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099 小白兔静怀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185 2016-07-22 17:13:38

  099 小白兔静怀

“静怀,你平时都做什么?”

“在家里弹弹琴,看看书,偶尔和妈妈出去逛逛街。”

“二舅最近应该都会很忙,你好好照顾自己,也别太挂心。”

“嗯。也不知道四叔和姑父怎么样了?”

“一定没事儿的。”陈嘉玥附和道,眼睛转了转,“静怀,钰姨和姨夫一直都在大宅里住的吗?”

杨静怀摇了摇头,“之前一直都是大伯一家和我们一家住在这里。后来大伯一家搬到日本,房子太冷清了,姑父就提议说搬回来陪陪爷爷,于是四叔和姑姑他们就搬过来了。”

“那应该好多年了,难怪姨夫和家里人关系那么好。”

“姑父对爷爷很恭敬,可是爷爷好像不是很喜欢姑父。”

“为什么呀?”陈嘉玥阿弥陀佛,总算是问出点东西来了,累死她了。

“听说爷爷当年并不赞成姑姑和姑父的婚事,姨奶奶在一旁说了不少风凉话,说姑父配不上姑姑,姑姑为此还和她打了一架。爷爷本来是不同意的,但是姑姑很喜欢姑父,而且后来好像发生了什么事,爷爷不得已就答应了,但却提出一个条件,让姑父入赘杨家,所以思泽和静岚都随姑姑姓。”

“原来是这样。”陈嘉玥喃喃自语。

“嘉玥,你千万别告诉别人是我说的,要是爸爸知道了,他会生气的。”静怀紧张地抓着陈嘉玥的胳膊。

陈嘉玥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我们姐妹就是闲聊,再说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思泽和静岚都这么大了,谁还会在意啊。”陈嘉玥笑的和亲善大使似的,美丽又温柔,要是姚娇娇她们见了保准掐自己一把,看看是不是做梦。“再说,我和阿喆结婚不久,他这么多年又不怎么在家,我想多了解一点家里的事儿。要不哪日说了不该说的,闹笑话不是?”

杨静怀一听,似是放心了,对着陈嘉玥笑了笑。“嘉玥你人真好,温柔又体贴,难怪老七会喜欢你。”

陈嘉玥这短短二十几年的人生中从来没遇到过杨静怀这样的姑娘,说小白兔都夸张,这姑娘简直不谙世事到了极点,她是怎么在巴黎留学的?不会下了飞机就被骗走吗?“哎,真没想到MA国际这么大的公司也会遇到这种事情,果然是树大招风。我想杨家这么多年都没遇到过这种危机吧?”

“嗯,除了十几年前老七被绑架那次之外,家里这么多年都平平静静的。嘉玥,公司不会有事吧?”

“不会的,你放心吧。二舅和颖轩他们都在处理呢。”陈嘉玥看杨静怀一脸担心的表情,“静怀,阿喆出事那年,你在家吧?能和我说说怎么回事吗?”

杨静怀大大的眼睛看着陈嘉玥,有些警惕,“你为什么问这个啊?”

“你别多心,我也就是随口问问,我总感觉在一些特殊的日子里阿喆不太开心,我想可能和他小时候的经历有关。我不想惹他伤心,也没深问。但是,只要是他的事情,不管好的坏的,我都想知道。”陈嘉玥这话说的并不真心,唐喆的事情她并不是都想知道,比如他的过去,如果他想说她会做好的聆听着,如果他不说,她也无所谓。

“哦,这样啊。你对老七真好。”杨静怀放下心来。“其实我也知道的并不是很清楚,只记得那天姑父匆匆回家直接就进了爷爷的书房,不久就听到爷爷的怒吼声。而后姑父就把四叔、爸爸都找到了书房。后来我们才听说老七被人绑架了。”

“怎么是姨夫回来和外公说的,不应该是阿喆父母吗?”陈嘉玥微微蹙眉,明显不合逻辑。

“小姑和小姑父怕爷爷担心没有说,姑父知道的时候事情已经过去三天了。说是MA国际有名员工发现了老七的踪迹,告诉了小姑父,结果小姑父去找人的时候中了圈套,炸弹引爆,人再也没有回来。后来听说那名员工当天就辞职了,说是因为内疚。”

陈嘉玥脑海里把杨静怀说的和之前MA国际那几件案子联系在了一起,要是她没记错,杨静怀说的人应该是当时MA国际设计部设计师刘秉义,从那件事情后刘秉义就不见了踪影,六年前被人发现在家中开煤气自杀,巧合的是和15年前唐佚身亡是同一天。

“后来事情怎么解决的?”

杨静怀摇了摇头,“我也不太清楚,这些也我都是听家中的佣人阿姨说的。当年我还小,但爸爸每天回来都唉声叹气的,老七不见了,小姑夫又生死不明,那时候恰巧MA国际遇到很大的麻烦,好像是本来应该竞标成功的一件大工程被一家别的什么公司抢了。而后又接连发生好几件大事,工地上有工人意外失足坠亡,总之就是很乱。姑父和四叔那个时候帮爷爷分担了不少,总算挽回了局面。从那以后爷爷对姑父的态度就好了很多,四叔本来就讨爷爷欢心,这回就更不用说了。只不过可惜小姑因为老七和姑父的事情身体变得越来越不好,从英国替姑父领奖回来不久就病倒了。说起来老七也很可怜。”杨静怀说的有些伤感,转而看着陈嘉玥笑了笑,“不过好在现在有你了。”

陈嘉玥也笑了笑,心中的结却越打越大。听杨静怀的话,杨沁雪是病死的。但从唐喆对母亲的只言片语看来,杨沁雪绝不是软弱的女子,儿子失踪,丈夫生死不明,她怎么会有时间忧思过度?如果换了是她,挖地三尺也会将人找出来,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静怀,你平时在家也没什么事,为什么不出去工作?”陈嘉玥出声询问。

“工作?”静怀似乎有些不知所措,“姑姑常说我就是在家当大小姐的料,出门了什么也做不了,再说爸爸妈妈也会担心。我自己也很害怕。”杨静怀说到最后声音越来越小。

“静怀,你从小胆子这么小吗?”陈嘉玥是真没见过这么胆子小的女孩子,真真的比小白兔还小白兔,放佛捏一下就会碎,出了门刮一阵风就会被吹走了,不是说她身体多么不好,而是杨静怀脑门上就写着几个大字:我是傻白甜,快来骗我!

“我也不记得了,可能吧。”

“那你要是无聊就给我发微信吧,我要是工作不忙就陪你聊聊天。”陈嘉玥特别‘好心’的说。

“真的可以吗?嘉玥你真好。”

“我们是一家人嘛。”陈嘉玥说的毫无压力。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