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213 孤岛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3019 2017-06-29 08:09:58

  213 孤岛

  “小祖宗,你当菜市场买白菜吗?你花了钱了人家就卖给你?”景凡霖揉了揉眉心,他也愁,前些日子有个case比较棘手,商业侵权,两方都和政府有牵扯,背景都不容小觑,双方律师团队僵持了三个月都没什么进展,其中一方砸了重金把景凡霖拉到里面,希望可以速战速决。景凡霖是典型的拿人钱财与人消灾,忙的昏天黑地,没想到一个不留神国内就出了这么大的事儿。

  “你可真没用,难怪没留住我姐!”除了贺梅,陈嘉睿对其他人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客气,对景凡霖就更没有什么忌讳。

  “喂喂,就事论事,不要人身攻击,我有没有用,还要和你汇报吗?”景凡霖最怕这对姐弟。他以前一直以为陈嘉睿总是闷着不说话太不可爱,现在才发觉,他开口说话更不可爱!

  陈嘉睿冷哼。“混淆视听!”

  “你也不用着急,这种事情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政治的水太深,你不要参与,不要把陈叔和梅姨牵扯进来,一切交给我。”景凡霖毕竟是军政世家出来的孩子,又在美国政商两界打拼多年,里面的门道太清楚了。

  “你以为我想?唐喆和莫非这俩疯子……没想到疯起来这么默契的。我可是爱好和平的孝顺孩子还想顺顺当当毕业呢。”陈嘉睿的语气中鄙夷中还带着一丝小兴奋。“没想到我姐这种姿色的还有当红颜祸水的潜质。”

  “Michael发疯纯属正常,这就是个不能以正常思考方式推论的男人。至于唐喆……”景凡霖有些想不通,他一直认为唐喆是个隐忍到骨头里的人,这次的表现怎么看怎么感觉有些脱线。

  陈嘉睿眼光微微一闪,嘴巴张开,终是什么也没说。唐喆和劳伦斯的关系,还有当年唐家、杨家那笔乱账,不管怎么说也都是家丑。他向来不是多话的人。而且现在这件事也不是机密了,景凡霖想知道早晚会有他自己的方式发现,他还是继续当哑巴的好。

  “嘉睿,你回A市吧!”景凡霖忽然开口。

  “为什么?”陈嘉睿吓了一跳,此刻回A市那就是炮灰,快过年了,他还想着今年寒假有什么借口不回家呢。贺梅这段时间这么安稳一定攒着劲儿等着陈嘉玥回家和她算账呢,毕竟前段时间的绯闻如此多姿多彩,就算照片不是特别清楚,但是他都认出来了,更何况是贺梅,他敢说他姐就是变了性,化成灰,他妈都能一眼认出来。他们家的家规就是:知情不报,连坐!他才不要回家!

  景凡霖失笑,不知道贺梅怎么就在陈嘉玥姐弟眼中如此恐怖,明明很爽朗直接的一个人啊,比他们家一个个人精似的,心里十八道弯弯的人可爱多了。“小嘉玥这边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你回了家,总归是个安慰,估计你姐姐也是这个意思,不想让陈叔和梅姨担心。”

  陈嘉睿拿着手机,心里的鄙视像决了口的江水一样涌了出来,景凡霖你这么知道父母心,怎么这么多年几乎都不回家的?好不容易休假了就赖在D市我姐姐这里。当然陈嘉睿是不会问出口的,只是淡淡的哦了一声。

  陈嘉玥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感觉身上凉凉的,她试图活动一下四肢,刚刚一动,就被人压着胳膊,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陈嘉玥吓了一跳,熟悉的味道让又让她瞬间安心下来,是唐喆在身后抱着她。

  “别出声。”唐喆低声道。

  陈嘉玥默默点了点头,唐喆松开了她。陈嘉玥的眼睛渐渐适应了周围的黑暗,他们这是……这是躲在一个,管子里??陈嘉玥觉得最近这些日子自己的三观已经碎的稀里哗啦的了,这特么荒岛还有如此粗大的管子可以让他们两个人躺在里面避难?

  唐喆凝神又听了一会,“没事了。”说完从陈嘉玥身下挪了出去,拿开一端遮挡的杂草,伸手把陈嘉玥也拉了出来。陈嘉玥虚的不行,体力就恢复了那么一丢丢,基本是被唐喆拖出来的。等到出来才发现,原来不是什么管子而是一段很大的空树桩,倒在一堆杂草中。

  陈嘉玥靠在一棵大树上,喃喃自语,“我竟然还活着!”

