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153 无题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093 2016-12-01 09:20:02

  153 无题

杨毅沉默,知道杨颖轩说的也是事实,他们一直都在白道上活动,即使和黑道有接触,也不能喝Michael手下的俄罗斯黑帮相提并论,那是俄罗斯最大的黑帮组织,国际黑帮,连国际刑警都不敢轻易动手的存在。要是当年唐霸天的静安堂还在或许能得到更多的消息,如今……

杨毅有些想不明白,难道Michael回国内就是为了陈嘉玥?他首先否定了这种想法,为了一个女人大动干戈,不像是Michael这种人会做的,做这种百害无一利的事情简直愚蠢。那么Michael支持全通针对MA国际只是个巧合?为了抢占亚洲市场找的垫脚石吗?杨毅冷哼,没想到陈嘉玥还有这种本事,竟然能和俄罗斯黑帮少主有瓜葛,他倒是小看了她。杨毅转念一想,也好,唐喆要是因为这件事和陈嘉玥分开,也省了他的麻烦,与丛家和林家合作,打败全通就有必胜的把握。

“不管他,通知老七,订婚宴不要迟到!”

“爸,我看我们还是小心些的好。前些日子陈嘉玥被绑架,据说徐局长都惊动了,亲自到现场去敦促办案,现在看来背后可能就是Michael的动作,本来一个**团伙,结果主犯从犯全部重判,听说主犯进去还不到三天就自杀了,看来关系匪浅。”

“一个公安局长而已,不用放在心上。他不想干了有的是人顶上去。最近上面有动作,你去打听看看是哪位会到D市,提前打点好。至于Michael,这里不是他东欧的大本营,任他为所欲为,要呼风唤雨也要看看这是哪里。”杨毅毕竟是老江湖,多年来和D市各级领导班子关系都不错,杨盛轩他们的案子要不是直接被人发到网上引发了舆论,也不会最后是那种结局。多年来站在高处,这种自负早已养成。

“是,我知道了。爸,那铃木集团的事情?”

“等订婚宴结束再说吧。”

莫非最近天天带着陈嘉玥四处招摇,托尼和乔恩在背后咬耳朵,“少主天天这么晃悠,会不会有危险?”

乔恩很冷艳,看着他就像看一个白痴,“谁这么不要命了敢和我们作对?”

“话是这么说没错,不过少主这只要江山不要美人的架势,可真是……啧啧,没亲眼看到谁相信啊?”

乔恩斜眼看了托尼一眼,不说话,尽职尽责地观察周围环境。

“你说,少主这是想要……?”

乔恩瞪他一眼,示意他闭嘴,要是让Michael知道他们背后说了什么,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他可不想陪葬!

托尼切了一声,“不说就不说,好像你没想过似的。”抱怨了一句倒是没再继续,半晌托尼看着不远处的莫非和陈嘉玥,飘来一句话,“我怎么总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呢?”

乔恩没什么反应,他和托尼跟了Michael许多年了,从他还是一个少年开始,可以说是Michael身边最为信任的手下。Michael和陈嘉玥的事情也只有他们俩略知一二,他们对Michael的命令是无条件的服从。Michael从小就背负了太多,父母亲的死亡,家族的仇恨和内斗,爷爷的期望,还有整个俄罗斯黑帮的未来。乔恩知道Michael只有和陈嘉玥在一起的时候才有他这个年纪的人该有的快乐,而他所能做的只有默默在一旁守护他的安全。

“小玥儿,明天我们吃什么呢?我看你这身材也不能再肆无忌惮下去了,我是无所谓,但我怕你自卑啊,要不明天吃素吧。”莫非的话听起来永远的那么想让人动手。

“明天你自己吃,以后不要到公司大门口来找我。还有,不要再送花!!”陈嘉玥想到办公室里的蒲公英实在是忍无可忍。虽然她对各种鲜花、植物无感,但莫非真是用实际行动让她对它们产生了厌恶。最近她可是火遍了MA国际,就连在秘书室里每天都免不了接受注目礼,那一捧一捧的鲜花植物简直在挑战她的极限。陈嘉玥狠狠地瞪了莫非一眼,都是拜他所赐!

“为什么?我送的不好吗?天天送玫瑰多俗气啊,我挑的可都是最符合你气质的,有没有很感动?”

陈嘉玥白了他一眼,放下杯子,“后天是订婚宴,明天我有事。”陈嘉玥停了一下,眼中带着一抹担忧,“莫非,这里是D市不是东欧,你随时随地都会有危险。你支持全通和MA打了这么长时间的持久战,外面早就风言风语,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你不为自己想也为那些在周围保护你的人想想。”陈嘉玥难得说这么多话的,态度很认真。

“嘉玥,你在关心我!”莫非却莫名其妙来了这么一句。

陈嘉玥语塞,这是重点吗?“我们是朋友,我关心你不是很正常吗?”

“嘉玥,你觉得我们可能单纯做朋友吗?你以为这么长时间我是抱着朋友的心态和你在这里纯聊天吗?”

“莫非,我结婚了!”

莫非冷笑,“是啊,你老公明天和人在GBS酒店办订婚宴,要我发红包恭喜你吗?”

陈嘉玥脸色微变,“这是我和他的事情。”

“嘉玥,你爱唐喆吗?”莫非沉声问。收起了那种阳关灿烂又漫不经心的笑容,眼神深邃,雾霭蒙蒙,却感觉能穿透人心,看穿一切伪装。陈嘉玥当年和莫非朝夕相对却没发现他一直带着美瞳,只觉得是一个长的有些异域风情的美少年,孤傲的,邪魅的,直到这次相遇她才知道莫非有一双灰色的眼睛,带着一种冰冷和神秘。

一个‘爱’字卡在喉咙里,陈嘉玥无法说出口,既是不能,也是没有底气。

“嘉玥,我从来不是个好人,这么多年,不知道手上染了多少血;我曾想,我不知道哪一天会离开这个世界,但只要我的女孩儿能够平安快乐地活着,看着她结婚,看着她有自己的孩子,我也觉得一切都值得,我给不了你的希望别人可以给你。在我没有掌控一切之前甚至不敢派人在D市探查你的情况,深怕一个不小心给你带来伤害。直到……”莫非咬了咬牙,“直到我知道你和唐喆结婚!嘉玥,离开他,唐喆是个没有心的人,为了报仇,为了寻求真相,他什么都做的出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