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159 订婚宴5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240 2016-12-13 09:46:03

  159 订婚宴5

陈嘉玥此话一出,现场一片哗然,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陈嘉玥和唐喆身上来回转。杨毅更是看着唐喆怒不可遏,他没想到唐喆竟然安排陈嘉玥以这种方式出场。如果唐喆光明正大带着陈嘉玥来订婚宴,至少还可以说他是老顽固,有门户观念不承认他们,不知晓二人已经私定终身,也算情有可原;但此刻陈嘉玥明显就是来砸场子的,她这种出现方式无疑是把MA国际的脸面踩到了地上,更触犯了法律底线,她和唐喆毕竟是名正言顺的夫妻,如此一来,MA国际就有骗婚的嫌疑,甚至处理不好,唐喆也会成为众矢之的。杨毅握着手中的拐杖,她怎么敢?他当初实在是太小看陈嘉玥了,本以为就是个比一般女孩子聪明淡定些的姑娘,没想到她只身前来,身后除了一个看似守护者却完全置身事外的男人,面对如此大的场面,不慌不乱,掷地有声。

丛籽言伸手指着陈嘉玥,一脸的不可置信,“你,你们……”

“丛小姐,我与唐喆是合法夫妻,同在公司工作,多有不便,并未公开;但怕你有所误解,我之前在欢迎酒会上曾委婉告知,就是避免今天的情景出现。”陈嘉玥见目的达到,换了口吻,一副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的表情。

唐喆适时走到陈嘉玥身边,顺手揽着她的腰,“外公,当初我来MA国际是承您之情,公司虽然重要,但嘉玥在我心中才是唯一。为了照顾您的情绪,我们选择隐婚,之前您提过与丛小姐的婚约,我明确表明过我的态度,甚至对网上的新闻置之不理,结果还是造成了今天的局面。让您失望了!”唐喆回身面对丛家父女,“丛董事长,丛小姐,我唐喆从未有过任何欺骗之心。此事虽不是我主导,但终因我而起,我十分抱歉。”

众多家媒体,可都忙坏了,镜头来回在陈嘉玥、唐喆、杨老、丛籽言中间转换,把原本也应是今天主角的杨颖轩和林晓棠忘的一干二净。陈嘉玥无比淡定的看着对着自己的闪光灯,心想要是娇娇在一定开心,这么大的新闻,够她乐呵的了。自己好不容易贡献一次新闻,却没让好友赶上,略遗憾!

“杨老,受教了!言儿,我们走!”丛冠华每一个字都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拉着丛籽言就要往外面走。

“爸,事情还没说清楚,为什么走?”丛籽言却不依不饶。

“还没闹够吗?回去!”丛冠华说了狠话。“杨老,我们来日方长!告辞!”

“丛董……”杨毅喊了两声,回身看着唐喆和陈嘉玥,眼中带着一抹阴狠。杨家众人看着陈嘉玥的眼光也各有不同,陈嘉玥这次总算是见到了些真面目。“老七,你好样的!你以为这样我就会承认她?无名无分,来历不明的丫头,还敢如此放肆!贪图钱财而已,她凭什么进我杨家大门?”杨老这话说的也不客气,明显说陈嘉玥没有背景,是为了攀附杨家才嫁给唐喆,不过拜金女一个。

Aron蹙了蹙眉,刚要上前说话。“玥玥,你怎么在这里?”

陈嘉玥回眸,也是愣了,“二伯?”

景文涛大步从外面走进来,刚刚被Aron打倒的保安还想拦着,景文涛一个眼神过去,强势、霸气,硬是把人逼了回去。杨毅看到景文涛着实很吃惊,他怎么会出现在D市?说起景文涛也是个传奇人物,一家红色背景,他本人政治学院毕业后却跑到了哈佛学经济,几年后在华尔街赚到第一桶金,而后就一发不可收拾,走上了从商之路。说起他就不得不提到他身后的家族,大哥景文翰目前仍在中央,身居高位;三弟景文远在B大当了四年校长而后调任教育部;就连最小的妹妹景文欣也曾任驻法大使,一家名门,更不要说父亲景老将军了。因为考虑到家里的因素,为了避嫌,景文涛的事业基本都在国外,但是这个圈子不大,即使不认识他也不会没听说过。这么一个庞大的家族,孩子各个是人中龙凤,稍微长眼睛的人都不敢招惹,只不过景家人一向低调,很少出现在公众眼中。他怎么会和陈嘉玥有关系?

陈嘉玥走上前,略微诧异,语气柔和地问道,“二伯,您回国了?怎么会在D市?”上次回家见过,听说没两天就去美国了呢。

“我学院同期的同学调任D市,知道我回国,邀我过来叙叙旧。今天正好有些生意上的事情在GBS要谈。”景文涛笑了笑,“我本来还想过来看看你,不过你爷爷下了指令,不让打扰,我就没联系你。没想到在这里遇到了。”

众人听着二人的谈话,都有些摸不到头脑,在场的认识陈嘉玥的不多,但丛籽言刚刚点名道姓说的很清楚。她怎么会和景文涛有关系?二伯?景家的人?

杨家所有人也都震惊了,本以为陈嘉玥小门小户没什么背景,没想到这背景出来吓死人,景家小公主?那为何姓陈?看着二人的互动可不像是假的,这分明就是一家人啊,要不怎么会这么亲近?杨毅也完全没想到,他查过陈嘉玥的背景,父母都是教师,有一个正在读大学的弟弟,和景家毫无瓜葛!杨毅下意识看向唐喆,发现他并无意外,这才发现自己原来一直都被这个外孙子蒙在鼓里。

景文涛看着在场的人,刚刚他过来就见他们围城一个圈,把陈嘉玥围在里面,恰好听到杨老的话,脑子一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杨老,久仰大名!”景文涛主动握手问好。还没等杨毅说话就开口问道,“不知道我侄女哪里做的不好,这么大阵仗,她年纪小,有做的不对的,可以和我这个伯父讲讲。”

杨德轩看着越来越混乱的场景,忍不住出来打圆场,“景先生误会了,都是家里事。”

“哦?家里事?”景文涛什么没见识过,陈嘉玥嫁给了谁,景家人人都知道,景老为何收了陈嘉玥当干孙女更是众人心知肚明的事情。陈嘉玥本来从小就在景家长大,有了这层关系更加名正言顺,她就是景家的孩子。景家的人虽然低调但并不表示会任人欺负,原则上来说他们家人都是很护短的。“玥玥,你爷爷不是告诉过你,受了委屈要回家说吗?怎么这么好欺负呢?你在家把凡霖教育的那么乖,怎么在外面这么不济事?”景文涛点了点陈嘉玥的额头,言辞颇为宠溺,又有点恨铁不成钢的味道,就像对自己的小女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