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150 吃饭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189 2016-11-22 09:44:02

  150 吃饭

陈嘉玥刚从公司出来,看见门口很突兀地停了一辆很破的吉普,那模样……真是一言难尽,像是整容失败的脸,到处是斑驳的痕迹。连陈嘉玥这种对‘颜’没有过多要求的人都觉得,该报废的时候就该,何苦垂死挣扎呢?陈嘉玥还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盯着这辆破吉普,莫非戴着墨镜从驾驶室出来,简直闪瞎人民群众的眼,休闲服竟然衬出一双逆天大长腿,一身和人本质完全不相符合的白色,逆光而站,嘴角带笑,硬生生营造出一种人畜无害的形象。公司来往的人都被这人、车的反萌差惊呆了,频频侧目。

莫非看到陈嘉玥,摘下墨镜,灿烂的笑容出现在脸上,露出一口白牙,愉快地挥手。陈嘉玥无语问苍天,她现在去变性还来得及吗?她来公司这么久,第一次受到这么多注视的目光。

陈嘉玥走到莫非身边,白了他一眼,“小玥儿,你怎么了?你看,我好不容易找到这么一辆低调的车来接你,有没有很感动?”

陈嘉玥斜视把莫非从上打量到下,忽然一句多余的话都不想说,扭头上车。莫非飞速地跟着上了车,一脚油门,车子就飞出去了,陈嘉玥为这辆高龄吉普默哀。

“找我什么事?”陈嘉玥高冷地开口。

“吃饭啊!”莫非说的理所当然。

陈嘉玥的表情终于有了点变化,要不是莫非在开车,主要是她恰好在车上,真想一拳砸在他头上。她出门刚看过表,刚过十点,你吃的什么饭?上午茶?

“你是不是有什么好建议?不说话就代表同意了。”莫非自说自话,甚为满意。

陈嘉玥放弃了,靠在后面闭目养神。这么多年他就没变过,看似随性的,无赖的,但却很强势的把她拉入自己的世界。当年就是如此,他拉着她在河边烤鱼,爬树上偷果子,坐在墙头上看两个学校的学生为了鸡毛蒜皮的小事打群架,再有就是时不时的调戏她,然后被揍。那些鲜明的记忆从脑海中拼命往外涌,势如破竹,原来当年他们也曾那么快乐,自在过。

陈嘉玥还记得莫非第一次‘招惹’她,是他从她这里顺走了景凡霖送她的一件礼物,一把高仿真的手枪。陈嘉玥从来没用过,景凡霖说是高仿真,她还真不敢信,就怕是把真的。她之前和景凡霖去大伯那里见到过真枪,简直一模一样。所以一直很低调的收着,没人知道她有这么个东西,更别说偷出来了,莫非做到了!陈嘉玥认栽,答应莫非一个条件。等放了学,出了校门,七拐八拐走了好几个胡同,才知道,莫非的条件就是陪他吃大排档。而后,吃着吃着,多少年没出过恶性事件的小吃街,居然有人来砸场子。莫非兴冲冲拉着陈嘉玥看热闹。

从那以后,陈嘉玥总是被莫非以各种理由拉出去,她竟然奇迹般的没有拒绝。陈嘉玥忽然睁开眼睛,偏头看了看莫非。莫非几乎在同一时间就感受到了,依旧是有些无赖的笑脸,“是不是觉得我更帅了?”

陈嘉玥没搭理他,却忍不住想,她为何从来都没有拒绝过莫非呢?这个问题她从来没想过,似乎就这么自然而然的发生了。陈嘉玥猛然间醒悟,似乎自己这二十几年看似什么都是自己在做主,但都是顺势而为,她没拒绝而已。还没换牙就遇到了景凡霖,跟着他厮混长大;后来遇到莫非,人生就像一段波浪线,起伏不断;再到和李牧交往,安稳渡过大学四年;现在与唐喆相亲结婚,卷入一系列事情里面。

陈嘉玥略懊恼,嘉睿说的没错,她确实有招惹麻烦的本质,或者说难道她潜意识中就在寻求一种与众不同的人生轨迹,才有了这一系列相遇?她能怪谁?怪自己吗?

“嘉玥,你怎么都不说话呢?嫌弃车不好吗?我可是按照你的品位特意找来的,你要知道这已经是极限了,再差一点安全系数就不能保证了,虽然我的车技一流,但如果半路它耍了脾气,我们也是很麻烦的。”莫非自顾自说,话特别多。

“你好吵!”陈嘉玥终于开口了。“还有,我什么品位?我的品位就是让你找一辆快报废的车,穿的和蝴蝶一样到MA国际大门口晃悠?”真是不能愉快聊天,分分钟想出手打人!

“嘉玥,你暴躁了。刚刚在想什么?一定特别不愉快。”陈嘉玥还没等开口,莫非接着说道,“我就喜欢你这种特别不愉快的状态下产生的暴躁情绪!”

这个变态!陈嘉玥刚想吐槽,忽然发现莫非带她走的这高速有点眼熟,心中警铃大作,一排乌鸦飞过。为毛这些男人都喜欢带她去射击?她看起来这么暴力血腥吗?她可是应试教育下的三好市民,无犯罪记录。说好的吃饭呢?

陈嘉玥蹙眉,语气不善,“你这是带我去哪?”

莫非在这与语气里听出了那么一丝丝怨愤,感觉莫名其妙,“吃饭啊!这个口下去不远有个农庄,做的鱼特别地道,我们去尝尝!”

吃鱼?哦,那没事了!陈嘉玥又淡定了,最近离奇事情太多,真应了莫非的话,暴躁了!

莫非如此高调地出现在MA国际大门口,虽然只是亮相了一瞬间,但还是被有心人士看到了。南风派的人马上报告给他,南风看着来报告的人恨不得一巴掌把人扇到楼下去。这种事情为什么要让他知道,他是告诉七少还是不告诉七少?那是一般人吗?那是俄罗斯黑帮少主,更主要的是,那是七少的情敌啊!情敌!他如果去汇报,会被打成肉饼吗?

“南哥,我们派人一路保护少夫人呢。是不是要一直跟着?”男人也很委屈。他们也不想跟踪少夫人,很容易被发现,就像身上有雷达,和七少一模一样的恐怖。如果被发现在七少和少夫人那里都讨不到好!这种工作真是不想接,心累!

南风琢磨了一下,刚刚七少的话好像已经知道了少夫人要去见谁,他还是不要送上门去当炮灰了。“摸清他们的路线,Michael和少夫人一分开你们就跟在后面保护,其他,就不用管了。”南风想,Michael一定不会让少夫人有事的,他身边也一定有人在暗中保护,那就节省点人力物力吧。被发现了也是Michael的人死在他们前面。七少说了,他们都做生意的,不适合太血腥的事情。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