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145 买核桃补脑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145 2016-11-08 22:25:11

  145 买核桃补脑

“我还记得当初我们结婚的时候你说的话,如果有一天你想走,我想留,我们各凭本事。”唐喆笑着把陈嘉玥当时说的话搬出来。

陈嘉玥没有马上接话,停了半晌,忽然笑了笑,“好,各凭本事。”

陈嘉玥其实不是特别明白为何唐喆会带她来探视董云浩。他想董云浩死是毫无疑问的,董云浩是杨家的上门女婿,一儿一女都随了杨钰的姓,即使他再疼爱也终究心里会有芥蒂,何况杨静安和杨思泽几乎就是杨钰的翻版,似乎和他这个父亲没有太多关系。而这个私生女是货真价实董家的孩子,唐喆的形容,母女二人都是温婉可人的类型,恰恰是董云浩这么多年最为渴望的温情。唐喆的话无疑就是在告诉董云浩,如果他死了,或许他会放过这母女,如果他活着那么也很简单,自然有人代他去偿命。唐喆不会选择杨钰,那么目标就太显而易见了。唐喆从来都不相信忏悔和赎罪,他要的就是董云浩的命,只不过无论哪种死法似乎都是便宜了董云浩,唐喆要的就是他在自己内心挣扎中选择自己结束自己的生命。

只不过唐喆没有必要把这些事这么直白地摊在她面前的,他究竟是在向她展示他唐喆是一个多么冷漠无情又阴险的人,还是在用他的方式让她离开?

“杨盛轩,是怎么死的?”陈嘉玥在车里问道。

“和鉴定结果一样,意外。”唐喆忽然戏谑问,“怎么,怀疑是我动的手?”

“你别说,这合情合理合逻辑的怀疑我还真是没理由拒绝。”陈嘉玥向来都很直白,“你当然不会自己动手,我只是好奇方法,还有,原因。按照董云浩的说法,杨盛轩和当年的绑架案并没有关系。”

“四舅这么多年在MA国际的庇护下,呼风唤雨惯了,安逸了这么多年,当年年轻时候的胆识和魄力也早就磨没了。监狱里面斗殴都是少不了的,这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唐喆嘴角带着一抹讽刺,“可惜啊,如果是当年的他或许就不会有这个意外发生了。两方斗殴本和他没什么关系,为何单单他被牵连?因为他害怕!如果他不躲,安安分分做自己的事情,那么就不会被波及,只可惜,四舅本来就被这件毒品案弄的疑神疑鬼,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一定只想着逃命,结果意外就发生了。”

陈嘉玥点点头,像是杨盛轩会做的事,“那些人也是你安排的?”

唐喆听到笑了笑,“你太高看我了,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能力,我只不过是给了他们一个动手的理由,仅此而已。”

陈嘉玥默,她真心觉得唐喆不用时时刻刻在她面前证明他的阴险了,兵不血刃,是不是就是这个道理?

“阿喆,我一直好奇,你学过心理学的是吧?”

“我不是告诉你,我有精神病?这都是治疗手段。”

“你真是成功的让我把下一句想问的话咽了回去。”陈嘉玥觉得,沟通真的是个技术活儿。

“那我替你说,你想问杨盛轩做过些什么一定要偿命,是吗?”

“你可真是我肚子里的蛔虫。”陈嘉玥白了他一眼,觉得自己在唐喆面前就像一张白纸。

“杨家这十几年发生的事情都在你的脑子里,不用我详细说了吧,你应该能猜到的。别忘了,当初这些案子可还是你整理过交给我的。”唐喆提点道。

陈嘉玥拧眉,脑子里一遍一遍过滤有用信息,忽然扭头看着唐喆,“杨卓轩夫妻的死是杨盛轩做的手脚?”

唐喆回给她一个意味深长的笑,答案不言而喻了。难怪杨老对这件事没有详细追查,认可了当时日本警方的结案,原来是自己另外一个儿子做的。再说杨卓轩已死,如果深入调查,杨盛轩也法网难逃,他总不能已经折了一个儿子再赔上一个,而且这件事如果被公开,受损害的将是MA国际,这是杨老万万不想看到的局面。虎毒不食子,杨毅也是够绝的!

杨沁雪和杨卓轩是一母同胞感情深厚,唐喆对杨卓轩的感情也非一般,这么做也算情有可原。“我还以为你会把这个机会留给杨一泽,你说过自从他父母出事后他就断绝了和杨家的一切往来,想必也不只是心存疑虑这么简单吧。”

“谁说我没把机会留给杨一泽?”唐喆反问,“刚刚我不是和董云浩说过了,自从回国到现在,我没对杨家任何人做过任何事。何况杨盛轩送到医院的时候只是重伤!”

陈嘉玥瞬间什么都明白了,眼见着唐喆还想继续,陈嘉玥一摆手,“我想静静!”她觉得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智商在这里已经告急了,她也低估了杨家当年陈芝麻烂谷子的旧事,这背后应该还有故事吧?难怪景凡霖会抬出景家给她撑腰,不是怕唐喆失败,而是怕她被波及?

唐喆看着陈嘉玥看向窗外的侧脸,沉静、柔和,却思绪万千,和他初见时眼中一片清明的女孩有那么大的区别。

“阿喆,我们回家路过小区门口超市停一下吧。”陈嘉玥看着车窗外忽然开口。

唐喆挑眉。

陈嘉玥回过头,笑靥如花,“买点核桃,补脑!”

陈嘉玥说买还真是不含糊,买了两大袋子,颇有分量,手一甩都扔给唐喆拎着。陈嘉玥也算是个行动派,回到家里换了衣服,洗过手,把两大袋子核桃扔到客厅地上,自己盘腿坐在沙发前面就开始剥。“肚子饿了,我剥核桃,你做饭好不好?”陈嘉玥穿着家居服,长发随意用夹子夹着,对着卧室里的唐喆喊道。

唐喆换好衣服出来,“想吃什么?”

陈嘉玥想了想,“我想吃你上次做的糖醋藕片和樱桃肉。”说完这句还不忘了拍马屁,“我相信你的手艺。”

唐喆一笑,“好。”

唐喆进了厨房,陈嘉玥坐在客厅很认真的剥核桃,没一会就闻到了饭菜香。唐喆的手艺是真的很好,闻着这个味道,明明没什么食欲此刻也真的有些饿了。唐喆在厨房忙碌,陈嘉玥在客厅噼里啪啦的剥核桃,就和一般小夫妻一样,安静、祥和带着丝丝香甜的美好。明明陈嘉玥心情欠佳,唐喆也没好到哪去,但这种刻意营造的美好,脆弱的让人不忍打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