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161 我们什么关系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037 2016-12-17 09:48:02

  161 我们什么关系

“唐七少,你可以的啊!”

“谢夫人夸奖!”

“你这夸奖是从哪听出来的?”

“你说我可以,那就表示你还满意,不过我可不仅仅是可以,夫人想试试吗?”狭小的车厢里,唐喆一本正经地提建议,要多正人君子就有多正人君子。

“唐喆,我真是小看你了。你耍流氓比演戏高明多了,脸皮厚度直线攀升!”

“我们这不是很正常的夫妻谈话吗?”

陈嘉玥冷哼,扭身开车门要下车。推了两下却没推开,回头发现唐喆早就锁了车门。“开门,我要回去!”

“几天不见夫人不觉得我们应该谈谈?”唐喆大有一种要在这里和陈嘉玥耗下去的意思。夜黑风高,停车场,四下无人,适合做许多事情呢。

“我和你没什么好说的。唐七少,你的记忆被狗吃了,我的还在!我们结婚前有君子协定,你回家里书房找找,白纸黑字还盖着你的手印。”

“家里昨天晚上遭贼,东西丢了不少。”

陈嘉玥咬牙,包里拿出几张纸摔在唐喆身上,她为什么大半夜在这里陪他闲磕牙?!

“天黑、近视,看不到!”唐喆开始耍无赖。

陈嘉玥都没看他,声音就飘过来。“你看了也会说自己文盲不识字。”陈嘉玥的话无不嘲讽,“唐七少,你要是活在二战时期一定是位烈士,抵死不从,不会出卖组织。”

“还是夫人了解我,竟然能看出我的学位都是做假的。不过我这个人很怕死,烈士是做不来了,国家有难我倒是可以援助些军火。我对夫人一向讲实话,你不能因为自己过目不忘就对别人有同样的要求,这可不公平。”

“我记得当初有人告诉我,这个世上本就没有什么公平可言!”

唐喆拿起当初二人签的那几页协议,“这不是在拍电影,夫人怎么如此天真,什么都信的?”

陈嘉玥嘴角一抹诡异的笑,“你果然是眼神不好,唐七少,看清楚,这是什么!”

唐喆神色一凛,翻开,《离婚协议书》几个大字赫然出现在眼前。他就觉得奇怪,陈嘉玥参加宴会怎么会把协议书随身带着。唐喆忽然抬头看着陈嘉玥,原来她早就料定了宴会之后他不会放她离开,陈嘉玥之所以答应唐喆送她,不过是顺势而为而已。所以她带着签好字的离婚协议书,搅黄了他的订婚宴,当着所有人的面承认他们是夫妻,在事情结束之后交给他一份离婚协议。因为至此按照唐喆最初的计划,她作为唐少夫人所需要演的戏可以完美落幕了。

唐喆说不清心中是何感受,他们若即若离,彼此在乎,却终究都没有完全放下戒心,是吗?“嘉玥,我们果然是天生一对!”

“抱歉,我是无神论,不信神佛!孽缘这种事无福消受!”陈嘉玥伸手要打开车锁,唐喆还没等陈嘉玥动手就把人困在了身前,“嘉玥,我们这么合适,我怎么舍得放你走,你说是不是?”唐喆语气轻佻,听不出是喜是怒。

陈嘉玥淡定地拍拍唐喆的脸,“唐七少,有舍才有得,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被女人甩了没什么好丢人的,我不会笑你!”

“我们要是离婚了,你回家怎么和岳父岳母交代?”唐喆整个人压在陈嘉玥身上,丝毫没有退离的打算。

陈嘉玥蹙眉,是啊,她怎么和家里交代呢?这是一个好问题。妈是会扒了她的皮还是打断她的腿?想到当初二人回家,彼此信誓旦旦,在父母面前山盟海誓,要不离不弃,陈嘉玥就觉得心塞!她现在已经无力分辨真假了,连自己当初是真情还是假意似乎都回想不起来。“与你无关!”

“你今天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承认了我们二人的关系,如今想撇清楚,不是为时已晚?”唐喆的手轻抚陈嘉玥的脸庞,真是很少见她如此盛装的模样呢,有种说不出的美,精致的妆容柔和了平日略显冷淡的眉眼,一双眼睛盈盈上调,竟然带出几分妩媚风情。唐喆一直都知道陈嘉玥不是好相处的人,她总和人隔着一层距离,点到为止;但其实她是个很实心眼的姑娘,别人对她真的好,她会十倍百倍还回去。

“我们什么关系?食色性也,唐先生难道是在说你被我睡过这件事?”陈嘉玥的语气带着淡淡的调侃和讽刺。“你可以选择被别人睡,与我无关!”

唐喆的神色一冷,“嘉玥,你这是在挑战我的底线!”陈嘉玥知道唐喆生气了,可她说的是事实,难不成他还想被她睡一辈子?她打赌唐喆和她结婚的时候估计都没想过二人会发生关系,就连她自己虽然态度很认真,而且也努力去做了,但也从来没敢奢望能和唐喆白头偕老的,陈嘉玥觉得那就是一个神话!而且,她是来算账的,唐喆为何如此生气?简直本末倒置!

“唐七少,你压着我的礼服了,明天我还要还给人家,麻烦您起身!”陈嘉玥适时出声,一百好几十斤的人压在她身上,车厢空间还小,她都没办法呼吸了,而且,陈嘉玥敏感地觉得这个姿势对自己非常不利。

陈嘉玥不提礼服还好,提起礼服唐喆就想起打扮的光鲜亮丽的Aron,他都不记得自己上次见到Aron穿正装是何时了,因为身份和性格原因Aron甚少出席这种场,他能陪同陈嘉玥前来足见二人的关系有多好。上次匆匆一面唐喆就知道陈嘉玥和Aron对彼此有好感,看起来相差甚远但他们是很相似的一类人。即使知道Aron的性向,唐喆还是怒火中烧,Aron站在陈嘉玥身后,一言不发,面带微笑,就像一名骑士纵容地看着自己的公主恣意妄为!实在是扎眼!

“嘉玥,我平日是否对你太温柔了?”唐喆的语气一如既往的柔和,但陈嘉玥却感觉到一股阴寒,她话还没出口,就被唐喆堵在了唇齿间。

陈嘉玥怒,拼命挣扎!他发情也不看看地点,这里是停车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