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112 陶婧露的天机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193 2016-08-26 22:26:43

  112 陶婧露的天机

“我被人盯上了,不得不撤退,再不走怕就没办法回来见你们了。”陶婧露摊了摊手,说的轻描淡写。

“什么?”三个人诧异。

“我最近被叶垚和余华两个变态压迫有些重听,露露,你被谁盯上了?”姚娇娇忽然又接了一句,“男的女的?”

陈嘉玥本来还有些意外的,听了姚娇娇的话,紧张的气氛都被破坏了。

“娇娇,你怎么这么问啊,如果是人yao,露露不就不好意思说了?”

“嘉玥,快把这个话题终结者拉出去大刑伺候!”姚娇娇大手一挥。

陈嘉玥翻白眼无视两个不在话题内的人,“学长婚礼那时候吗?”

陶婧露一笑,果然嘉玥发现了,“你可真是敏锐,我就知道瞒不过你。不过后来你没再问,我这边也没什么事情就没和你们说。”

“露露,该不会是你掌握别人的什么秘密吧?”岳然终于回到了谈话中来,说出了自己的猜测。

“我就说让你别什么都记那么清楚,不用说,准是抓着人家小辫子了,打击报复,看来什么企业都黑暗。”姚娇娇也是聪明人,有些事情不点即通。

陶婧露无奈笑了笑,说起了她最近遇到的惊险又有些奇葩的经历。

本来陶婧露签到国企就是坐办公室的文员的,也就是一般的行政工作。公司财务主管是之前做了多年会计的老员工,带的实习生小徒弟资质太差了还总是偷懒,于是和领导申请换人。陶婧露是重点大学经理管理学院高材生,手上还有会计证。而且她初出茅庐在公司还不到两年对很多事情接触不深,比较好拿捏,况且办事稳重。再者就是她虽然没有老会计的资历但长的赏心悦目,带出去也有面子,于是顺理成章就被调职了。陶婧露和师父董杰处的不错,虽然之前也知道单位有这么一个特别牛的资深财务主管,但真正接触还是后面的事儿。

陶婧露学东西上手很快,不到一年很多东西都不需要董杰再过问了,只不过陶婧露很意外的是董杰的身体越来越不好,有时候一周甚至都来不了两天。开始她也没在意,董杰总说她年轻的时候生孩子坐月子落下了毛病,可陶婧露却渐渐起了疑心。因为她刚调职的时候董杰可不是这个样子的,财务忙起来的时候不分白天黑夜的,但每次见到她都是红光满面,健步如飞。这才多久的光景啊竟然差到这样,更奇怪的是,到医院检查还查不出什么原因直说是体质差,要多休息,注意营养。

董杰后来基本不怎么管公司的事儿了,陶婧露开始独立处理。陶姑娘是个心思极其沉稳的姑娘,她独自处理账目的第一个月就出现了小纰漏,主任单独找她谈话,话说的很严肃,但态度却不温不火,陶婧露乖乖认错。第二个月‘照常’犯了一些小错误,主任依旧训话,却比上次的氛围还要轻松。陶婧露肯定了自己的推测,所以每次做账的时候都会犯一些不经意的小毛病,不会有太大影响的那种,偶尔也有都对的时候,还有一次她故意遗漏了一笔账,却在最后发现了。主任象征性地批评了两句,过后居然还亲自安慰。

陶婧露心中不安,因为她知道董杰的‘身体不适’怕不止是体弱那么简单。她小心翼翼地应付公司里的每一个人,直到那日陈嘉玥参加李牧婚礼忽然造访。那天陶婧露的房中确实有人,而且是位不速之客。陶婧露没和他说过话,却对这个人不陌生,在公司几乎每个人都知道他的存在,据说他是公司总部老总的表弟,偶尔会出现在公司里,只不过很多人见到的都是他的侧影,之所以能认出是因为他独特的气质和考究的穿着。

陶婧露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物,一身阴柔的气质,连脸都颇似女人,细腻光滑,还带着一丝病态的苍白,举手投足随意却不显粗俗。可想而知当这么一个男人清晨朦朦胧胧的时候出现在一个女人的单身宿舍的时候是怎样的一种光景。陶婧露的第一反应就是,世上原来真的有吸血鬼,而且确实都很漂亮。

男人来找陶婧露的目的很简单,要她手上的一把钥匙。这是公司保险柜的钥匙,一共三把,分别在总经理、财务主管和生产主任手上。董杰身体一直不好,所以经过公司上层商议,再加上陶婧露的表现一直不错,比较得到认可,所以董杰手上的钥匙就交给了陶婧露保管。公司这个保险柜不是财务部临时放现金的那个而是用来存放一些重要文件的,需要三把钥匙一起才能打开,至于具体是什么文件,董杰没说过,陶婧露也不清楚。但她直觉上这是很重要的一把钥匙。

这个男人莫名其妙出现在陶婧露房中本就形迹可疑,再加上他又不是公司内部人员,陶婧露自然不会乖乖上交。“对不起,我不认识你,也不明白你说的话是什么意思,这是女生宿舍还请你出去。”陶婧露披了一件外衣,淡淡地说,掩盖了自己那一丝慌张。

“陶小姐何必拒人于千里之外呢?我是在和你谈合作,互惠互利的双赢局面,陶小姐是聪明人不用我多说吧?”男人态度很谦和,语气也很温柔,但陶婧露却感觉一股凉气从脚底往上窜。

“我想任何人都不会和一个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莫名出现在本该上锁的房间里的人有所谓的协议好谈。”陶婧露这句话说的很快。

男人出乎意料眨了下眼睛,似乎颇感意外,反应了一下。“陶小姐真的是个聪明人。”男人笑了笑,“如果说我可以让董杰无药自愈,你觉得如何?”

“先生您不是国人吧?但您的汉语如此之好想必也听过一句话,‘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先不说我手上是否有你要的东西。即使有,我为何为了她铤而走险交给你?董杰虽然待我不错,毕竟是普通同事关系,再说她现在身体如此之差,我很有可能会取而代之,放着大好前程不要,似乎对于我来说并不划算。”陶婧露不敢喊也不敢叫,只想让这个危险的男人先离开。对话是最好的方式,她在他面前是一张白纸,话说的越直白对方越措手不及,越容易露出破绽,她才有机会安全脱身。

男子似乎很诧异,“你怎么知道我不是国人?”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