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135 谈判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140 2016-10-12 22:33:44

  135 谈判

男人听到她们几人说话,手里一条皮带直接就甩到陈嘉玥后背上,满脸愤怒。“说TMD什么废话!说,阿坤和六子呢?”

陈嘉玥对背后火辣辣的疼痛像是无知觉似的,抬了抬下巴,看向已经完全烧起来的破板房,一脸的骄傲和冷酷。男人简直难以置信,“你杀了他们?快,快把门打开!”旁边一个女人听了话,慌忙去找钥匙,门锁已经热的烫人,上面噼里啪啦有东西往下掉。男人一着急,一脚狠狠地把门踢开了,朝着里面大喊,“阿坤,六子!”但却没有得到丝毫回应。

男人眼睛有些红,走到陈嘉玥身边,一巴掌打向她,直接把人打的一个踉跄。陈嘉玥抬手擦去唇边的血迹,脸上带着若有似无的笑,妩媚生辉,在火光的映衬下,分外妖娆。男人抓着她的衣领,“你是什么人?说!”

“我要是你,这个时候就想想怎么逃跑,绝不会问这种无聊的问题。”

“什么意思?”

“这你都不明白,真是蠢!意思就是无论我是什么人,你都逃不过今天这一劫。”陈嘉玥好心指点。

男人也是聪明人,反应过来,“带着他们上车,马上走!”,说完回身狠狠地掐着陈嘉玥的脸,“你有种!等离开这儿看我怎么收拾你!”

陈嘉玥这个时候再也不用秀演技装可怜了,连眼神都没赏赐他一个。偏过头去,不去看他这张令人恶心的脸。

男人不满,掐着陈嘉玥的下巴逼着她转过来,“你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陈嘉玥的声音淡淡的,无意惹恼他,狗急跳墙,谁知道人逼急了会做出什么来,到时候还是自己倒霉。再策划一次逃跑可就不那么容易了。

男人看了陈嘉玥一眼,把人推上车,自己随后也上来。

“老大,我们去哪?”

“去S市,D市暂时是不能回来了。”

“可是张家少爷让我们明天去把那个女人接回来。”

“哼,人我们帮他弄来了,后面怎么办和我们没关系,钱都到手了还管那么多做什么?这里这么大动静,一定要出去避一避。今天晚上跑了的那几个女人,你记好都是谁,等到了S市我们挨个慰问慰问。”男人说的有几分阴险。

“是。”

男人回过头,看着车里的几个女人,抽出一把刀,刀背挨个在她们脸上拍了拍,“刚刚的话都听到了?乖乖听话多好!本来我好心马上要放你们走的,现在看来我们的得加大工作量了,要不怎么挽回损失呢?”

“不是我,不是我,是她,都是她,她威胁我们和她一起逃跑,不关我们的事儿。”没跑掉的一个女人疯了似的指着陈嘉玥,看着她的眼神满是怨恨。

陈嘉玥像是没听到一样,面无表情,不承认也不否认。

男人看着陈嘉玥若有所思,有些警觉,“你究竟是什么人?”

陈嘉玥觉得一个买yin团伙能持续‘盈利’这么久,虏的还都是有身份的女子,看来这个男人就是智商担当了。

“放我走,我可以考虑告诉你。”

“你当我傻吗?”男人冷哼,初见陈嘉玥以为就是个胆小的姑娘,现在再看就完全变了样子,有股正邪莫辨的气质,让他猜不出身份。

“这是笔很划算的买卖,相信我,把我带走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放我回去此事一笔勾销,你们沉寂一段时间风声过了该怎么样还怎么样,与我无关。”陈嘉玥的三观也是不走寻常路的,帮助国家铲奸除恶的想法一丝一毫都没有,坏人那么多,她又不是警察,只要不影响她,大家随意。

男人冷笑,“我凭什么相信你?”他并不相信陈嘉玥的话,虽然他也不得不佩服眼前女子的果敢大胆,但却不能冒着风险把人放走,也许她只是虚张声势而已。

“哦,那算了,你随意,别后悔就好。”陈嘉玥没什么反应,一副听之任之的态度。还真不是她逞英雄,是真的害怕不起来。想她一个工薪阶层的平凡人家孩子,大学之前绑架就遇到过两次,一次小时候和景凡霖一起被绑架,一次因为莫非被绑架,每一次都比这次要凶险的多,这是一般人没有的经历吧?凡霖大伯说过,别人越是慌乱你就越要平静,你越坦然对方就越摸不到头绪,也就越容易暴露破绽;凡霖二伯说过,形势不利就要示弱保全自己,手上有了五成的筹码就要有十成的自信来谋求八成的利益。贺梅则告诉过她,生活总会越过越好,很多事情不能强求。瞧,她多听话,教给她的东西她都记住了。

男人对陈嘉玥这种态度实在摸不出头绪,难道真的抓了什么不该抓的人?绑来陈嘉玥本来就是意料之外的事情,之前每次动手他们都会提前跟踪,掌握对方的资料,找到软肋和最好下手的地方,对于陈嘉玥还真是什么都不清楚。不过想到陈嘉玥毁了他们的一个据点,还害死了阿坤和六子,男人对她就多了一分怨恨。

男人坐在陈嘉玥对面,车内昏暗,借着外面的月光看着陈嘉玥恬静的脸,清丽秀美,带着小家碧玉的娇俏,不是百分百的大美女却十分耐看,只不过这种长相要细细地去品,第一眼很难让人惊艳。这也是为何他开始对陈嘉玥没那么上心的原因。陈嘉玥的态度实在是太坦然了,做的事情也太惊世骇俗了,他还从来没遇到过这么有魄力的女人,破釜沉舟,短短几个小时就策反了这些长期陷于恐惧中的女人和她一起逃跑,确实不简单。

“放了你,可以。”男人忽然出声。“不过我要留些纪念品,否则万一你反悔了怎么办?”男人的笑声忽然有些猥琐。

陈嘉玥不用眨眼都知道他在想什么,无非就是和之前一样想拍下照片威胁她。看来他对自己说的话还是听进去了几分,如果不畏惧也不会有想放了她的意思,“有些人的愚蠢不因年龄的增长而淡化,你很好的践行了这句话。”

“你说什么?”男人极其愤怒,但话音未落,一个急刹车,他人就直接扑到了前面。“你TM怎么开的车?”男子对着司机咒骂。

开车的男人,慢慢回过头指着前面,声线有些不稳,“老,老大……,你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