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209 唐斐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3110 2017-06-03 17:22:48

  209 唐斐

  陈嘉玥不知道的是,其实她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唐喆和莫非为了找出她的下落真的是和安藤组杠上了,本来二人就打算吞并这股势力,有了陈嘉玥这个导火索一切进行的十分顺利,没想到俩腹黑又不对盘的男人第一次合作竟然十分默契。

  陈嘉玥作为一名囚犯相对来说待遇还是比较好的,至少目前为止有吃有喝,也没有受什么皮肉之苦,除了心理压迫和给她身体里不知道打了些什么之外,看上去过的还不错。她现在比较疑惑的有两件事,一是暗杀她的人究竟是不是劳伦斯?二是劳伦斯和唐家究竟有什么关系?唐家一门三代单传,唐佚又几乎不参与静安堂的内务,难道他是和唐霸天结了仇?这年纪差的有点多啊!陈嘉玥百思不得其解。

  关着陈嘉玥的地下室上面有个暖房,陈嘉玥偶尔会在里面坐坐,她不能暴露在阳光下,但对于一个囚犯,她的活动范围已经很宽了,她甚至还能听到海浪的声音,这里一定离海边不远。一日忽然岛上的警报响了起来,除了门外留了两名看守,其余的人全部各就各位,陈嘉玥这个时候才意识到,自己之前想逃跑实在是太天真,这里暗处居然有那么多人在。是唐喆来了吗?陈嘉玥心里咯噔一下,劳伦斯在这里布了天罗地网就是要等他来。

  不知怎地,陈嘉玥忽然想起十几年前唐佚为了救唐喆也是这样送了性命。陈嘉玥一慌,她绝对不能让唐喆中计。陈嘉玥环视了一下自己住的屋子,就算没人看着,估计她也逃不走吧?

  外面看守陈嘉玥的两个人听到警铃本就十分戒备,忽然房内传来了一声惨叫。二人相视一眼,推门而入。陈嘉玥蜷在地上,捂着腹部,表情十分痛苦。

  “陈小姐,你怎么了?”其中一人问。

  陈嘉玥不应,痛的连话都说不出。

  “看样子是发作了。”另外一人说。“奇怪,川井先生不是说她自身能够吸收那些病毒,已经没事了吗,怎么还会发作?”

  “不管了,先给她注射,主子说了她可不能死了。”一人抱起陈嘉玥放到床上说。

  “好。”男人略一思索应了一声,到一旁拿过一支针剂,刚要回到床边给陈嘉玥注射,忽然发现另外一人竟然倒下了,压在陈嘉玥身上。陈嘉玥身体一阵痉挛,眼球逐渐泛白,男人吓了一跳。刚要俯身检查,陈嘉玥忽然恢复了正常,眼神清明,“对不住了。”陈嘉玥话音未落,男人还没明白怎么回事就倒下了,陈嘉玥手中一支针剂,针筒内淡蓝色的药水已经基本空了。其实她是很想从男人这里得到一些信息或者利用他帮她出去的,但是,自知之明还是有的,凭她还制不住这些人。陈嘉玥收了几支她注射过的针剂在身上,回去一定让唐喆找个专家看看,这个该死的劳伦斯居然把她当试验品,他要是落到她手里一定也让他尝尝。

  陈嘉玥摸出了房间,这里她除了去上面的暖房就没去过别的地方,陈嘉玥瞥了一眼头顶,到处都是监控,她如果再往前走一定会被发现,怎么才能出去呢?陈嘉玥正琢磨着,忽然头上的摄像头指示灯灭了,走廊里的灯全都暗了。

   D市MapleLeaf总部,陈嘉睿坐在电脑前,目光沉静。穆熙和杰克亲眼看着他的操作无比膜拜,他们都以为娃娃算是这方面的天才了,没想到人外有人,而且是这样一个不到二十的少年。原来少夫人如此彪悍不是没理由的,这是家族基因强大的结果啊!

  “你黑了他们的系统,可以维持多久?”穆熙推了推眼镜问道。

  “不超过一分钟就会被发现,而后修复,三分钟内恢复监控,五分钟内电力系统正常,不超过十分钟会全部修复正常。”

  “对七少来说三分钟足够了。”杰克放心了。

  “不好说,不知道少夫人状况如何,她先前被追杀就受伤,落到劳伦斯手中……”莫莉有些担心。

  “你们有谁能告诉我,七少为何突然这么……额……疯狂?”杰克小声问道。陈嘉玥失踪那么久,唐喆一直理智在线,一边找人,一边寻求一种最理想的救人方案,最激烈的手段也不过是轰了安藤组的总部,但人员伤亡不大。但这次……他只能说,还好疯了的七少并不孤单,有另外一个疯子Michael陪着。

  莫莉白了他一眼,就像看一个智障,“老光棍不要在这里瞎说话。”

  陈嘉睿敲了敲桌面,“你们组织信息部不错,那边是谁在配合?技术不错,很霸道。”

  杰克哥俩好地搂着陈嘉睿的肩膀,“小伙子,相中了?要不要来我们MapleLeaf?到时候介绍给你认识,打包送你都成,怎么样?”

