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208 不是贱人就别矫情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3232 2017-05-30 16:02:30

    208 不是贱人就别矫情

  莫非知道陈嘉玥‘又’一次丢了的时候,简直怒火滔天,恨不得拿把枪,直接毙了唐喆。

  “少主,您冷静!”艾克胆战心惊地劝了一句,他知道陈嘉玥对莫非来说有多重要。结果人还没追回来就这么下落不明了,“我们要不要协助枫叶查找陈小姐的下落?”

  “这个劳伦斯,什么来历?”莫非沉声问。以前悄无声息的一个人,怎么感觉现在每件事情都和他有关系?

  “据说是老藤田的外甥。”

  “这个老不死的,临死了还留个祸害接任!”莫非说完拎着车钥匙就出了门,明令禁止有人跟着。

  下面的人面面相觑。

  “怎么办?”

  “你问我,我问谁去?”

  “要不我们偷偷跟着?D市现在是多事之秋,少主要是有个万一……”

  “乌鸦嘴!谁胆大包天敢动少主,不想活了?”

  “人家和静安堂有一腿的枫叶的总裁夫人可是刚刚被绑了票。”

  “……”

  “你们说,少主这是去哪了,不让我们跟着?”

  “除了找唐七少,没第二个选项。”

  “这嘉玥小姐是真厉害,她一失踪,半个黑道都跟着乱了。”

  “安藤组和铃木集团都被轰了,一看就是静安堂东方燚的手笔!”

  “我说,你们是不是太闲了?”艾克忍无可忍。

  “少主不让跟,我们有什么办法?”

  “你是不是蠢,少主不让跟着他,你不会查唐喆在哪里么?”

  众人恍然大悟,艾克不愧是是跟着少主时间最久的人,脑子转的最快,不跟着少主,可以跟着唐喆啊。

  唐喆和莫非就约在了陈嘉玥常去的那家咖啡馆。唐喆是第一次如此没有耐心,莫非也是少见的暴露了真实情绪,格外暴躁。

  “Michael,我没时间和你在这里耗,有话直说。”唐喆的情绪实在说不上好,莫非是有些诧异的,好像不仅仅因为陈嘉玥被劳伦斯抓了这么简单。

  “你以为老子闲的来见你叙旧吗?”莫非的口气更是不佳。“艾克找到了之前劳伦斯的藏身地,在马尼拉不远的一个小岛上。不过昨天晚上已经全部撤离。”

  提起陈嘉玥,唐喆眉心拧了拧,“我知道,穆熙也已经查到了,但还是晚了一步。劳伦斯昨天回了日本,同时命令人撤退,就是要转移视线。”

  莫非看唐喆的眼神冷凝中带着几分怒气,唐喆也不见得多待见莫非,两看两相厌,但俩人就这么诡异地坐在一起非常严肃地讨论同一件事,身后跟着的一排人齐齐打冷颤。“唐喆,虽然我现在恨不得一枪毙了你。但也要等小玥儿平安回来再说,你这条命我先记在账上。”莫非看了唐喆一眼,“一旦找到人,马上通知我。”莫非嘴角略过一抹阴狠,“不是只有劳伦斯他一个人懂得声东击西。丫的一个外国人还学会三十六计了。”

  南风他们在暗处一齐翻白眼,Michael先生,您也是外国人,不能因为你在国内念了一年书就换国籍吧?

  唐喆很想和莫非说一声谢谢,毕竟陈嘉玥现在是他的妻子,于理来说,这是在帮他。可是,唐喆清楚,他如果真的说出了口,那就是对他们三个人的侮辱。

  “好。”唐喆淡淡说了一声,起身告辞。

  陈嘉玥醒来发现自己换了地方,心态十分良好的自我安慰,最近就和时空转换一样,一睁眼就换个地方,也是神奇的经历。想到唐喆过去的经历还是心口发疼,就像得了一种病。陈嘉玥活动了一下身体,发现自己的伤好了许多,已经在愈合,长的很快,这是很令她欣喜的,至少不会因为这些伤口在逃跑的时候拖后腿。陈嘉玥不再躺在床上挺尸了,她要想办法从这里出去,既然劳伦斯如此频繁地换地方,说明唐喆一定在找她,而且,陈嘉玥嘲讽的笑了笑,劳伦斯一定被逼的很紧。

  劳伦斯进来的时候,陈嘉玥正站在窗口晒太阳,没有一点当犯人的自觉。“嘉玥,看来你过的不错。”

  “你让人一直关着试一试!”陈嘉玥唇角微勾,“哦,估计劳伦斯先生和正常人不一样,喜欢被囚禁,抱歉,我还没有这种嗜好。”

  不知道陈嘉玥提到了什么,劳伦斯的目光瞬间阴郁了几分。陈嘉玥心里也是咯噔一下,惹毛这么一个不按常理出牌的变态实在是不怎么明智的一件事情。但是,有人就是欠怼!陈嘉玥仔细琢磨了一下就知道,她和唐喆找了半天的幕后黑手怕是就是眼前这位,只不过她不清楚,这劳伦斯和唐喆父母还有杨老有什么深仇大恨要做的这一步,而且布局这么多年。想到唐喆的遭遇,陈嘉玥就有些控制不住,真想一枪崩了眼前这张阴郁的脸,看着就碍眼。

  “劳伦斯先生要是有事要忙就请便吧,这么多人看着我就是长了翅膀也飞不了,放心。”

  劳伦斯大步走到陈嘉玥面前,抓住她的手腕,把人抵到墙边,“嘉玥,你是不是觉得我对你太温柔了?”

