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215 坦白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3117 2017-07-09 12:47:02

  215 坦白

  “以最快的速度赶去,阿喆一定在那里。”

  “二少,遇到劳伦斯的人,我们怎么做?”

  东方燚俊逸冷酷的脸上有几分阴狠,“送他回日本老家!”

  “师父,国内传回消息了,Michael和景家都暗中动了手段,对日关系现在很紧张,日本面临外交和经济双重重压,一定会给安藤组施压,劳伦斯这次回国怕是也不会有消停日子过了。而且,劳伦斯是不是还是交给七少处理比较好?”潘伍绝对是个人精,世故圆滑,颠倒是非黑白,混淆视听都是拿手好戏,好在人够忠诚。当初东方燚顺手救了这么个人物回来,唐喆略微判断了一下就让东方燚收在了身边。东方燚脾气暴躁,坚毅果敢,但为人处世总是少了几分人味儿,有这么个八面玲珑,人情世故玩儿的转又逆来顺受的小徒弟在身边还是很好的。

  “先找到人,把人救回来再说。”东方燚也不是不明白这些,只不过他不在意,他被通缉了这么多年,还在乎多一两项罪名吗?不过小五说的对,没有人比唐喆更有资格处置劳伦斯了。

  男人点头称是,马上安排飞机起飞。

  “你给穆熙发个信儿,让他把周涵他们刚刚研究出来的那批武器给日本那边送过去一部分,就说枫叶想打开亚洲市场,这是给潜在客户的福利。”东方燚吩咐潘伍,“对了,别忘了把演示视频先发过去,还有,那上面的小部件,一个都不少地给我装好。”

  潘伍眼珠子一转就明白了东方燚的意思,笑呵呵地答应了。师父果然是师父,虽然脾气暴躁了点,该使绊子的时候绝不留情。只不过东方燚做事直来直去惯了,懒得去揣摩那些事情,他嫌烦!静安堂、枫叶集团的掌权者们,没有一个能让人轻视的人物。

  唐喆白天的时候出去看了看外面的情况,陈嘉玥的状态好了许多,唐喆在考虑,他是带着陈嘉玥转移呢,还是继续等在这里求救援?干脆点把火直接暴露自己的位置算了。

  陈嘉玥走到唐喆身边,“我看书上都写,流落荒岛,看好风向,自己做个竹筏逃生之类的。”

  唐喆斜睨了她一眼,“告诉我,这是哪本书上写的,做个竹筏逃生?先不说这岛上的树木适不适合,你怎么把他们锯下来,用头撞吗?”唐喆笑着敲了一下陈嘉玥的额头。

  陈嘉玥也笑了,她本就是说笑的,先不说他们做不做的出,就算是真的做好放到海上了,即使没被劳伦斯打成筛子,没水没食物,也饿死了。想到劳伦斯,陈嘉玥蹙了蹙眉,“阿喆,劳伦斯真的和唐家……”陈嘉玥问的很斟酌。听之前二人的对话,劳伦斯似乎对杨沁雪有不一样的想法啊,对她的态度似乎也有点……。

  唐喆看着陈嘉玥有些忐忑的神情,笑着捏了捏她的脸蛋,之前好不容易养的有点肉了,这些日子又都瘦下去了,倒是更有几分古典美人的味道了,弱不禁风的。“劳伦斯有个中文名,叫唐斐,是我爷爷的儿子。”

   劳伦斯的生母叫藤田优美,是藤田一郎派到唐霸天身边的,那时候静安堂如日中天,安藤组也是势头强劲,安插一个自己人到对方阵营这种做法也算正常。只是没想到藤田优美爱上了唐霸天,并违背藤田一郎的命令生下了劳伦斯。藤田一郎知道后盛怒,藤田优美虽然只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他们之间谈不上多少兄妹之情,但她自小聪慧,能力出众,藤田十分看重,本来寄希望于她,结果一个间谍爱上敌人这种最致命的事情却恰恰发生在了藤田优美身上。

  更讽刺的是唐霸天从来就没爱过藤田优美,劳伦斯也不过是藤田优美用计得逞的一个意外,但藤田优美却看到了希望,他知道唐霸天有个儿子而且很疼爱他,优美想如果自己也能生下一个儿子或许就能改变唐霸天对她的感情。所以劳伦斯的到来最初除了藤田优美是不受任何人欢迎的。随着时间的推移,藤田优美终于意识到唐霸天并不会因为一个孩子而对她有所改观,那时候她也变得开始仇视劳伦斯。

  劳伦斯对于唐霸天来说是个错误,对于藤田优美是累赘和侮辱,对于藤田一郎则是枚棋子。劳伦斯永远记得杨毅第一次知道他的身份的时候那种鄙夷的眼神还有唐佚第一次看到他时那种平静的目光,静安堂更是没有人把他当成少主,仿佛他能姓唐都是一种恩赐。这一切的一切对他来说都是一种侮辱。

