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100 总经理夫人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066 2016-07-25 15:49:50

  100 总经理夫人

唐喆和陈嘉玥在杨家待的时间不长,匆匆而来,又匆匆而走。杨家人对陈嘉玥还是无感,只不过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也没人顾得上说什么风凉话。陈嘉玥还想出于礼貌她要不要给杨毅问个好之类的,后来见唐喆根本没有这个意思也就算了。她也怕杨毅见了她火气更大,这暴躁的老爷子她还是少惹为妙。

唐喆开车载着陈嘉玥回公司,面上看不出什么情绪起伏,这男人藏的深,把喜怒不形于色做到了极致。“阿喆,你怎么和老爷子说的?”

“说什么?”

“杨盛轩和董云浩的事情。”

“实话实说,当初我在C市的时候就查出这件事,压着没报而已。这件事我早就和外公说过,他不相信我也没办法。”

“我就知道这件事是你在背后搞鬼,你居然还不承认,男子汉大丈夫,敢做不敢当的。”陈嘉玥鄙视他,她来的时候明明问过,结果唐喆十分肯定的告诉她和他没关系。我又不是你外公的卧底你有什么好防备的?鄙视。

“陈小姐,我友情提示一下,我绝对是‘敢做’也‘敢当’的人,在你家我们不是都验证过?”唐喆说的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一本正经,“再说事情是我查出来的,消息不是我散出去的,当然和我没关系。”

“阿喆,有没有人说过你神经不太正常,人格分裂之类的?”陈嘉玥默默问道。

“我有精神病史,当初相亲没告诉你吗?”唐喆笑的异常灿烂,“抱歉,忘记了!”

陈嘉玥被哽了一下,好有说服力啊,她竟无言以对。

“外公让我和杨颖轩接替四舅和董云浩的副总经理的职务,即刻执行。陈小姐,恭喜你,你现在已经升格为副总经理夫人了。”唐喆说的很轻松。

“果然是喜从天降!”陈嘉玥唇角一扯,“地产部副总不是杜振逸吗?”陈嘉玥记得当初还是他来接的唐喆呢。

“说是副总其实就是地产部总经理,只不过因为二舅担着MA国际的总经理职务,所以大家习惯性就这么称呼了。”唐喆解释道。“那应该是总经理夫人。”

陈嘉玥蹙眉,“说实话我觉得有些乱,你不觉得这样会出问题吗?”唐喆二舅说是MA国际总部总经理,但实权都在地产、传媒、互联网、金融四大主营部分的总经理手中。杨盛轩和董云浩掌管地产、传媒两部分多年,各自为政,财务部也是相对独立,汇总汇报总经理杨德轩,到他手中的都是完美账本,难怪他们二人可以为所欲为这么多年。杨毅也是看到了这个问题,所以杨颖轩一回来就整合了财务部,作为公司财政总监,监管所有财务的情况。

唐喆点了点头,“D市虽然是MA的总部但经营模式和后来新建的各个国外分公司有很大区别,再加上杨家自家人都在公司内部,很多事情由来已久已经成为习惯。股东们只要有钱拿,便不会计较那么多。”唐喆冷笑,“这么混乱的局面如果放在Maple Leaf我绝对枪毙。外公毕竟传统惯了,他一手创立MA,专权专制,是不会允许外人染指的。相信我,如果不是剩下的人太扶不起,他会每家分公司都派自家人坐镇,就像古代帝王分封制一样。”

“所以太多家族企业,创意容易守业难。这是通病。”陈嘉玥淡定地下结论。“公司花大价钱雇那么多人又不是吃白饭的,如果还要事事亲力亲为那真是用人不智,自己累死也活该。而且,在我看来杨德轩并不适合做MA国际的总经理。他太过守旧保守,懦弱无为。我相信如果用心查就会发现D市的MA创收一定是最低的。”

“不用用心了,小风三天就统计出了所有数据。即使没有今天这件事,MA早晚也会面对大危机。你说的对,反正二舅胆子小,这些年被架空也习惯了。那就让他继续在媒体面前当MA的代言人吧。”唐喆淡淡说道。

“阿喆,毒品那件事,你打算怎么做?毕竟这不是小事,我粗略看了看卷宗,能保命就不错,搞不好会是无期。你真要这样做吗?”

“我要怎么做?我早就说了这件事和我没关系,又不是我让他们贩毒的,想钱想疯了,也不看看自己有没有本事收尾。外公既然决定让我和杨颖轩取代他们二人的位置就表示如果真的危及MA的利益他会毫不犹豫选择舍弃。”唐喆这话说的冷酷,但却不无道理。

唐喆的车开到MA国际的时候,门口都是记者,水泄不通。无非就是让MA国际给出一个说法,人家问的也高明,为何MA国际两位总经理被带走协助调查,是否MA国际经营过程中有非法行为?直接质疑公司本身,对当事人采取忽略态度。

陈嘉玥只瞥了一眼就断定这是有人故意制造的现象。

唐喆把车停在地下停车场,从专用电梯直接到了总经理办公室。南风已经在这里代替他开始处理公务了。

“七少,你总算是出现了,你都不知道小风这些日子过的那叫一个水深火热,不眠不休,孜孜不倦,勤勉工作,连厕所都不好意思多去,喝水都觉得浪费时间。”

“我看你挺精神的,门外的实习生,你招进来的?”

“七少,我就不是那假公济私的人……”南风顿了顿,“额……七少,你咋知道的?”太神出鬼没了,这样都能被发现?七少你盯少夫人都没这么严的吧?担心我叛主你倒是给我涨工资啊!

唐喆斜了南风一眼,“小美女陪你一起奋斗,我看你乐的嘴都合不拢了,哪有一点疲惫样?”

“七少我冤枉啊。我这不是忙不过来嘛,这姑娘没毕业还在实习期,不谙世事的,七少你那么多事情都见不得光,当然得找单纯没心眼儿的了。再说我一个人顶几个人用,你也不给我涨工资,我总要想办法谋求点公司福利,饱饱眼福总不过分吧。”南风的话不是一般的多,总结起来就是一句话吐槽自己的辛苦,暗示唐喆的资本家本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