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210 逃跑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3173 2017-06-09 08:21:28

  210 逃跑

  陈嘉玥觉得这种情况下唐喆挑衅劳伦斯实在不是一种明智的选择,他一失控把他们二人都毙了怎么办?

  “唐斐,你费尽心机不就是要引我来吗?现在我来了,我们的事情我们自己解决,让嘉玥离开。”

  “离开?七少你可真是天真呢!换做是你,你会把到手的猎物放走吗?”劳伦斯顿了顿,“何况,我很喜欢陈小姐呢,这些日子,好不容易培养出了些感情,怎么能轻易放手?”

  唐喆冷哼,很不喜欢劳伦斯落在陈嘉玥身上的眼光,“你想把人留下,也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唐喆自信地说,他从来不打没有准备的仗。

  “唐喆,你以为你还走的了吗?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吗?亲眼看着你们父子俩走上一条路,真的是一件很美妙的事情。为了儿子?为了女人?呵呵,真是愚蠢的可爱!”

  陈嘉玥忍不住翻白眼,‘呵呵’你妹啊!她最讨厌的就是聊天的时候有人跟她‘呵呵’。但更忍不住赞同劳伦斯的话,他们现在被困在这里,屋子里就十几个人,外面不知道有多少,就唐喆一个战斗力,刀枪不入都不一定能把她也拎走吧?这种情形除非可以飞天遁地了。

  “唐斐,你以为我父亲当年是因为中了你的圈套才死的吗?你错了,他是为了我和我母亲能够平安活下去,藤田优美的死不管怎么说都是他间接造成的,他希望所有的仇恨可以停止在他这里,所以他赌了一把,赌赢了一切就当都过去了,如果赌输了,他也问心无愧,我母亲会理解他。为了我和母亲,为了静安堂不再有兄弟为此白白牺牲,这是他的选择,所以欣然赴死。而你,你算什么?你口口声声说爱着我母亲,却试图用药物控制她,结果她的身体起了排异反应导致癌变,这就是你表达爱的方式吗?唐斐,你的人生注定就是个悲剧,你爱的只有你自己,你做的一切不过让你显得更卑微,注定你永远得不到任何人的爱!”

  每次唐喆回想起这些都有一种细碎的疼痛在心中蔓延,一点一点侵蚀着他的内心,有些事道理明白的再多也过不去心中的砍儿。就像他会一直忍不住责怪自己,如果不是为了救自己唐佚就不会死,他们会有一个完整的家。就像他说的冠冕堂皇,唐佚做好了必死的准备,但唐佚是谁,那是唐霸天的儿子,他同样留了后路,只不过是想用这种方式让唐斐放下心中的执着,这是弟弟他动不得,但他有爱人和儿子,还有自己的责任,一定要有一种解决方式,这是使命。如果不是杨毅,唐佚的计划是没有问题的,错就错在他高估了亲情在杨毅心中的位置。所以唐喆才会如此对待杨老,要让他亲眼看见MA国际落入别人的手中,要让他亲眼看着自己一生是心血覆灭。

  “唐喆!你住口!”劳伦斯大吼,“开枪,杀了他们……”

  唐喆早就观察者劳伦斯的表情,他刚刚喊出口,唐喆手上一枚小的烟雾弹出手,瞬间整个房间烟雾缭绕,阻挡了视线,子弹密集地射来。唐喆一手揽着陈嘉玥,一脚踢开旁边的矮柜,下面竟然有个洞口,不用唐喆多说,陈嘉玥率先跳了下去,唐喆破坏了屋子里的通风口,紧随陈嘉玥之后跳进了地道,并把柜子移回原处,整个过程只有几秒钟。耳边还传来劳伦斯疯狂的声音,“给我追……”

  唐喆和陈嘉玥在地道里面走的时间不长,前面就出现了一个斜坡,陈嘉玥顺着往上爬,和唐喆一起推开头上的一块木板,刚一出来就见到了南风那张熟悉的脸。“七少,夫人,你们总算出来了,再不出来我就要带着人冲进去了。七少你要知道,如果你有个三长两短,我会被大少和二少劈了的。”

   唐喆没理会南风的唠叨,接过身边一个男人递过来的枪和弹药,还有一些装备。“记住,完成你们的任务就撤退,不准逗留。”

  “七少,南面一公里有一个小型停机坪,平时把守人不多,不到十个。但是岛上全监控,想要起飞不是那么容易的,我们也只能让无人机小规模轰炸,扰乱视线,我们是为了救走夫人,不易大动干戈。”南风关键时刻还是靠谱的。

  “知道了。把我们留在附近小岛的快艇都开走。”唐喆检查了一下手上的东西吩咐道。

  “七少,不可。我们本来就不建议你用劳伦斯的飞机,上面一定有追踪,太危险了。”旁边一男子听了唐喆的话立马劝说。

  “放心吧,按我说的去做。在我没回去之前,MapleLeaf一切业务往来听从穆熙和Alina安排,有问题问老大。静安堂的事情交给阿燚。还有,让小三和莫蠡马上回华盛顿,给我盯住了劳伦斯的一举一动。”

