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113 有故事的男人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125 2016-08-28 20:32:52

  113 有故事的男人

陶婧露露出了迷之微笑,她怎么知道?瞎猜的呗,她刚刚说了一句比较绕的话,然后这位阴柔的美男那么一丝的困惑,这种微表情是不该出现在他这种人的脸上的,除非他有什么地方不理解。当然陶婧露也就是顺口一说,因为公司之前有八卦,有人说见到过他的真面目,像是混血。没想到竟然猜中了。“我随意说的先生不用多想,还是离开吧。”

“陶小姐,我刚刚说的话你最好考虑一下,有些时候能做选择的时候千万不要轻易放弃机会。”美男留下这么一句话就走了。

后来一段时间陶婧露过的有些心惊胆战,但那个男人再没来找过她,一切如旧陶婧露也没有多想。直到不久前才感觉总是有人在后面跟踪她,只跟踪却不靠近,而且似乎不是特别怕她发现的样子。跟踪了一段时间就变成那日被唐浩铭撞到的情景了。陶婧露本来想找董杰谈一下这件事,结果到了董杰家邻居交给她一封信,董杰一家都出国了。信的内容很简单,也很隐晦,董杰借自己体弱请辞,让陶婧露自己做出选择。陶婧露考虑再三,既不想违背内心也不想搅进一滩浑水,谁知道这家公司的保险柜里究竟有什么秘密?所以干脆辞职!

陈嘉玥听后蹙眉,没想到陶婧露还有这么一段经历,“露露,你们公司是做什么的?”

“负责市内食品检测,当然工厂里也有生产一些自行研制的产品。”

“产品秘方?”

“黑心作坊?”

陈嘉玥看了看姚娇娇和岳然,二人一脸真诚,都觉得自己说的对。“这是合理假设,你看现在有几家工厂是干净的。就你们家那几位不是还借着面粉厂的幌子产白粉吗?”姚娇娇一副我就是真理不服打我的态度,“露露,你们公司估计也有黑作坊。”

陶婧露不确定姚娇娇说的对不对,但她也不敢否认说没有,因为她自己就知道公司的账目有问题,好在她做的时间短,而且这毕竟不是电视剧,有着那些好奇害死猫的情节,陶婧露虽然怀疑却没有深究,明哲保身而已。“不管有没有,露露反正回来了就和那里没关系了。回来了多好,我再也不用唱单身情歌,终于有人陪我了。”岳然一脸萌笑。

“娇娇不是介绍你相亲了吗?”陈嘉玥笑问。

岳然一撇嘴,“娇娇眼中现在只有叶垚,哪有我什么事儿啊。”

“死丫头,是你自己不满意还来怪我?”姚娇娇咬牙切齿。“你说你都吓跑多少人了?”

“和嘉玥比少多了,再说那些人都好奇怪哦,见了面都要请我吃饭,吃了饭又要请我喝酒,最后都趴在桌上不起来,一副不想付账的样子。”岳然的声音懒洋洋的,还有几分嫌弃。“我觉得还是自己出手毕竟靠谱。”岳然握拳!

陈嘉玥和陶婧露听的一脸抽搐,“我觉得你一定理解然然这种‘酒无对手’的感觉。”陈嘉玥看着陶婧露开口。

姚娇娇听到兴奋了,刚还看着岳然一脸狰狞,转眼笑的和蔼可亲,一拍手,“对啊,还是嘉玥反应快,让露露和然然喝啊,一定能比出个高下来的。”

岳然有些迷茫扭头看陶婧露,陶婧露慌忙摆手,“我不想人还没醉先胃出血,谢谢!”

姚娇娇有些失望,忽然想起了什么,“露露,刚你说有个男人英雄救美来着,怎么样,帅不帅?他三番两次救你,是不是对你有点意思?”

陈嘉玥难得也来了点兴趣,和唐喆在一起时间久了,遇到事情先往阴谋论上想,都忽略风花雪月了,还是娇娇专业,扶正了八卦的大楼。

陶婧露没什么好隐瞒的,“挺帅的,温文尔雅,很绅士。”

陈嘉玥心里默默抖了抖,因为唐喆的缘故,她现在对温文尔雅的男人也没什么好印象了。

“他是回国来找一位故人的,恰好遇到,我给了些建议。后来援手可能多少有些感谢的意味吧。他腿脚不便,看样子身边的人也是第一次回国内,不熟悉情况。”

“腿脚不便?他,残疾?”姚娇娇问。

陶婧露摇了摇头,“似乎受过重伤,但不知为何他却不愿去做复健,更奇怪的是,即使伤了那么久他的腿没有严重的肌肉萎缩现象,要么就是他已经康复却不想表露,要么就是他身边有医术高绝之人。”陶婧露客观分析唐浩铭的情况。

“哎,看来又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啊!”姚娇娇装模作样感慨。

“露露,这种人少招惹,会有麻烦的。”岳然放下啤酒罐忽然说了这么一句。

“这世上惊才绝艳之人多了,但好多都有些怪癖,我也不想刚脱离了虎口又进狼窝。”这也是陶婧露虽然对唐浩铭印象极佳也充满好奇却克制着和他保持距离的原因。

陈嘉玥她们第二天吃过午饭就散了,现在又都在一个城市了,有的是时间相聚,最近大家都忙,尤其是姚娇娇,叶垚的演奏会要开始了,她正摩拳擦掌要大肆报道呢!

陈嘉玥回家,意外的发现唐喆也在,像一尊雕像一样一动不动坐在客厅里,连她进来都没有发现。陈嘉玥蹙眉,这可不像唐喆,莫不是又出什么事情了?

陈嘉玥快步走向唐喆,手轻轻拍在他的肩膀上,“阿喆?”

唐喆没有一点反应,身子僵硬,陈嘉玥站到他对面,双手握住他的肩膀,用力晃了两下,“阿喆你怎么了?”

唐喆好似刚从梦里走出来,眼神慢慢聚焦,落到陈嘉玥的脸上,看着她脸上少见的担忧的表情,“回来了?怎么没让我去接你?”

陈嘉玥暗自松了口气,把包放在沙发上,“就你刚刚的状态,我都怕你把车开丢了,到时还要报警找你。人民公仆也不容易,能不麻烦就不麻烦。”陈嘉玥开口说的话可没有什么关心的语气,不过唐喆却不在意,很多时候人的眼光不会说谎,他也不需要陈嘉玥的甜言蜜语。陈嘉玥看着唐喆,问的斟酌,“是不是,发现了什么?”茶几上唐喆的电脑开着,陈嘉玥最先联想到的就是唐喆根据她找出的线索找出了些什么。

唐喆手中的拳头慢慢握紧,“我妈果然不是病逝!”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