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111 姐妹相见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243 2016-08-24 21:44:09

  111 姐妹相见

姚娇娇家。

陈嘉玥和岳然先碰面去买了好多零食和火锅材料,陶婧露在路上一家餐馆定了几个大家常吃的菜,打包带走。姚娇娇打电话给楼下超市要了两箱啤酒。几人见面和大学时候一样,吃的东西都铺在桌上,席地而坐,边吃边聊。大学室友毕业后有联系的很多,处的来的也有不少,但是像她们四个一样,大学四年从来没红过脸,甚至毕业之后依旧视对方如知己的倒是不多。大学里多次寝室调整都不知为何都很自然的将四人遗漏了,依旧让她们这么不伦不类的住着,唯一一次险些把几个人分开,姚娇娇出钱,陶婧露负责公关,陈嘉玥和岳然更是把宿舍管理老师的办公室打扫了一遍,这才免遭一劫。姚娇娇戏谑地说,她们四人的日子就和两个人结婚一样,既要有缘分相遇,又要有运气相处,更要有金钱和头脑去维系。

陶婧露这次忽然回D市,本想解释解释,却又不知如何开口,结果姚姑娘根本没给她这个机会,先干两罐啤酒再说。

陈嘉玥叼着薯片默默地摊在沙发旁,娇娇这个笨蛋,和露露拼酒,估计今天晚上就剩下三人卧聊,一人大睡了。应该让露露自己先喝半箱的嘛。

“露露,你太不够意思,回来好几天了才联系我们。”姚娇娇一边打酒嗝一边抱怨。

岳然在一旁很配合地点头,飘来一句,“差评。”

“得了得了,不就是晚说了两天,娇娇你是不是最近工作不顺,内分泌又失调了?”陶婧露知道姚娇娇说笑,难得调侃。

姚娇娇啪的一声把啤酒罐放到桌上,“姑奶奶最近干劲儿十足,今天要不是你回来,我就去蹲点了。”

陶婧露挑眉,这是什么意思?

“娇娇在GBS降职了啦,拿不下叶垚的独家就要卷铺盖走人了。”岳然似乎看出了陶婧露的诧异,很善解人意地解释。

“叶垚?是当年我们上学提过的那个叶垚?《The Starry Night》的男主角?”

“还是露露记性好。”陈嘉玥跪服,这种事情她竟然都能瞬间想起来,这记忆力,太牛了。

“娇娇,你改行做娱记了?”陶婧露眼角上挑,“当年你把人家骂那么惨,怎么下得去手改行的?”

“我也不想啊,余华这个老狐狸,和他一比张迪那老女人连零头都不够,难怪她只负责实习生管理。他让我拿下叶垚三条独家新闻,然后就帮我转去做社会新闻,我如果不答应就继续留在娱乐组混日子,要是答应了就要拿到否则之前和GBS的签的合约作废,立即解雇。”

“娇娇这种事情你也答应了,好有勇气哦。他们想开掉你吧?”岳然一边啃着鸭脖一边说,姑娘看起来总不在服务区,但接收信号却是顶呱呱的。

“娇娇,你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陶婧露觉得不对劲儿,娇娇虽然不算温柔,但为人爽快,工作能力也强,聪明反应也快,GBS那地方即使都是人精她也不至于败下阵来,再说美女在职场只要有限度的利用好自己的美貌是很吃香的。如今看起来怎么有些像是被人牵着鼻子走了?

提起这些姚娇娇也觉得自己特别不顺,自从到张迪手下之后她就一路不顺,一堆勾心斗角的同事,什么都不懂只会攀关系的顶头上司,还有杀人不见血奸诈狡猾的总监,更更可气的就是叶垚!叶垚!现在想到这个名字姚娇娇都觉得晦气。“叶垚这个混蛋,伪君子,笑面虎。”

姚娇娇愤愤不平,连带着就把自己最近的悲惨遭遇和各位姐妹友情分享了,包括她在酒店外面蹲点,让人误会是特殊从业人员;包括她为了找到第一手信息,买通清扫阿姨,翻叶垚房间的垃圾桶;包括她临时拦不到车,还怕跟丢了跑了三公里,发掘了自己的长跑潜能。但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本以为自己是低调跟踪调查,结果那天Charles来找,她过后才反应过来,叶垚对她的行踪一样了如指掌,或者说他在明晃晃地看热闹,看她出糗!她不就是机场采访的时候说了几句大家都想问但不敢的话嘛,至于吗?小心眼的男人!

陈嘉玥听着姚娇娇絮絮叨叨的话,为她默哀。想不到还有这种内幕,看来这叶垚也不是凡品。娇娇这么辣的性子定是受不了激,一定是应下了余华的要求,却很倒霉地碰到了一个对采访套路比娱记还清楚的叶公子。其实姚娇娇这姑娘很聪明的,不过在许多事情上有股子拗劲儿,不稀罕旁门左道走捷径,于是她就悲剧了。陈嘉玥甚至都看到了姚姑娘之后越挫越勇的悲壮画面。看来人都有一克!

岳然听完姚娇娇的话,偏头想了想,“娇娇啊,城里套路深,你要不要回农村啊?”

陈嘉玥口中一口啤酒差点就喷了,姑娘你哪抄袭来的这么精辟的总结?可是农村现在套路也不浅啊!陶婧露听了岳然的话也乐了,虽然几人一直没有断了联系,但这么肆无忌惮地凑在一起吃零食、涮火锅、喝啤酒、闲聊天的时光真是久违了。“然然说话一向都这么精准。娇娇要不你在乡下租块地,种菜吧?”陶婧露笑眯眯的。

“你们一个个就知道看我笑话。”姚娇娇撇了撇嘴,“姑娘不拿下叶垚就不行姚!”

“叶垚,叶垚,你不想姓姚,可以选择姓叶嘛。”陈嘉玥的话接的可顺口了。姚娇娇反应了一下扑上来打人。“不要诅咒我!”

陶婧露和岳然也笑成一团。

陈嘉玥被抱枕拍了几下,然后很淡定地踢开挂在自己身上的姚娇娇,理了理头发,“露露,你回来了打算找工作吗?”

“找啊,要不我不就成米虫了,虽然阿公和阿婆不介意,但我脸皮儿很薄的。”陶婧露笑的温婉大方,“不过,先在阿婆的诊所里帮帮手吧,既然回来了也不急在一时。”

“露露,你怎么忽然就辞职了?国企哎,那可是金饭碗,多少人捧着都怕摔了呢。”姚娇娇一边往嘴里塞东西一边含糊不清的问。

陶婧露抬头看着眼前的几个姐妹,这是她在这个世上除了阿公阿婆以外最信任的几个人了,虽没血缘关系却如同家人。女人之间的友情其实很微妙,有些时候会比男人还要肝胆相照仗义出手,有些时候阴狠毒辣防不胜防。陶婧露很多时候都在想,她们几人是完全不同的类型,想要的也是完全不同的生活或许也是可以维持这份情谊的很重要的原因,毕竟太多时候,没有利益就没有伤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