地,唐喆看着陈嘉玥注射了血清,沉沉地睡着。东方燚实在看不过去,把人压着去手术室,他肩膀上还有一枚子弹卡在里面呢,手上、腿上的伤口全都没处理,就这么一路把陈嘉玥抱回来。“你自己的胳膊不要了是不是?人都回来了,还能跑了不成?”东方燚脾气火爆,却少有在唐喆面前发作的时候,难得这么中气十足地吼他。

  唐喆这些天,精神高度紧张,几乎没有过休息,体力严重透支,身上几处枪伤,失血过多,再加上一路抱着陈嘉玥回来。不用东方燚说他就知道自己有多狼狈。

  唐喆的手术进行的很快,取出子弹,缝合伤口,连带着梳洗换衣服,一个小时全部搞定。完事就来看陈嘉玥,东方燚倚在门口,“我都没想到你还有当情圣的潜质,今天这一幕真应该录下来,留着慢慢欣赏。”

  看着陈嘉玥呼吸平稳,脸上也恢复了血色,唐喆一颗心总算有些安稳。“阿燚,几日不见,你口才都见长了,是不是和小五在一起时间久了,耳濡目染了?”唐喆笑着开口,又是腹黑淡然的唐七少,一切尽在掌握的样子,“大家兄弟一场,你想怎么做都随意。哦,对了,正好我这里也有份视频,等你录好了,发到群里,让大家品评品评,哪个更感人至深。”

  东方燚似乎想起了什么,脸色一沉,隐隐有要发火的征兆,潘伍在一旁擦汗,其实他还是觉得在岛上的七少更可爱一些,这么挑衅东方燚,他会不会把这里都拆了?就在潘伍以为自己又要成炮灰,被东方燚随手抓过来当沙袋打的时候,东方燚竟然很有个性地冷哼一声,甩袖子走了。

  潘伍松了一口气,眼神有些哀怨地看向唐喆,“七少,你好端端提我干什么?师父要是把我就地正法崩了怎么办?我好歹也算半个人才啊!”

  “我准许你欺师灭祖先干掉他!”唐喆慢悠悠开口。南风听了在一旁哈哈大笑。

  潘伍,“……”七少,你牛!你是怎么get到我经常有贼心从来没贼胆的微妙内心世界的?

  唐喆没搭理潘伍的哀怨,伸手摸了摸陈嘉玥的脸,“为什么现在还不醒?”

  “七少,你别着急。大夫说了一切正常,伤口处理的很即使,血清注射的也很及时,不会有事儿的。”南风在一旁安慰道。

  “对对,七少,少夫人这段时间一定休息不好,现在有这个机会可以安安稳稳睡一觉不是正好嘛!”潘伍也在一旁附和。

  “七少,你也休息一下吧?别少夫人醒来好了,你再有个什么,她会自责的。”南风毕竟跟着唐喆时间久了,偶尔也会客串一把解语花的角色。果然唐喆听了,神色微微变了变。

  唐喆和陈嘉玥并排躺在病房里,都沉沉的睡着。南风在病房外看着,蹙了蹙眉,转身找到主治医生,“少夫人真的没事吗?”唐喆最近几乎都没有休息,体力消耗过大,带着陈嘉玥又游了那么远,中了好几枪,失血过多,睡眠时间长还说的过去,为何陈嘉玥也是如此?就说她被蛇咬伤就这么晕过去南风都有些不解,当时没多想也只是觉得惊吓过度,现在看来,难道还有别的原因不成?

  医生有些诧异,“南先生为何这么问?”

  “你别误会,我没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奇怪,只是被蛇咬伤,也注射了血清,怎么到现在人都没醒过来?”

  医生松了口气,“这个我虽然也觉得有些奇怪,但个人体质不同也不是没有可能会出现这种情况。而且,少夫人目前看来确实没有任何异常。”

  南风忽然想起之前穆熙提过,西麦曾经给陈嘉玥做过检查的事情,“做一份血液检查。”

  医生挑眉,也没有反驳,“好。”

  南风出了基地,随手拿出烟,刚要点着就接到了穆熙的电话,不禁笑了笑,“你这电话倒是来的及时。”

  “七少怎么了?”穆熙声音不免严肃了几分。

  “七少和少夫人都在休息,折腾了这么多天,总算是消停了。打电话什么事?”南风转换了话题。

  “我还没联系上莫蠡,上次得到消息是在埃及,但却一直没找到。组织的系统他太熟悉,除非主动现身,否则找到还不是太容易。”

  “要不,问问周涵?”莫蠡的行踪一向飘忽不定,最近几年静安堂和枫叶发展都比较稳定,他就越来越神龙见首不见尾了。他和唐喆、周涵的关系最近,有时候只会把联系方式留给他们,以防万一。

  “我再找找看,七少没说什么事,这么劳师动众找人,我怕大家担心。”

  “好。你一向思虑周全,不会有问题。你打电话不会只是为了这个吧,让七少知道你还没找到莫蠡,这不是主动承认办事不利吗?”南风笑了笑,最近实在太紧张,好不容易人都回来了心里也没感觉多踏实,这是多少年都没有过的情况了。

  “你在提醒我贿赂你一下,先不要走漏风声吗?”穆熙笑问。

  “你不要揣摩我的心理也这么准确好不好,我会有压力的。”

  “D市出了点问题。”穆熙还是把情况说了,告诉南风让他找个适当的时机汇报给唐喆,总要做点准备。

  原来在唐喆开始营救陈嘉玥的同时,莫非和景凡霖也没闲着。一方在暗,两方在明。唐喆暗中行动,莫非则是带人剿了安藤组在欧洲和北美的大部分据点,言明了,我就是看劳伦斯不顺眼,要么换人,要么就打,没有第三条路。鉴于这位黑道少主一向彪悍的作风和雄厚的实力也真没谁敢和他明着怼。景凡霖则是动用了景家的势力和他在美国政界的影响力对日本方面施压。所做的一切不过就是为了让劳伦斯在国内和国际上都孤立无援。但没想到总是有特立独行的人存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