  唐喆揉了揉陈嘉玥的脑袋,这丫头恢复的还挺快。“我去找点吃的还有水,这座岛刚刚有人搜查过,目前来讲没什么危险。”

  唐喆刚要迈步离开,陈嘉玥忽然下意识抓住了他的手。唐喆看着两人的手,对上陈嘉玥的眼睛,那双眼眸在月光下格外明亮。陈嘉玥脸上一热,如此明显的依赖动作不像是她会做出来的,慌忙又松了手。唐喆却反手握着她的,“看你睡了这么久,要不起来活动活动,和我一起去?”

  陈嘉玥愣愣地点了点头,总觉得唐喆能把她各种莫名其妙的情绪抓的精准无比也是很神奇的一件事情。其实,她是有些害怕了,这和小时候和景凡霖一起被绑架,和之前因为莫非被绑架,甚至和上次的无妄之灾都不一样。劳伦斯给她上了无比真实的一课,这些天,她每天都有一种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感觉。她住的房间晚上总能听到有小孩子被鞭打虐待的惨叫声,她总是不自觉地联想到照片里鲜血淋漓的唐喆。晚上几乎都是数着时间在过,强迫自己睡觉,可总是睁着眼睛到天明,而白天又因为药物昏昏沉沉地昏睡。陈嘉玥觉得如果唐喆再不来救她,不用劳伦斯动手她就先疯了,好在后来她身上的伤开始好转,精神好了一些,白天不再昏昏沉沉,晚上反而能睡一下。也好在她和景凡霖一起受过心理辅导的训练,不至于完全掉到劳伦斯的陷阱里。但恐惧却是真真实实存在的。此刻好不容易逃出来,拼了半条命才逃到这个岛上,乍一听唐喆要离开,脑子里刚刚放松的那根线又一下子绷紧了。

   唐喆没有点破,只是拉着陈嘉玥,深一脚浅一脚在岛上摸索。陈嘉玥体力消耗太大,他本想让她休息,这个岛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不知道还会遇到什么,他自己更容易脱身,也能保证陈嘉玥的安全。可他也知道,这丫头是真的害怕了,这种如此明显的依赖让他有种心疼也有一种淡淡的窃喜。

  陈嘉玥走了不远,胸口就有些发闷,她深吸一口气,刚想和唐喆说要不要休息一下,唐喆就松开了她的手,走到她前面,弯下了身子,“懒丫头,上来吧。”淡淡的有些无奈又宠溺的口吻,给这个孤悬的海岛上添了几分温暖。

  陈嘉玥舔了舔嘴唇,伸手搂住唐喆的脖子,趴在了他的背上。“阿喆,你说这个岛上除了我们还有其他人吗?”

  “不清楚,目前来看没用。我之前简单勘察过,这里有人来过的痕迹,但没有看到有人长久居住的痕迹。”唐喆想了想,“放心,即使有人也不怕,我在。”

  “嗯,有你在,我不怕。老公保护老婆天经地义的。遇到危险,记得好好表现。”陈嘉玥说着还在唐喆头上拍了拍。

  唐喆的唇角微微勾起,他喜欢陈嘉玥这种不经意间的小动作,带着几分撒娇似的亲昵。

  “阿喆,你说是劳伦斯先找到我们还是南风他们先找到我们呢?”

  “阿喆,你说我们要是找不到吃的怎么办啊?”

  “阿喆,据说人不喝水三天就会死掉,岛上有淡水吗?”

  “阿喆,我想我们家书房的躺椅了。”

  “阿喆,我想你了,我知道你会来的……”

  “……”

  陈嘉玥趴在唐喆背后,絮絮叨叨地说着话,就这么又昏睡了过去。唐喆微微蹙眉,他不知道陈嘉玥如此虚弱是因为体力过度透支还是有别的原因,总感觉有些不安。唐喆找到一处山洞,查看了一圈,在一块干燥的大石头后面把陈嘉玥放了下来,用草盖在她身上。唐喆看了又看,转身离开,他要在陈嘉玥醒来之前找到吃的东西回来,也要查查刚刚搜过这座岛的人是谁?如果是南风,那一定会留下线索。他能猜到应该是东方燚在后面指挥搜索,一旦遇到劳伦斯的人定是一场恶战。陈嘉玥现在平安,唐喆还是不想闹出太大动静的,这和之前陈嘉玥下落不明的时候情况不同。他还等着找杨毅和劳伦斯算账,如果就这么死了,太便宜他了。

  陈嘉玥一直睡到了第二天天蒙蒙亮,醒来之后人清醒了很多,吃了唐喆弄来的野果子,更是看起来也精神了不少。唐喆略微安了心。陈嘉玥没和唐喆说劳伦斯在她身上注射药物的事情,这一路太过惊险刺激,她都忘了自己身体里还有一颗定时炸弹了。之前一直昏昏沉沉的,和被困在劳伦斯那里时一个月,她还以为自己复发了呢,现在看来应该是之前精神太过紧张再加上体力透支所以才会一直昏睡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