  “七少,你这是……”和交代遗言似的,不吉利啊……

  “去吧,注意安全。”唐喆笑了笑,带着陈嘉玥就隐身到了林子里。

   “阿喆,他们怎么离开?”陈嘉玥是有些紧张的,不想有人为她送了性命。虽然她总说别人的死活和她没关系,但却不会漠视每一条生命。

  “劳伦斯对整个小岛进行了监控,如果飞机过来一定马上会被发现,所以只好让无人机扰乱视线,飞机毁了,至少人是没事的。离这里大概五海里外有一个小岛,备好了快艇,他们会为我们争取时间,而后离开。”

  “那我们怎么离开?”

  唐喆一笑,带着几分邪气,“坐劳伦斯的飞机。”

   唐喆和陈嘉玥没走多久就找到了停机坪,二人伏在草丛后,耳边不时传来远处的枪声。“给我一把枪。”陈嘉玥朝唐喆伸手。

  唐喆眉梢一挑,他的女人第一次伸手管他要东西,既不是钱也不是珠宝首饰,竟然是,枪。究竟是他们俩谁的失败?唐喆交给陈嘉玥两把枪,陈嘉玥把其中一把别在身后。“我们偷哪架?”这劳伦斯也忒穷了,停机坪就停着四架飞机,陈嘉玥也看不出都是什么种类,总之不是民航就是了。

  “看起来无人看守,是不是都被你的人引走了?”陈嘉玥问,看起来风平浪静的。

  “不会。”唐喆回头看着拿枪的陈嘉玥,还是有模有样的,也不知道她和穆熙练枪法,有没有进步。“早知道应该教你开飞机的。”唐喆略有些可惜,如果陈嘉玥能开飞机就好了。

  陈嘉玥白了他一眼,“你当我是女特工么?”

  唐喆看了看陈嘉玥,猛地把人拉过来狠狠地吻住了她,霸道又深情,像是要把人就这么一口一口吞下去,怎么亲密都不够,好像只有抱着她,吻着她才能感觉她就在自己身边,平平安安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跟紧我!”唐喆好不容易放开陈嘉玥,她还没来得及吐槽,唐喆就进入了战斗状态。陈嘉玥真是无语,他这角色转换可是真够自然的。

  “阿喆,你没问题吧,我可不想死在这儿!”陈嘉玥有些吊心了,虽然说着豪言壮语的,她还是很爱惜她这条命的,好歹是人才,就这么死了多可惜。

  “害怕了?刚刚不是还豪言壮志的?”

  “废话,你出门问问有几个不怕死的?姑娘才24,可不想暴尸荒野。”

  “死丫头,不能说点吉利的?”

  陈嘉玥还没来得及说话,身后‘砰’地一声巨响,陈嘉玥喃喃自语,“好猛!我真是长见识了!他们不会有事吧?”

  “放心吧,有事也是我们有事。”唐喆的笑容看在陈嘉玥眼中特别想打他。

  陈嘉玥看着远处一片火光,正是刚刚他们和南风碰头的地方,“看来劳伦斯发现我们如何逃跑的了。”

  “他发现不了我才意外,通风口迷惑不了劳伦斯多长时间。所以你看,我这不是给他送礼了么。”唐喆笑的人畜无害,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我们怎么才能把这里看守的人吸引出来?”

  “这个有点麻烦,你看……”唐喆说完按下了手里的引爆器,又是一阵巨响,停机坪被炸了。陈嘉玥捂着耳朵,头嗡嗡作响,“你是不是疯了,不是说我们要偷飞机离开?你把跑道炸了,我们怎么走?还有,既然你都安了炸药,为毛不直接把人干掉?”浪费资源!

  “嘉玥,我发现你很暴力嘛!”唐喆装模作样地摇头,看起来一点都不紧张。“傻丫头,这已经是能安放的最近地点了,再往前就会碰到他们的防线就被发现了。”

  果然,炸弹把附近的暗哨都炸了出来,停机坪毁坏并不是很严重,但如果滑翔起飞还是麻烦些。

  “主子,有人毁了停机坪的跑道!”劳伦斯的手下即使汇报给他。

  劳伦斯脸色阴郁,“想跑,没那么容易。给我把所有快艇都毁了!我要把唐喆困死在这个岛上。”

  “是。”

  “等等。”劳伦斯忽然止住了手下。他看着眼前的排风口,和柜子下面的暗道。他本以为唐喆如果要来也就是排风口一条路,所以他特意没有封死而是给他留下了,结果唐七少不按常理出牌竟然想出这么个主意挖了一条暗道。那么他炸毁了停机坪是否也是如此目的?

  “派人去把岛上的飞机毁了。”想离开这里无非就是两条路,船和飞机。唐喆,你想和我玩游戏吗?我奉陪到底。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