  “看来我们对温柔的定义不太一样。”陈嘉玥挣扎着想从劳伦斯身边躲开,她一向对人的接受度很宽的,现在却觉得劳伦斯的靠近都让她很恶心。

  劳伦斯用力把人拽回来,困在自己身前,“嘉玥,我送你的礼物怎么样,还喜欢吗?”

  不提这个还好,提到这个陈嘉玥更是恨透了劳伦斯,他用唐喆过去的事情刺激她,然后控制她体内的病毒发作折磨她。这是什么教育下的产物?“你说照片吗?P的不错!”陈嘉玥听到自己平静的声音。

  劳伦斯忽然笑了笑,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抚摸陈嘉玥的脸庞,“皮肤不错,唐七少真是艳福不浅!”陈嘉玥并没有躲闪,因为她知道,她躲不过,还不如不要浪费力气,只是直直地看着劳伦斯。“嘉玥,你知不知道,你生气的时候看人的眼神和她很像……”劳伦斯喃喃自语,忽然眼神变得冰冷,用力掐住了陈嘉玥的脖子,“都那么的想让人毁了你们!”

  劳伦斯的力气十分大,卡的陈嘉玥透不过气来,双手下意识不断推着他,眼角溢出了生理泪水,脸色惨白惨白的。劳伦斯你这个老变态,等姑娘出去一定剁了你,扔到海里喂鲨鱼!

  劳伦斯越发用力,陈嘉玥的意识都有些涣散,她不会就这么死了吧?劳伦斯你这么变态,用这种方式让我归天不符合你的性格。陈嘉玥刚这么想着,劳伦斯忽然松开了她。陈嘉玥滑坐到地上,捂着脖子,大口大口地喘气。

  “把她关系起来。”劳伦斯话音刚落,门外就进来了两名男子,“是,主子。”

  劳伦斯掐着陈嘉玥的下巴,“放心,我不会让你死的,这儿还有一处好戏,演员马上就都到齐了,你要是不在可就没那么精彩了!”

  “劳伦斯你这个变态!”陈嘉玥斜眼看着劳伦斯,“你和唐家究竟有什么仇怨,居然这么多年盯着唐喆不放?”陈嘉玥用力挣扎着身后抓着她的男人。

  “怎么,终于动怒了?”劳伦斯笑容阴森,“你说我要是再给唐七少加点戏码,是不是会更精彩?”劳伦斯的手伸到陈嘉玥的领口。陈嘉玥被人抓着,动弹不得,“怎么样?你不是好奇我和唐家究竟有什么过去吗?你配合的好,或许我会考虑告诉你!”

  “呸!劳伦斯,你也不觉得恶心,你连提起唐喆的名字都不配!有能耐你大大方方和他斗,利用我,算什么本事?”陈嘉玥忍了这么多天,算是憋不住了。

  “恶心?”劳伦斯唇角讥讽,“你要是知道唐喆都做过什么,经历过什么怕是就不会说了。”

  “不管过去的唐喆怎样,他都是我的丈夫,是我最重要的人。而你,你算什么?这么多年藏在背后的一个小人罢了。劳伦斯,你想和唐喆比吗?你凭什么?暗中观察了他这么多年,你是不是想着,唐喆能有今天都是因为你在他还一无所有的时候放过了他,所以他永远不如你?我告诉你,你有这种想法就注定了你的失败。你想看戏吗?别做梦了,别搭了戏台子结果自己在上面手舞足蹈到处丢人了。想赢唐喆?永远不可能!要么你今天杀了我,否则即使唐喆真的中了你的圈套,我也会替他报仇。说你是贱人都瞎了这个词,你都不配矫情!”陈嘉玥哔哩吧啦说了一堆中间都不用喘气的。

  劳伦斯脸色越来越不好,“我都不知道你口才这么好。希望等唐喆来送死的时候你能为他准备好悼词!我本来想送你们做一对亡命鸳鸯,现在我改主意了,觉得让你亲眼看着唐喆死在你面前更好!”劳伦斯趴在陈嘉玥耳边低声说道。

  陈嘉玥被人关了起来,是离她之前住的地方不太远的一个地下室。陈嘉玥这么长时间第一次呼吸到外面的空气,一阵阵热浪袭来,看来她早就不在国内了,这里看起来像是一个无人居住的小岛。

  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唐喆要怎么找到她?不,唐喆还是不要来的好,通过劳伦斯的话陈嘉玥就知道,这里布下了天罗地网在等着他。陈嘉玥觉得劳伦斯应该和唐家有很深的过节,是什么恩怨要让对方家破人亡?她实在是不理解劳伦斯的心里,他居然没有斩草除根,反而等着唐喆羽翼丰满才对他下手?是当时他做不到,还是真的变态的思维常人无法理解?她一个人要怎么从这里逃出去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