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146 醉酒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174 2016-11-11 09:38:02

  146 醉酒

唐喆把菜一个个端出来,盛好饭过来叫陈嘉玥吃饭。看到桌上小山一样剥好的核桃,也愣了一下,她来真的啊!而且,唐喆摸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说,这剥核桃的水平可真不敢恭维,基本没有一个是整个的,都散成好几瓣儿。“嘉玥,吃饭了。”

陈嘉玥看着自己的杰作,还觉得很满意,核桃是他们家的常备品,陈嘉玥和陈嘉睿小时候面部表情都过于单一,贺梅怕俩孩子智力有问题,听说吃核桃补脑买了一堆回来,天天剥。吃的陈嘉玥想吐,嘉睿却很喜欢,陈嘉玥曾经很阴暗地觉得她弟弟的智商就是无数核桃堆砌起来的。

陈嘉玥活动了一下四肢,一咧嘴,很无辜地看向唐喆,“腿麻了!”表情很经典,罕见的有些撒娇的味道。

唐喆失笑,他做饭这么长时间,她就维持着这个姿势坐了这么久,不麻才怪呢。唐喆摘了围裙放到茶几上,走过来弯腰把人抱起来,“走吧,去吃饭,不是饿了么。”

陈嘉玥难得乖巧很配合地揽着唐喆的脖子,“哎,这就是有老公的好处啊,难怪那么多人想结婚。我真是好命,老公穿围裙都这么帅,我有危机感了呢!”

“胡说八道!”

陈嘉玥心想,是啊,她就是在胡说八道呢,不胡说八道说什么呢?

唐喆做了四菜一汤,除了陈嘉玥点的两道菜还有板栗烧鸡,凉拌西蓝花和冬瓜虾仁汤。好在自从陈嘉玥搬来,他每日都会让人更换冰箱里的食材,否则要做这么一顿饭还真不容易。

“好香!”陈嘉玥坐到桌旁,刚刚顺口一说,现在看到这么色香味俱全的菜即使不饿也有了些胃口。她觉得自己真是堕落了,从前那么较真的个性,只要她想知道,感到好奇的,就一定会查个究竟,没有答案誓不罢休。自从遇到唐喆,好像很多事情她越来越不想知道为什么了。他说她听,他不说她也不会去查。

“不是说饿了,快吃吧。”

陈嘉玥尝了一口板栗烧鸡,辣的她眼泪差点出来,好久没吃到这么好吃的菜了,唐喆在里面放了好多辣椒,香味特别浓。“好吃!”她竖着拇指给唐喆点赞,他胃不好,不能吃辣,这个菜是特意为她做的。“家里有酒吗?”

唐喆挑眉,他好像没和陈嘉玥一起喝过酒,二人在家里吃饭喝酒的时候极少,最多就是饭后喝点红酒。唐喆知道陈嘉玥酒量不错。陈嘉玥放下筷子给超市打电话送一箱啤酒上来。

酒送的很快,陈嘉玥分一瓶给唐喆,特别豪爽,“干杯!”

“感觉好久没喝酒了,上次喝酒还是在我的公寓和娇娇她们交代我们俩结婚呢。好像上个世纪的事情。”陈嘉玥笑了笑,“我酒量不错的!”

唐喆敏感地觉得陈嘉玥有话要说,却故意东拉西扯说些不搭边的事情。他此刻才发现他可以轻而易举猜透许多人的心思,却看不明白眼前朝夕相对的人。他曾经以为陈嘉玥和他结婚是为了找到一桩婚姻,她似乎是参加了一个赌局,赌注就是她自己;后来他渐渐发觉陈嘉玥或许对他不是毫无感情,她愿意站在他身边陪他一起面对风雨;直到莫非的出现,唐喆才意识到,他和陈嘉玥之间再亲密好似都少了些东西。

“真好喝!”唐喆一没留神,陈嘉玥四瓶啤酒就没了。菜却没怎么动。

陈嘉玥动手要开下一瓶,唐喆猛然握住她的手,“下次再喝。”

“为什么?”

唐喆笑笑,“不是说我做的菜好吃么,你只喝酒不吃菜,这么不捧场,我会伤心的。”

“我等下要把刚刚剥的核桃都吃了,第一次感觉智商不在线是很丢人的事情。我要补一补。”陈嘉玥没醉,但也不是完全清醒,伸手指着茶几上那盘核桃仁,有几分憨态。

“喝酒吃核桃不好,听话,吃菜。”唐喆摸了摸陈嘉玥的头,陈嘉玥脸色微红,眼神迷蒙带着一层雾气,头发有好几缕都从夹子里面跑出来,散在肩膀上。唐喆见过的美女太多,此刻却觉得陈嘉玥很漂亮也很性感。她心情不好,是不是?因为下午去了监狱还是因为他这么直白地告诉她自己都做过哪些事?

陈嘉玥忽然伸手抓住唐喆的手,贴在她脸上,唐喆的手有些冷,贴着很舒服。“阿喆,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醉过呢。”陈嘉玥忽然说了这么一句,倏然抬头看向唐喆的眼睛,眼中带笑,清澈如初。

唐喆释然一笑,宠溺地拍了拍陈嘉玥的脸,“我陪你!”

陈嘉玥特别开心,打了个响指,瞬间又开了两瓶。“你看,你找了个酒品特别好的老婆,有没有很幸福?”

“你都没喝醉过,怎么知道自己酒品好?”唐喆没有戳穿她,陈嘉玥其实醉过,但她显然不记得了。不过,她说的没错,至少他见到喝醉了的陈嘉玥是很乖的,不哭不闹,还很懂礼貌,甚至带着一些戒备。

“说的也是,以前喝到一半我没醉就先困了,直接卷着被子睡觉了。”陈嘉玥偏头回忆了一下,“所以今天我要试一试。我要是做了什么出格的,杀人放火你可兜着。”

“好。”唐喆很纵容。

又是两瓶下肚,唐喆知道陈嘉玥是到极限了,再喝下去怕是会不舒服,她本来吃的东西就不多,这么喝酒很伤身。他却没有拦着只是陪着她喝。

“阿喆,我困了!”陈嘉玥晃了晃酒瓶,“我们喝杯交杯酒吧。”

“好。”

唐喆主动拉过陈嘉玥的胳膊,刚要喝,却被陈嘉玥用手按住了瓶口。“为什么对我这么纵容?”

陈嘉玥直直地看着唐喆的眼睛,这是她想问很久的问题,自从和唐喆相亲相识以来,不管唐喆做过些什么,在她面前永远都是那么温柔,甚至就是纵容。无论陈嘉玥想什么,做什么,在唐喆眼中似乎都是合情合理的。她知道唐喆喜欢她,可是单单是喜欢就能做到如此吗?他们都是如此防备的人,没有信任会有感情吗?婚姻真的不是努力去做就能完美的。

唐喆看着已经不太清醒却固执的想要一个答案的陈嘉玥,刚想说话。陈嘉玥一头栽倒在桌子上。唐喆吓了一跳,慌忙过去把人扶起来。“嘉玥,我抱你去睡觉好不好?”

陈嘉玥乖巧点头,还笑了笑,有几分可爱和傻气,“好,睡你!”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