  穆熙很罕见地和莫莉同样往后退了一下,一脸我不认识这货的表情,二少知道杰克要把娃娃送人,会把他千刀万剐吗?

  陈嘉睿甩开杰克,面色不变,“我还没遇到技术比我牛的,相中别人还不如照镜子看看自己。”

  三人,“……”好不要脸。

  忽然间没了灯,陈嘉玥心中一惊,她还从来没有逃跑的经历,总算知道被人当猎物是什么样的滋味儿了,真是想不到自己也有这么害怕的一天,总感觉阴暗中不知何时会伸出一只手来。

  陈嘉玥凭着感觉朝着暖房的另一个方向摸索着前行。走了还不到十米,忽然被一股很大的力道猛地拽到一边,嘴巴同时被捂住了。陈嘉玥大惊,拼命挣扎,手里摸出刚刚顺手带出来的一支针剂就要往对方身上扎,她算把这个东西当武器了,也顾不得别人注射了之后会有什么影响,总之她要活着!她没那么伟大的情操,在别人活和自己活之间,还是自私一点好。尤其她对劳伦斯这里的人并无好感,如果真的不小心消灭一个当是替天行道,为民除害了。

  陈嘉玥下手一点都不含糊,却未能如愿被人反手擒住,同时耳边响起了让她眷恋不已的声音,“嘉玥,我不是教过你,偷袭最讲究的是准确,一定要一击必中。”

  陈嘉玥的声音在黑暗中有些发抖,“阿……阿喆?!”

  唐喆的吻精准地落在陈嘉玥的额头上,声音带着一抹笑,低沉的嗓音安抚着精神紧张的陈嘉玥,“偷袭应该是这样的!”

  “真的是你,真的是你。”陈嘉玥难得有些语无伦次,总感觉唐喆来了,她绷了许久的神经都可以放松下来,终于不用再动用自己所有的智慧和劳伦斯斗智斗勇了。

  唐喆吻了吻陈嘉玥的唇角,“对不起,我来晚了!”唐喆摸了摸陈嘉玥的长发,调侃的话中带着一抹疼惜,“让我的傻丫头受惊了!”

  陈嘉玥笑容灿烂,“不晚不晚,晚了就该给我收尸了。时间刚刚好,你看我伤都养好了,可以高度配合逃跑行动,都不会拖累你。”陈嘉玥刚说完,忽然紧张地抓着唐喆的胳膊,“阿喆,你不该这么冒险,十几年前唐家的惨案,劳伦斯就是幕后之人,他布了天罗地网就是在等你来,我不过是诱饵而已。”

  唐喆目光一沉,“你怎么知道?”

  陈嘉玥想到她看到的那些照片,心里不自觉疼了一下,“我们先出去再说。我总觉得怪怪的,劳伦斯如此谨慎的人,这种声东击西的把戏怎么如此轻易骗过了他?我心里毛毛的,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哈哈,还是嘉玥了解我啊……也不枉费我们朝夕相处这么多天。”伴随着一道阴柔的嗓音房间里的灯忽然大亮,陈嘉玥和唐喆站在屋子一侧,劳伦斯在另外一侧,身后一排劲装男子。

  “劳伦斯先生不敢当!当着我男人,这话你还是省省吧,我对有贼心没贼胆的怂包不感兴趣。”陈嘉玥说笑的口气却掩饰不住眼中的鄙夷。劳伦斯脸色一变,眼神森冷。唐喆却被陈嘉玥的话取悦了。他侧身挡在陈嘉玥前面,看着劳伦斯冷笑,“劳伦斯?或者我该叫你唐斐?”

  劳伦斯微微楞了一下,“你知道了?你是怎么知道的?”

  陈嘉玥震惊不已,劳伦斯是唐家人?所以,这是家仇?

  “既然你都知道了,唐七少,见到我,不是该称一声叔叔吗?”劳伦斯阴森森的笑,陈嘉玥感觉自己的汗毛都立起来了。劳伦斯身上真是和唐喆没有一丝一毫相似的地方,竟然是叔侄?所以劳伦斯本名叫唐斐,是唐佚的亲弟弟,他十几年前利用杨家人暗害自己哥哥,绑架了唐喆,引唐佚落入圈套被炸死。杨老这辈子最在意的就是MA国际即使知道女儿女婿和外孙有危险也袖手旁观甚至当做不知道,更甚者把消息压下来进而害的静安堂暴露目标被国际刑警发现,险些全军覆没?上天啊,来道雷劈了她吧!

  “你也配?”唐喆连看都懒得看劳伦斯一眼,“不要以为你曾经姓唐就是唐家人,你跟在老藤田身边这么多年摇尾乞怜也没入得了藤田家的族谱,我们唐家高攀不起你这种懦夫。”

  “唐喆,你住口!”劳伦斯大吼!他一生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对他的出身的质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