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206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3255 2017-05-10 22:17:12

  206

  “没想到七哥这么快就猜到我是谁了,我还想保持一点神秘感的,怎么如此有难度呢?”女孩装模作样地叹息。唐喆怎么也没想到眼前这个灵动十足身手了得的美少女就是他找了多时的小姨杨安的女儿薛茵。

  “你和安姨这么多年都去哪了,为何一点踪迹都没有?”唐喆难得的有些激动,一是因为杨沁雪当年和杨安关系十分要好,他待薛茵也如亲妹妹一般,薛茵随着杨安颠沛流离,偶尔随着母亲来看杨沁雪,她对唐喆亲昵的很;二是唐喆一直觉得杨安知道一些关于当年的事情的隐情,他急于求证。薛茵的外婆自打生了孩子就和杨家脱离了关系,杨安这么多年几乎从未在杨家出现过,杨家这么多人她也只和杨沁雪有联系。当年他被绑架前,杨安带着女儿忽然就没了踪迹,他还听起杨沁雪和唐佚说过,担心母女二人是否出了什么事情,想要找一找。结果还没来得及,他就出事了。“你为何会有这么凌厉的身手?安姨现在又在何处?”唐喆一连串几个问题。

  南风也是诧异,原来这美少女是七少找了许久的表妹啊,真是人不可貌相,这一身非主流的装扮他不予评价。

  薛茵的脸上闪过一丝阴狠,而后又带着些许怀念,轻声道,“妈妈过世很多年了。”

  唐喆眉头紧锁,看薛茵的表情就知道杨安的死并不一般。唐喆忽然把薛茵抱在怀里,轻轻地拍了拍她的头,“七哥不问了。先和我回家。”

  薛茵从唐喆怀中抬起头来,带着几分讥讽,“七哥要带我回的是哪个家?杨家老宅么?”

  “你若想去,我不拦着,不过我暂时没有回去的打算。等MA国际彻底垮了,落到外公最不想看到的外人手里的时候我倒是可以回去尽尽孝。”唐喆不知道当年那个总跟在他身后有些胆小的甜美的小女孩如何变成今日杀戮果决眼神犀利的非主流美少女的,他知道的是薛茵这么多年不露面一定有她的原因,这原因背后怕就是另外一段故事了。不过她绝对不会想回杨家就是了。

  薛茵笑了笑,又有了几分少女的娇俏模样,“还是七哥疼我!”

  唐喆带着薛茵回了未名公寓,自从陈嘉玥失踪他都没有回过家,才几日而已感觉屋子里就少了人气。

  唐喆取了东西,到书房拿了一把房门钥匙,递给薛茵,“阿茵,这是楼上16楼隔壁的钥匙,你先休息,我还有事要回公司一趟。”

  薛茵转着手上的钥匙,“七哥,你就这么把我金屋藏娇了?”

  唐喆拍了拍她的脑门,“瞎说什么!”说完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一下薛茵,“就你这非主流的造型,我还真看不上。”

  “七哥,你是要找七嫂吧?”薛茵终于说到了正题,她回来找唐喆,提前当然要做好一点准备,结果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最近D市还挺热闹。七哥娶这嫂子也是能人,本人几乎没露过正面就把D市搅的天翻地覆的。唐七少找人的大手笔,怕是谁都知道MapleLeaf丢了总裁夫人了。

  唐喆猛地回过头来,抓着薛茵的肩膀,“你知道她在哪?”还是那样沉稳的语气,却难掩眼神中的急切。唐喆忽然有了些希望,他就知道薛茵这么突兀地在这个时间点出现,不会一点原因都没有。

  “七哥,你可知道劳伦斯是什么人?”

  “藤田一郎的外甥。”

  薛茵笑了笑,“七哥了不起,竟然能挖到这个内幕。不过你就没好奇过他的父母是什么人吗?你当年出事,事情过去那么多年,MA国际事后就像是被诅咒了一般接连出事,七哥不觉得奇怪吗?”

  “杨家有人在背后捣鬼,这是毋庸置疑的。但董云浩绝对没有这个本事可以操纵一切。我盯着安藤组这么多年就是对他们有怀疑。道上黑吃黑,弄垮了静安堂可以理解,为什么对也是为何也盯着MA国际?”唐喆想找到杨安也有一部分这个原因,他觉得父母有事情瞒着他,或者当年他太小,他们根本没想过把他牵涉其中。

  “这就是我来想要告诉你的事情。我妈临去世前给我留了个保险箱,可是在没有监护人的情况下我不能启用,再加上我……我有些事情……总之就是不久前我拿到了里面的东西。”薛茵顿了顿,“七哥,你可知道劳伦斯生父姓唐!”

  “你说什么?”大风大浪都见过的唐喆第一次不知道如何反应,劳伦斯竟然和他们家有关系?这么说十几年前的案子就是他做了?唐喆和陈嘉玥当时百思不得其解的地方终于有了答案,像许多相关的环扣找到了正确连接的方法。唐喆心中隐隐有一种怒气,是从内而外一点点发出来的,想到父母的惨死,想到自己这些年的过往,想到静安堂死去的那些兄弟。不管劳伦斯和唐家是什么关系,他都罪不可恕!

