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119 冰泉之泪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091 2016-09-08 10:00:02

  119 冰泉之泪

“你问着我了,我也不清楚。”陈嘉玥发现自从来到MA国际,她似乎开朗了许多,以前面对陌生人她一向都是秉承,‘与本姑娘无关者,屏蔽’的态度来对待的,现在发现与人相处别有一番乐趣,尤其是这种只有自己知道,别人没有头绪,看着大家猜测的过程,真是很美妙。姚娇娇如果知道此刻陈嘉玥在想什么,一定送她两个字:变态!“或许是准总经理夫人送的礼物呢?”

“Oh,My God!”辛语夸张的捂着嘴巴,“我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唐总平日里温文尔雅的,但总觉得有那么点高不可攀,看不出来还挺接地气的,竟然帮未婚妻签收快递。”林芸赞同辛语的话。“不过唐总似乎和丛小姐没什么交集的感觉,之前都是市场部自己在内部营销,把事情炒的火热,结果又不了了之,没想到峰回路转,还真被扶正了,果然够戏剧。”

“嘉玥,之前的欢迎酒会你有去吧?见过丛小姐吗?怎么样?”

“非常漂亮。”陈嘉玥笑着回答,女人都是八卦的,尤其是自己上司的八卦,她发现她加入这个行列一点违和感都没有,唐喆的八卦啊,不知道他自己听后是何感想?

“我也见过。漂亮是漂亮,但总觉得和唐总站在一起不搭哎。”辛语一边做报表一边嘀咕。

“那你觉得谁和唐总比较配?”林芸问。

辛语来了精神,看着二人神秘兮兮地说道,“我听说,之前设计部内部流传了好久的一条八卦。据说唐总和南风特助关系很不一般,早上经常搭一辆车上班,还有人看见二人出入过同一个小区呢。”

“果然够劲爆,和南风特助一比,MA国际得有多少女人败下阵来啊。嘉玥,你之前不是就在设计部吗?”

“我那时候刚去,没在意。”陈嘉玥四两拨千斤,这种问题让她怎么回答。在两个姑娘面前讨论自己老公的性向问题着实很怪异,尤其自己昨天刚刚被吃干抹净。

“啊,唐总还是和南风特助在一起好,比较有美感。”辛语感慨道。

话音未落,陈嘉玥桌上的电话就响了,把热衷讨论的几个人吓了一跳,“陈小姐,麻烦你进来一下。”唐喆干净温和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

“是,唐总。”

陈嘉玥走进唐喆的办公室,办公桌上放着一只已经拆封的箱子。“唐总有什么吩咐?”

“我收到一个匿名快递,你帮我看看里面的东西是做什么用的?”

“唐总,这上面有快递单,不是匿名邮寄,有店名和联系电话。”陈嘉玥淡定地把箱子转了个方向,把贴着的快递单指给唐喆看,装傻,谁不会啊?

“那你打开看看,是些什么东西。”

陈嘉玥也不多话,想着打开就打开,姑娘还可以教你怎么用。等到陈嘉玥打开盖子,拿出上面一层又一层的包装纸,里面一个蓝色的丝绒盒子赫然出现在她眼前。陈嘉玥抬眸看向唐喆,唐喆站起身,拿起盒子打开,里面静静地躺着一条钻石项链,通透无暇,带着淡淡的蓝色。陈嘉玥对这些东西向来没太多研究,只不过受姚娇娇影响耳濡目染略懂皮毛,这条项链看起来就是极品。唐喆要做什么?送给她吗?

唐喆看着陈嘉玥一双大眼睛忽闪忽闪地眨了两下,笑的一脸宠溺,“喜欢吗?”

“送我?”

“你是我老婆不送你难道送别的女人吗?我的膝盖还想要呢?”唐喆打趣说道,把项链从盒子里解下,走到陈嘉玥身后,撩起她的长发帮她戴上。

陈嘉玥低头,看着这枚忽然出现在自己胸前的项链,有些没转过来,她送了唐喆一箱子代替搓衣板的钢刷,转眼他就送了她一条名贵的钻石项链,这不符合剧情啊。这让她怎么回家继续她的计划呢?显得她多小心眼儿啊。唐喆这是贿赂,赤luo裸的贿赂,一定是心里有鬼。可是很受用啊,陈嘉玥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有人送她首饰呢,破天荒的有一种被宠爱的感觉,心扑通扑通地跳。

唐喆戴完项链,双手扶着陈嘉玥的肩膀,淡定地评价,“不错,挺漂亮的,还是我眼光好。”

陈嘉玥用手摸了摸胸前的坠子,幽幽说道,“唐先生,我感觉自己被你贿赂了,你接下来是不是要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所以无事献殷勤?”

唐喆点了点陈嘉玥的鼻尖,忽然伸手把人抱在了怀里,“原来我在夫人眼中这么不堪啊,送你东西还带阴谋的?”真是可怜了这条项链,无数人打破头争抢的‘冰泉之泪’竟然在她口中成了‘赃物’。

陈嘉玥趴在唐喆怀中闷笑,“好像,是这样的。”

唐喆在陈嘉玥腰上轻轻掐了一下,“死丫头!”

陈嘉玥笑出了声,伸手抱着唐喆的腰,“阿喆,千万别放开我,不管发生什么。”只要他不放开她的手,外面风风雨雨,无论有多少阻碍,有多少人阻拦,她都会和他携手走下去。

“不会,绝对不会。”唐喆抱紧了怀中娇小的女孩儿,他不清楚陈嘉玥为何会有这种不安,但却知道她的决绝,一旦他放手,不管是何原因,陈嘉玥都不会给他第二次机会。这种错误他绝对不会犯。

“你打算怎么做?杨老忽然公布婚讯是什么意思?”陈嘉玥本想坦诚莫非的事情但又不想破坏这么好的气氛,转换了话题。

唐喆松开陈嘉玥,依旧是淡定温和的笑,“外公这么多年性子都没变过,习惯把一切都掌控在手中,殊不知有些东西握的越紧消失的越快。他想通过操控我和杨颖轩的婚姻来控制我们,想的未免太简单。不说我,单单是杨颖轩,他就这么确定这个从小董事听话的儿子会一直这么听话下去?”

“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他想要办订婚宴就让他办吧,我拦不住也不想拦着。丛家想借着女儿攀上MA国际这棵大树,老爷子想利用丛家在城南的势力巩固自己在D市的地位。至于林家,自然也有自己的目的。林晓棠你见过,觉得如何?”唐喆沉声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