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120 演奏会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103 2016-09-11 10:59:22

  120 演奏会

“林晓棠看起来柔柔弱弱的,据说身体不太好,但明显比丛籽言心机要深的多。”陈嘉玥回忆起那日宴会上的情景,一面之缘,寥寥数语,却让她印象深刻。“我听说林氏集团背后许多重要决策这位大小姐都有参与,而且所占股份竟然比林董的儿子还多,谣言总不会空穴来风,足见这位大小姐的能力。”

唐喆点了点头,调侃陈嘉玥,“功课做的很足嘛,看来夫人的选择性记忆障碍不药而愈了。”

陈嘉玥斜着眼睛看唐喆,看着他一脸得意的笑,想打击他的话又咽了回去,“你很得意?有那么开心吗?”

“那是自然。”这说明陈嘉玥心中有他,所以把他的事情都放在了心上,否则以陈嘉玥的个性,这些人是死是活都和她没关系。唐喆觉得遇到陈嘉玥自己好像活回去了,就像情窦初开的年纪,知道你喜欢的人心中有你,整个人都是雀跃的。“不管这些了,叶垚的演奏会要开始了,我们先去吃饭,然后去捧个场。”

“唐总,你这是早退。”

“我是老板。”言外之意,想走就走,没有早退的说法。

“我不是老板。”

“你是老板娘,比老板权力还大。”

“你说的好有说服力,我竟然无力反驳。好吧,马上要下堂的老板娘陪老板去听一场演奏会吧,顺便吃个最后的晚餐。”陈嘉玥说的可感慨了。

“死丫头。”这话说的还挺膈应人的。

陈嘉玥伸手把项链取下来,放到盒子里。“怎么了?不喜欢?”

“请问唐先生,你要我带着这条钻石项链和你一起吃饭,去演奏会吗?”这不是赤luo裸炫富,告诉大家快来抢么?

陈嘉玥带着鄙视的眼神出了办公室。

知名钢琴家叶垚在国内举办首场钢琴演奏会,一票难求,场面火爆。演奏会晚上八点开始,但从下午就有人守候在星云国际艺术中心的门口了,两条主干道马路水泄不通。许多音乐家大咖和专业人士纷纷汇集在此,据说不仅是叶垚,演奏会还邀请了著名小提琴家路易斯德尔做嘉宾,并将演出小提琴协奏曲。GBS娱乐全程独家报道,但仅限场外。

叶垚看着外面人山人海的景象对着Charles提出疑问:“你说他们来这里是做什么的?这个位置连一个音符都听不到啊!”

“他们看你就好,不用听。”Charles对叶垚这种时常提出的明知故问的问题应答很从容。

“哎,看来我的曲子没有我的花容月貌有吸引力,Charles,我受伤了,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专业钢琴演奏家,没想到来到D市沦落成花瓶了。”

Charles没接话,其实他也不明白为何叶垚一定要在这里举办一场演奏会,如果真的想在国内办S市应该更为合适吧?而且他虽然对这方面没有什么偏见,但不可否认古典音乐之都在欧洲,仅仅在法国就有大大小小百家乐团,几乎就是被包围在这种氛围当中。国内虽然这些年发展迅速,但毕竟环境不同,想要提高这方面的认知还需要时间。

“不过能看到阿喆哥哥也算补偿了。”Charles跟着叶垚几年都不了解他出生在什么样的家庭,只知道家中兄弟几人,他是最小的,总能听到他口中抱怨各个哥哥对他的压榨欺凌和悲惨的童年。可是Charles知道,叶垚很爱他的家人,很爱他的哥哥们。而且虽然他总是抱怨,但Charles却能听的出,叶垚其实是在家人的爱护下长大的,否则这么一个年少成名的少年,面对名利不会如此淡然,处事不会如此随性,钢琴演奏会也好,在好莱坞拍戏也罢,这些事情于他不过是一场游戏。

陈嘉玥和唐喆来的时候,被这场景惊到了,向来淡定的二人都呆愣了几秒钟。“我不知道原来这音乐厅能装这么多人,确定不是演唱会?”陈嘉玥喃喃自语,有些后悔来了,会不会被挤死?

唐喆唇角一扯,无力回答,只觉得叶小三蓝颜祸水,给人民警察带来多大困扰。幸好主办方有先见之明,为演奏会嘉宾预留了特殊通道。好在会场内是很清静的,装修很雅致,陈嘉玥总算是找到了点神圣的感觉,据说这是高雅艺术,她也培养培养这方面的情操。

陈嘉玥偏头,只见唐喆津津有味地看着节目单,“你懂这个?”陈嘉玥惊悚了,千万不要说是,那她会很尴尬,弄半天只有自己一个外行人在这里充数的感觉。

唐喆微笑,“略知一二。怎么,看起来不像?”

陈嘉玥果断摇头,难以想象。“嘉玥,我很好奇,你看到我除了能联想到阴谋诡计还有其他的吗?”

“没有。”唐喆语塞,她可真够直白的。

演奏会准时开始,场内很安静。这家艺术中心据说是MA国际的代表作,外表华丽,内在典雅端庄,就单单这个音乐厅,就装饰的很有氛围,隔音效果极好,外面即使炮火连连都不会影响到会场内。

陈嘉玥是第一次看这种现场演奏会,还是颇为好奇的。叶垚的出场也没有引起太大的轰动,观众的掌声似乎只是开场的必要经过。陈嘉玥也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到叶垚本人,不得不说,这张脸真的无可挑剔,得体的燕尾服,一丝不苟的头发,就如书中走出的白马王子,深情款款。陈嘉玥总算明白为何场外那么多人,即使没有进场资格也要围堵在外面了,哪怕是遥遥一望也心甘情愿。她从未追过星,但似乎也理解了这种心情。

陈嘉玥本以为叶垚是花架子,毕竟这张脸夺去了太多的目光,但当第一个音符从他指尖下流淌出来的时候,她才发觉自己错了。叶垚的音乐是发自内心的,他在用心去诠释每一个音符,好似想把作曲家几百年前的话通过自己传递给每一个听到的人,让人不由自主被吸引。看观众的反应,她就知道自己这种猜测没有错,整个会场都像被时间冻结一般,似乎没有人敢粗重的呼吸,深怕破坏这一刻的意境,只有台中央的那架钢琴和端坐在那里的那个男人是永恒的。叶垚很专注,也很享受,微闭着双眸,沉醉在每一个音符里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