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098 丢卒保车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106 2016-07-20 21:36:52

  098 丢卒保车

为了控制唐喆,杨毅还特意替他选了一名未婚妻,没想到唐喆先斩后奏找了个女人就结了婚。从那个时候起他就感觉事情有些失控,但派去监视的人并未发现任何异常,唐喆在公司除了四处散播他温润优雅的绅士风度外再没有任何过分举动,而且也不负所望,很快就给他带来了杨盛轩和董云浩联手贪污公司公款,转移资金等等一系列的证据,虽然还不全面,但已足够。杨毅有心让唐喆把多年来他们二人在公司的人都挖出来,所以就搁浅着一直没处理。唐喆还说他怀疑杨盛轩和董云浩走私贩卖毒品,对于这一点杨毅选择了漠视。在杨毅看来,杨盛轩不过是想得到MA国际,在培养人脉,而董云浩不管怎么说都是外姓人,敛财是第一要务,但绝对没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染毒,今天报道铺天盖地出来,放佛有人在幕后安排,警局的人甚至都没时间通知他,这二人就被带走协助调查了。

“外面形势怎么样?”杨毅沉声问。

唐喆坐在椅子上,显得有些漫不经心,“我还没回公司,回来的路上颖轩给我打过电话,不太乐观。我已经告诉萧易辰帮忙控制舆论,只要GBS能把这条新闻压下,其他媒体也不敢太过大肆报道,毕竟警局那边还没有任何回应,诽谤罪名不小。不过外公也知道,如果只是公司一名普通员工,这种事情报道出来海中滴水也就社会版报一下就过去了,也没人太过在意。不过四舅和姨夫都是杨家的人,杨家自己人利用公司做掩护做这种事情就难免让人多想,不是吗?”

“有办法把人弄出来吗?”杨毅似乎没有刚刚那么暴躁了,毕竟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

“外公是要保?”

“你什么意思?他们二人现在和MA是拴在一起的,只有他们没事才能说明MA国际和这件事情没关系。如果让警察抓到把柄……”

杨毅还没说完就被唐喆打断了。“我觉得大可不必,外公您想,事情出了我们大可以说这是舅舅和姨夫的个人行为,MA国际也是受害方,只要能证明公司是干净的就可以了。”

“你是让我扔下他们不管?”杨毅看着眼前的外孙,好像不认识了一般。唐喆从小就聪明伶俐,深得家里人喜欢,即使离家五年,再次回来时和小时候依旧没有什么区别,还是那张精致的脸庞,褪去了稚气棱角更分明了些,带着温和从容的笑,对家里人一样的关心。只不过多了几分公子哥的懒散和玩世不恭。现在才觉得这么说话的唐喆有几分冷然,很有,他当年的影子。

“怎么说是不管呢。这件事明显就是有人要借着四舅和姨夫的手对付MA国际,证据一定早就送到警察手里面了,否则怎么没有人给外公通风报信?凭杨家的人脉,过几年风声过了人自然就没事了。丢卒保车,外公不认为我的办法很好吗?”唐喆冷静分析形势,话语却很冷酷。

“你是回来气我的吗?”杨毅怒吼。在外面的杨钰和杨静岚都吓了一跳,这是怎么了?

杨毅怒不可及,董云浩也就算了,可是盛轩,那是他的儿子啊!儿子不争气他本来就一肚子火,偏偏唐喆说话还这么清凉。

“好了好了,外公,别生气了,我随口胡说的。自家人犯了错,再不好也是自己家人,我去想想办法,先探探口风,看看他们掌握了多少证据。”唐喆笑着对杨毅说,好像那个贴心的外孙又回来了,唐喆说完就外屋外走。

“等等。”杨毅忽然喊住了唐喆,唐喆背对着杨毅,一抹阴冷的笑容浮现在脸上,转身又是那张精致带笑的脸,“外公还有事吩咐?”

陈嘉玥随着杨静怀到她房内,屋子不大,六十平左右,布置的很温馨,当然在陈嘉玥看来这屋子过于梦幻了,屋子一端是一张很大的公主床,整个被蕾丝覆盖了,另外一边摆着书柜书桌还有一架白色的钢琴。

“请坐。”杨静怀显得有些拘谨,对陈嘉玥小声解释,“我这里不常有人来。陈小姐想喝点什么?”

“随意。你叫我嘉玥就好。”陈嘉玥笑了笑,特别平易近人。“你是阿喆的姐姐,我要称呼你三姐吗?”

“不用不用,和老七一样,叫名字就好。”静怀慌忙摆手。

“好,静怀,我们随便聊聊吧,上次匆匆见面,都没说上话。”陈嘉玥调动自己库存不多的亲切笑容,声音也轻轻柔柔的。

静怀给陈嘉玥倒了杯水,和她一起坐在落地窗前的藤椅上,笑的有些腼腆,“我不太会说话。”

“没关系,我也不太会说话,正好。我们就随便聊聊天,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看你心情也不好,和人说说话会好些。阿喆估计也是怕你太忧心才让我来陪陪你的。”

静怀难得笑的不那么拘谨,“老七很贴心的,一直都很温柔,你真有福气。”

陈嘉玥心里一颤,对唐喆的赞美之词她听了太多了,都有些麻木了,以往在公司都是当笑话来听的,心中还会吐槽这些人不识唐喆真面目被他的脸给骗了。今天听到静怀这么说,感觉怪怪的,心中有一丝甜。但同时也觉得惊奇,看来唐喆对杨家人真是没少下工夫,连杨静怀这种几乎存在感为零的人都对他评价这么高。“你喜欢弹钢琴吗?”陈嘉玥转换话题。

静怀不好意思地点点头,“我从小就学,其实也谈不上喜不喜欢,就是一个人没事做的时候就弹弹琴。爸爸怕吵到家里人特意在屋子里做了隔音。”

“阿喆说你弹的很棒的,是在哪里学的?”

静怀听了陈嘉玥的话脸红了红,似乎听到赞美有些不好意思,“小时候是在家里请的老师。后来在巴黎音乐学院深造过。”

陈嘉玥啧啧称奇,杨静怀看起来可一点都不像留学回来的姑娘,连气质都不像,柔柔弱弱,胆子还小,真的像一朵温室里的花朵,特别像古代深闺里的小姐,空有一身文艺的气质,还好她不算多愁善感。“有机会一定要让我欣赏一下你的演奏。”陈嘉玥笑眯眯的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