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116 被和谐了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109 2016-09-03 21:10:12

  116 被和谐了

陈嘉玥回到家里,关上门,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滑坐在地上,靠着沙发,蜷起腿抱在怀里,头埋在膝盖中间,长发散在背后,脑子乱成一团。心中只有一个念头,莫非没有死!真的没有死,不仅没死而且活的好好的。陈嘉玥的内心并没有看起来的那么平静,虽然自己一直感觉他不会这么容易就消失了,不过却强迫自己接受这个事实。乍一见到活着的莫非就这么毫无预兆的出现在自己眼前,就像多年的梦境出现在了现实里,甚至想给自己两巴掌验证一下真伪。

想到刚刚莫非的那句话,陈嘉玥扪心自问:对于莫非,怨吗?可能吧,他不管她的意愿强势突兀地闯入她的生活,却又在她适应了这个人的存在后一声不响地消失。再次得到他的消息的时候便是景凡霖回国,见她第一句话就是:莫非死了!后来学校里也逐渐传出这种消息,陈嘉玥跑到教务主任办公室去问,这是她十几年唯一的一次冲动,得到的答案也是莫非死了,在回家的路上车祸。因为他身上没有可以证明身份的东西,所以确认才迟了。

陈嘉玥其实是不信的,虽然这么多人说,言之凿凿,但死要见尸,她没亲眼见到就不会相信。陈嘉玥甚至动了念头要去他出事的地方看一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嘉睿当时就是怕他姐姐一时想不通‘离家出走’所以才赖在她屋子里住了两晚。直到第三天早上陈嘉玥一脚把他从地上踢起来,让他滚去上学,他才放心,她姐一旦放弃就是真的放手。

不得不说陈嘉睿是了解陈嘉玥的,可他不知道的是,陈嘉玥不是放弃了,而是不得不放弃,因为到那个时候她才意识到,她甚至不知道莫非的家在哪里,家中还有什么人?她对莫非其实一无所知。莫非从来到学校就很神秘,他个子高所以坐在最后一排,下课趴在桌子上睡觉,放学就不见踪影,除了她,和班上同学甚少交流。陈嘉玥所在的学校是省重点,这里的学生大多都是奔着名校努力的,莫非除了刚转学因为那张夺目的脸引起了一番轰动外,平日里低调的放佛不存在。陈嘉玥那时忽然觉得自己像个笑话,她当时就在想即使莫非‘诈死归来’,他们也不会有后来了。她甚至告诉自己莫非真的死了,这是陈嘉玥人生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虽然想却没有追寻真相。

唐喆回家的时候,屋子全是暗的。略感诧异,自从和陈嘉玥结婚后,他每次晚归,厅里总会留一盏壁灯,今天是怎么了?唐喆瞬间想到南风的电话,整个神经都绷紧了,银枪在手,闭着眼睛感知屋子里的气息,半晌睁开眼睛,什么都没有,很平静。唐喆轻手轻脚进屋,一切如常。他打开卧室的门,看到陈嘉玥躺在床上。唐喆快步上前,触到温热的体温和平稳的呼吸人才放松下来,只不过是睡着了。

唐喆吻了吻陈嘉玥的额头,所有的情绪都平复了下来,到浴室洗掉自己一身的血腥气。唐喆洗完澡,熄了灯,躺在陈嘉玥身边。谁知刚刚闭上眼睛,陈嘉玥就蹭到了他怀里,一手抱着他的腰,头埋在他的胸口。唐喆挑眉,俩人同床共枕这么久,多亲密的事情都做过了,但陈嘉玥这么明显的投怀送抱还是第一次。唐喆顺势把人抱在怀里,“怎么了?”

“没事,抱抱你。”陈嘉玥声音嚅嗫,很明显没睡醒的声音。唐喆把这当成了陈嘉玥在用她自己的方式安慰他,“我整个人都是你的,想怎么抱都成。”唐喆的声音听上去就很高兴,陈嘉玥感受到了,这是一种难得的平和。二人相拥而眠,一夜到天亮。

第二天一早,陈嘉玥是被吻醒的,人还迷迷糊糊就被唐喆剥光了,还没来得及反应,唐喆迫不及待地就闯了进来,陈嘉玥微疼,捶了几下唐喆的肩膀,不痛不痒的,反抗无效。陈嘉玥发现唐喆特别喜欢大清早做这种事,而且不拉窗帘的,她一身雪白的肌肤在晨光中像是被打了一层圣洁的光,晃的唐喆眼热,陈嘉玥浅眠,睡的最安稳的就是清晨快醒的时候,那个时候整个人都是不灵敏的,柔柔的带着些慵懒甚至是有些娇气的,唐喆最喜欢刚起床时候的陈嘉玥,可爱的想让人咬一口,就这么一口一口吞下去。陈嘉玥难受,缩着身子往上躲,俩人身上都是汗,滑溜溜的,唐喆一没注意险些让人溜了,“想往哪跑?嗯?”唐喆话音刚落,身子重重地往前顶了一下。陈嘉玥倒吸了一口气,身子都麻了,这回彻底醒了,报复性地恶狠狠地在唐喆腰上拧了一把。她这一动不要紧,唐喆受不了了,死丫头,总这么不经意地在他身上点火。唐喆动的越发狠了,把陈嘉玥的双腿圈在他的腰上,狠狠地撞了几十下。陈嘉玥感觉整个人都要散了,她昨晚不就是主动抱着他,在他怀里睡了一晚,要不要大清早这么报复她?

“阿,阿喆,你……慢一点……啊……”陈嘉玥紧紧地抱着唐喆,像是飘在云上的感觉,她的声音都是破碎又梦幻的。俩人在一起时间不算长,唐喆一直都是走绅士路线的,虽然每当这个时候嘴上流氓话多一些,但却很照顾她的感受的,特别温柔,这么孟浪还是头一次,好像要把人拆吃入腹的感觉。她就像一团橡皮泥,在他身下任他揉圆搓扁,毫无还手之力。

“慢一点?”唐喆笑的一脸狡猾,可惜此时的陈嘉玥头脑都不太清醒了没有看到,只是感觉谢天谢地,他终于听她说话了,频频点头。“既然夫人有要求,我一定照办。”

等到一个小时之后,陈嘉玥趴在床上,任由唐喆的吻一点一点顺着她光滑的背往下延伸的时候,陈嘉玥悔的肠子都青了,她当时应该要唐喆快点结束的,可是现在已经无力反驳了。只是陈嘉玥不知道的是,她当时要是说快点,唐喆会更开心。事实证明,在床.上不要和男人讨论这个问题,你的一切要求在他眼中都会变成催化剂。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