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092 拜访景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120 2016-07-04 21:42:35

  092 拜访景家

陈嘉玥和唐喆默契地快速交换了一个眼神,“这件事外公早就和阿喆提过。但最近太忙了,外公说先让我们回来跟你和妈说一声,等我们忙过这阵子的,反正也不差这几天了。爸,你说呢?”陈嘉玥毫无压力地选择性摘抄杨毅的话,杨毅提出见家长哪是见亲家这么简单啊,但话还确实是说了,也不能说她说谎不是。唐喆对自家媳妇这临场应变能力很佩服,好吧,这也算事实。而且,老婆的话不能反驳!

“那也好,那就回头再说。”

吃过饭,陈嘉玥准备去景家大宅。“要不要我陪你?”唐喆问。

“你去了不怕挨打吗?这是明晃晃示威啊!”陈嘉玥浅笑。她和景凡霖笑笑闹闹快二十年,两家人从默认、催促到现在的顺其自然了,都是明事理的人也没有说一定要把他们绑在一起。只不过多年习惯她回来了定是要去看看的。陈嘉玥带着买好的礼物一个人去了景家。

“阿喆啊,嘉玥和凡霖……”贺梅怕唐喆误会,刚想开口解释。

“妈,我都知道,嘉玥说过的,你放心。”唐喆不是完全不介意,而是他有自信,让陈嘉玥完完全全爱上他。再说无论是景凡霖还是陈嘉玥,什么样的为人他是清楚的,如果可能他们早就在一起了,哪会有机会等他出现呢?

景家别墅在A市闹中取静的地方,离陈嘉玥家不是特别远。景爷爷还有景凡霖父母和两位伯伯、伯母都住在这里,小辈们怕拘束多在外面安了家,周末或者假期才会回来。陈嘉玥到的时候景家也刚刚吃完晚饭。

“景爷爷我来看您了。”陈嘉玥是很少有这么欢乐的语气的,虽然笑的还是淡淡的。也很礼貌的和各位长辈打招呼。

“嘉玥来了啊,快座。吃饭了吗?”景凡霖的妈妈阮薇热情招呼。

“吃过了,赶上长假我回来看看爸妈,也过来看看景爷爷还有各位伯伯和伯母。”

“哎呦,嘉玥真是长大了,越来越会说话了。小时候来我们家,可是凡霖问五句她才会回一句的。”二伯母是个爽快人,笑呵呵开玩笑。

陈嘉玥也不介意,只是有些为难,她都不知道怎么对着一家子从小就把她当准儿媳的家人说自己结婚了,还是闪婚。并不觉得亏欠,就是有些不好开口。要是景凡霖在就好了,还可以有个挡枪眼的。她刚这么想着,楼上就飘下来一道慵懒的声音,“妈,是不是该吃晚饭了啊?”景凡霖一边打哈欠一边下楼。

刚下楼梯发现饭厅空空如也,人都在客厅坐着,眼睛一瞄,瞬间就发现了陈嘉玥,景凡霖霎时就清醒了,“你怎么在这里?”

“你说呢?”陈嘉玥笑的开心,他出现的真是太及时了。

“走走走,我们出去说。”景凡霖拉着陈嘉玥就要往外走。

“混账,你干什么呢?还不放手!”景爷爷年纪不小,但身子骨硬朗,中气十足。

“凡霖,嘉玥刚来,你这是做什么?”景凡霖爸爸沉了声音。这儿子虽然从小无法无天,但礼貌还是过关的,今天的表现显然差强人意。

“爷爷,爸,我们俩有话说。”景凡霖委屈,为什么他们家人对陈嘉玥永远比对他好呢?小时候他也是万千宠爱于一身啊,但自从有了陈嘉玥他的地位就下降了。他才是亲生的好不好?

“凡霖,嘉玥好不容易来一趟,你有什么事不能在这里说的?”阮薇觉得这俩孩子一定有事情。景凡霖昨天回来,说是刚从美国回来要倒时差,已经睡了一天了。但她怎么觉得他和嘉玥早就见过了呢?

景凡霖的天才脑袋开始飞速运转,要怎么交代,他把他们认可的儿媳妇弄丢了这件事呢?关键是,他和陈嘉玥压根就没打算结婚,不过这么多年,从小青梅竹马,大家都默认的事儿,还真不好解释呢。

陈嘉玥抬眸看着眼前高大的男子,景凡霖从小就是恣意潇洒,无拘无束的,调皮捣蛋,惹是生非,除了在幼儿园和她打了一架吃过亏之外,景凡霖从来没有犯难的事儿,永远那么随性,却一切尽在掌握。

“景爷爷,其实我今天来一是好久没回来,过来看看您;二是想和您说,我结婚了,您从小对我比对凡霖还好,这么多年一直疼爱有加,这么大的事情不敢瞒着您,特意来汇报的。”陈嘉玥面对景家众人,开口说道。

听了陈嘉玥的话,景家静了三秒。阮薇了然,眼中闪过一抹惋惜,果然,她猜的没错,凡霖应该是早就知道陈嘉玥结婚的事情,也知道她会到景家拜访,所以才特意回来的,就是怕她面对他的家人,尴尬。这俩傻孩子!

“嘉玥结婚了啊,真是女大不中留了,恭喜恭喜啊。”还是二伯母先打破了沉默。

“就是恭喜恭喜,嘉玥,哪天把新郎官领来让大伯父看看,让他看看你后台有多硬,不敢欺负你。”

“凡霖,我说你怎么拦着嘉玥不让她说话呢。我好好的儿媳妇你都没给我看住,给你出息的。”凡霖爸爸都开始鄙视他了。

阮薇拉过陈嘉玥,“嘉玥,结婚这么大的事情,怎么也不早和我们说一声,也好给你备份大礼。”

陈嘉玥心中一暖,“伯母,我知道这么多年,你们一直对我很好,从来没把我当外人。我和凡霖……”陈嘉玥很尴尬,想解释却又不知如何开口。她不知道是否有人和她有同样的经历,是她和景凡霖多年的默认造成了今天的局面。当年年少,也很少想过别人,只是固执的认为,这是他们俩人的事情,与旁人无关,如今看来真是太过幼稚。无论是对自己父母还是对景家一家,她也好,景凡霖也好,都没有做到坦诚相待,这是他们的自私造成的对家人的亏欠。

景凡霖转过身,“爷爷,爸妈,嘉玥结婚的事儿是我一直拦着没让告诉你们的。当年小,也没把你们的话当真,我们俩一起长大,和家人一样,可是嘉玥有嘉玥的人生,我也有我的考量。抱歉,让你们失望了。”景凡霖是个带点痞气的魅力王子,这么一本正经说话,陈嘉玥打赌,二十几年不超过三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