  所以劳伦斯隐藏自己,在唐霸天身边当了许多年的隐形人,就连静安堂内部知道他存在的人都不算多,藤田优美死后他变成了藤田一郎的眼线,这是他逃不开的命运。藤田一郎利用他也鄙视他,认为他根本不配做藤田家的一员。后来劳伦斯见到了唐佚,准确的说是见到了唐佚一家的幸福,同样是唐霸天的儿子为何他们一个在天一个在地?他要亲手摧毁这种幸福!本来他是要对杨沁雪下手的,这样还可以打击杨毅,但劳伦斯在调查唐佚一家的时候却爱上了杨沁雪,是一种很疯狂的爱。于是就有了接下来一系列的悲剧。

  陈嘉玥默默抱着唐喆靠在他肩上,她没经历过这种事情,也不是个擅长讲大道理的人,她从小到大除了老爹,遇到的都是极拎得清的人,而陈学东也不是不明白,只是困在亲情二字之中对家中之事显得过分犹豫罢了,所以也从没人需要她开解些什么。

  如今看到唐喆这个样子,她心中实在不甚舒服,却又不知道说些什么。“他的出身不是他的错,可是这世上比他更不幸的人多了,如若都是他这般的做法,岂不是天下大乱了?说到底还是他自己的问题。”

  “所以,他将你关了这些日子,你都原谅了?”唐喆笑着问。不管事情的前因后果如何,他都不会放过杨家和劳伦斯。

  “怎么可能?”陈嘉玥眼睛一眯,“当时我被他关着,每天不知道给我打了什么东西,再加上我身上有伤,体力不好,昏昏欲睡的。还有每天半夜听着……”陈嘉玥忽然停住了,她不想把自己经历过的事情都告诉唐喆,无关隐瞒,只是不想他太过责怪自己。“总之,我当时就想,如果有一天我出去了,就在他身上刺一百个洞,然后扔到大海里喂鲨鱼!”陈嘉玥说的义愤填膺,她当时真是这么想的,从小到大还没受过这份委屈,要不是自己内心强大早就精神崩溃,疯掉了。

  “他在你身上打了什么东西?你怎么没说?”唐喆抓的重点显然不一样。语气很急又带着几分凶狠。

  陈嘉玥眼神闪烁了一下,舔了舔嘴唇,决定坦白,“我也不知道。之前我有一次腹部绞痛厉害,穆熙把我送到医院,我的预感一向奇准无比,总觉得心里突突的,所以西麦送检的样本我做了点手脚。”唐喆定定地看着她,陈嘉玥还没见过他这种表情,难得的有几分心虚和害怕,连忙接着说道,“我本来是想或许我杞人忧天,但如果真有个什么,西麦一定第一时间和你汇报,现在D市一片混乱,你要操心的事情太多,这种身体上的毛病你知道了也帮不上什么大忙。不如我先自己去检查,知道结果了,也好有个准备,到时候再告诉你也不迟。”

  唐喆的脸色极其阴沉,带着一丝嘲讽“你还打算告诉我?真是难得!”

  陈嘉玥好似没听到唐喆话里的怒气和嘲讽,反应极快,“那是自然啊!我们是夫妻,我要真有个三长两短,捐献器官什么的还要你签字呢。”

  “陈嘉玥!”唐喆真的动了怒,这么重要的事情,她到现在才说,还是一不小心说漏嘴的,如果不是这样,是不是要一直瞒着?

  “我错了,真的,下不为例!”陈嘉玥缩了缩脖子,她遇事一个人处理惯了,总想着不要给别人添麻烦,而且她也没真打算一直瞒着,就想着有准确结果才说,没想到还没来得及,人就出了意外。

  “还有什么?”唐喆冷着声音。

  陈嘉玥自知理亏,第一次这么小媳妇状,“后来我被劳伦斯抓来,才知道他之前给我不知道注射了什么东西,在养伤期间也注射过几次,我听着那意思应该是某种病毒。但奇怪的是我的身体并没有出现他们期待中的反应。我骗劳伦斯说我小时候经历过医疗事故,被用错了药,可能阴差阳错身体里有了抗体,才会有这种反应出现。阿喆,我真的没事,劳伦斯那边的研究员都因为我没发生特殊反应觉得浪费,而停止了给我注射。他们说过,我的各项指标都是正常的,这种事情他们没有必要当着我的面作假。”

  唐喆的脸色依旧不算太好,那眼神过分犀利,沉着一抹压抑的怒色。陈嘉玥总觉得有点慌,忽然大着胆子喊道,“喂,你差不多就行了。再说了你以前背着我干了多少事儿啊,我被你耍的团团转。我就这么一件事迟了没说,你这幅表情做什么?要算账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