  薛茵看着唐喆的脸色微微有些心疼,她从小没见过爸爸,妈妈一个人带着她,过的十分不容易。她小时候最开心的就是能和雪姨见面,因为那个时候七哥会带她出去吃好吃的,带她一起去玩儿,如果有小朋友欺负她,七哥会把她牢牢地护在身后。她早就不是当年那个有些胆小的甜美小女孩,可唐喆在她心中却依旧是那个疼爱她的哥哥。薛茵转而有几分自嘲地冷笑,她本以为自己的心都冷了,没想到还事没冷透。薛茵看着唐喆的侧脸,笑了笑,七哥这么帅,没冷透就没冷透吧,有个自己疼也疼自己的哥哥也不是什么坏事。

  “七哥,这是妈妈留给你的信,我没拆开过,你……要不要看看?”薛茵问的很斟酌,这信里很可能就是十几年前事情的真相,无论里面写了什么,一定都十分惨烈。杨安给薛茵的信里只是告诉了她的身世,然后说的便是,如果唐喆还活着,如果她能找到唐喆,就把保险箱里面的东西带给他。

  唐喆看着薛茵手中密封良好的厚厚的信封,伸手接了过来。

  陈嘉玥不知道她被劳伦斯关了多久,一个人这么长时间自己躺在床上很容易混淆时间,很多时候她都昏昏沉沉的,陈嘉玥不明白为何会有这种状况出现,明明她的外伤都在逐步恢复中,人的精神却愈加的不好了,难道那天的那个假医生给她下药下重了?也不知道唐喆能不能找到她,她可不想一辈子被关在这个地方,每天面对劳伦斯那个变态。

  陈嘉玥正琢磨着,有几个人推门而入,即使闭着眼睛陈嘉玥也知道这里面并没有劳伦斯。

  有人在仪器前检查陈嘉玥的各项指标,“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她的身体可以吸收之前注射的病毒。”一个男人喃喃自语难以置信中又带着一种让人厌恶的兴奋。

  “莫不是她的身体还真有什么特殊?”另外一名男人说道。

  “我还要再研究一下,然后会汇报给先生。”

  “她的伤好的比预期的也要快,这是怎么回事?”

  “我还不知道,详细情况,等化验结果出来再说吧。”男人沉声说道。然后陈嘉玥就感觉针刺进皮肤,不用说一管血就这么没了。

  等这几个人出去,陈嘉玥缓缓睁开眼睛,她果然是被打了什么东西,是吧?也难怪,自从落到劳伦斯的手里她大多时间都昏昏沉沉的,他们想要动手脚她也没有反抗的余地。陈嘉玥忍不住在心里呼唤唐喆,‘阿喆,你再不来你老婆就变成小白鼠了!你怎么动作这么慢?’

  陈嘉玥被关在这里,并不晓得为了找她,外面已经一片混乱。

  晚上劳伦斯又来了,以往他都是站在她窗前就这么直直地盯着她,陈嘉玥只好一直装睡,今天劳伦斯来的突然,就这么面对面撞上了。

  “今日不装睡了?”劳伦斯笑问。

  “太累,算了!”陈嘉玥也很淡定。

  劳伦斯见她如此直白,挑了挑眉。“嘉玥,你知道吗?原本我对你是没有那么大的兴趣的。”

  “嗯,你的目标是唐喆。”

  劳伦斯伸手轻抚陈嘉玥的脸庞,“可是现在,我对你的兴趣更浓厚了,怎么办?”如果不考虑劳伦斯此人是个变态且居心不良,现在这个场景还算是很温馨浪漫的,劳伦斯深邃而又神秘的棕色瞳孔折射出一片温柔的光芒。

  “那我真是挺不幸的!”陈嘉玥实事求是。

  “嘉玥,害怕吗?”

  “你想听到什么答案?”陈嘉玥反问。废话,她能不害怕吗?把哪个正常人和一个神经病关在一起都会害怕的好吧?

  “你的身体为何会融合病毒?”劳伦斯也没有回答。

  “劳伦斯先生,你放心这绝对不是什么天赋异禀。你调查过我,应该知道我小时候生过一场重病。那时候我和家人在亲戚家做客,我急性肺炎住院,在医院的时候把本来应该是隔壁床化疗前用的点滴挂到了我的床头,等发现的时候已经有一部分药进入了我的身体里。这本算是一起医疗事故,可我家人只想着先救我,我当时在医院40度高烧三天,大家都说我即使真好了也烧成傻子了。结果没想到第四天早上我居然退烧了,所有指标恢复正常。大夫说应该是我当时体内的病毒、之前用的药和这次阴差阳错注射的药物起了反应,产生了某种抗体,才会如此,今后用药一定要小心。所以,这么多年我一直很小心,即使病了也不会吃药,就是怕哪种药物会让我本来稳定的身体状况变的不稳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