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199 花痴岳然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164 2017-03-27 09:10:00

  199花痴岳然

  “嘉玥,你还有哪不舒服吗?”穆熙问道。

  陈嘉玥摇了摇头,“会不会是唐喆哪朵桃花给我下了蛊?”

  西麦唇角一扯,穆熙无语,她还真是没心没肺的。

  “这事儿不要告诉唐喆!”陈嘉玥正了正神色。

  西麦张了张嘴巴,看了穆熙一眼,没有说话。如果陈嘉玥真有个万一,七少知道他们隐瞒了他,后果会不会死很惨?会被发配吗?

  陈嘉玥像是看懂了西麦的眼神,“也不急在这两天,或许我真是不知道抻着哪了根本没事,没必要告诉他,当然也不排除前两天他把我撞出了内伤。”陈嘉玥语气还是十分轻快的,带着一点冷幽默。“如果真的有问题……那也应该是慢性病,不会一下子就死掉的,我会找个机会和他说。拜他所赐,我都觉得现在身边没好人了,去哪感觉都有人在盯着凉飕飕的,还是小心些好。我要真有个三长两短被有心人知道拿来大做文章得不偿失。”

  “我会被七少发配的……”西麦喃喃自语。

  陈嘉玥佯装生气,“你就这么盼着我有事情啊!”

  西麦慌忙摆手赔罪,“都怪七少给人的心理阴影太大了,少夫人莫怪!”

  穆熙看着陈嘉玥和西麦说笑,忽然间感觉心理又安定了不少。

  “走吧,吃饭去,我请客。今天辛苦二位了!”陈嘉玥笑眯眯的。“啊……我好像还是头一次自己和两位帅哥一起吃午餐呢。”

  “少夫人,你能说两句等七少回来我也能觉得自己可以活的很长的话吗?”

  陈嘉玥无所谓地挥挥手,“没事,他大方着呢!”

  穆熙挑眉,第一次觉得陈嘉玥看一件事看走了眼。转而玩味地笑,他还是挺好奇唐喆发疯是什么样的呢。

  陈嘉玥这顿饭虽然晚了两个小时才吃,但却一点都不影响食欲,吃的特别开心。那种猛烈又突然的绞痛感再也没有出现过。

  晚上陈嘉玥难得泡了个澡,躺在浴缸里细细回忆这段时间发生的事情,虽然她嘴上说没事,心里却总是突突地跳,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难不成还真是什么急病?她之前还觉得自己不太像她和唐喆的故事的女主角,好似从相亲结婚到现在,虽然大大小小事情不断,可总是能化险为夷,少了女主角的悲惨经历呢。陈嘉玥甩了甩头,乌鸦嘴,可千万别灵验了。

  第二天一早,陈嘉玥早起,陪岳然去体检。

  岳然打着哈欠,上了陈嘉玥的车,“嘉玥,我好不容易轮休,你赔我懒觉!”

  “等下完事回家再睡!”陈嘉玥十分干脆回绝。

  “你就去医院做个检查,又不是偷情,怎么还找我打马虎眼?”岳然揉了揉眼睛,实在是好困啊,昨晚很晚睡呢,迷迷糊糊接了陈嘉玥的电话,还没听清说的什么她就挂断了,结果大清早就到她家把她从床上拎了出来。

  陈嘉玥看到旁边烂泥一样的岳然,翻了个白眼,深刻地觉得她还是不说话的时候更可爱。“我要去做个检查,昨天突然小腹抽痛,来的快去的也快,我总觉得有什么问题。”

  “跑趟厕所,拉出去就好啦!”

  陈嘉玥忍无可忍,好不容易积攒的紧张感荡然无存。“然然,以后出门少说话!”

  “哦!”岳然想了想,“会不会真是吃坏了什么,你也没这毛病啊?家族遗传?”

  “不会。”这点陈嘉玥还是很确定的。

  “那还是查一查吧,大家都安心,反正我背锅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岳然又打了个哈欠,“记得请我喝酒。”

  陈嘉玥在医院的检查刚刚结束就接到了西麦的电话,“少夫人,结果出来了,没发现什么问题。不过……”西麦顿了顿,显然有些不理解,“你怎么有些贫血和营养不良呢?”这是他最困惑的地方了,陈嘉玥的面相可看不出任何营养不良来,这显然是个对自己很好的姑娘,嫁给唐喆后就更是滋润,说七少虐待老婆他也不信啊,七少虐待自己都不会虐待少夫人吧?

  陈嘉玥很淡定,“我最近减肥!”

  “哦!”西麦想了想觉得这个理由可以接受,可是少夫人需要减肥吗?为了七少的福利,他是不是要把这个事情汇报一下呢?可是汇报了这个事情就等于把所有事情都泄了底,西麦略纠结。果然知道越多死的越快。

  岳然在一旁叼着棒棒糖有些不解,“你都做过检查了,怎么还查?血多可以献啊!”

  “嗯,献给你,走了!”

  陈嘉玥拉着岳然出来,看着她还叼着棒棒糖,忍无可忍,“然然,你这造型真是别致,又从哪个小朋友手里骗的糖?”白色的棉服,牛仔裤,绑着一个马尾,还叼着棒棒糖,怎么看都像高中生的感觉,太幼齿了。

  “小朋友的骗子叔叔给的!”岳然一点隐瞒都没有。

  陈嘉玥没有一点意外,岳然很讨孩子喜欢,在幼儿园里人缘特别好,好多家长也喜欢她。知道她一个人在这里打拼有些来接孙子孙女的叔叔阿姨还给她带吃的呢。

  只不过这位送棒棒糖,也真是,“第一次见到给你送糖的,这也太抠门了吧。”陈嘉玥忍不住吐槽,还不如不送呢,她刚刚瞥见岳然包里一堆糖果了,这是哄孩子呢?

  岳然喜滋滋地摆手,“不抠不抠,可大方了。”一想到这些日子喝过的一堆红的白的彩的美酒眼睛亮晶晶的。

  陈嘉玥唇角一扯,也没多想,岳然比较容易满足她都习惯了。“然然,最近娇娇又安排你相亲吗?”她还记得之前姚娇娇的豪言壮语。

  “有!”岳然接着说,“不过我没去。”

  “为什么?”

  岳然嘿嘿嘿地笑,“我最近相中了一个美少年,我的白马王子。”

  陈嘉玥的手啪地拍在岳然脑门上,“花痴,醒醒!”

  岳然揉着脑门,“为何打断我的美梦?”

  “你哪里认识的白马王子?”

  岳然双手捧心,“我们钢琴培训的老师,一身忧郁的文艺气息,白衬衫白色的休闲裤,对着我笑的时候就像冬雪春融,百花盛开。钢琴弹的棒,还喜欢小朋友,简直完美的不能再完美……”

  陈嘉玥不可思议地看着岳然,甚至都带着点惊恐的,她一直都以为岳然没喜欢什么人是因为对男女的区分界限不明确的,现在看来她还是正常的,是吧?

  不过,这又是哪号钢琴王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