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094 靠山很硬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042 2016-07-09 11:01:37

  094 靠山很硬

景峰书房内。

“爷爷,你是不是有事找我说啊?”

“嘉玥,去把那边柜子里的相册拿过来。”

陈嘉玥诧异,却没有多说什么,到书柜略微找了一下,翻出一本看起来年代有些久远的相册。

“嘉玥,有没有好奇,爷爷为什么那么纵容凡霖这个小混世魔王?”景爷爷放佛在和陈嘉玥拉家常,问的很轻松。

陈嘉玥下意识点点头。

“你打开相册看看。”

陈嘉玥翻开相册,很久远的年代,照片都有些泛黄了,但却很容易辨别出人物的面貌。“爷爷,这是您?”陈嘉玥惊喜了,简直和小时候的景凡霖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实在是太像了。陈嘉玥马上联想到什么,唇角一扯,语气中有着几分无语,“爷爷,该不会是您小时候和凡霖一样吧?您看到孙子继承了您的衣钵,在一旁很骄傲的看笑话,凡霖有了您在暗中撑腰所以更加肆无忌惮了。”

景峰笑眯眯的不说话,算是默认。他生在动乱的年代,自小不服管教,却聪明伶俐,敢作敢为,村子里的孩子无论大小几乎都听他的指挥。他十二岁就瞒着家里偷偷跑出来参军闹革命。如今儿孙满堂,但景凡霖是最像他的孩子,不按常理出牌,聪明绝顶,却有一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豪气。

陈嘉玥彻底无语,看着眼前白发苍苍的老人又有些好笑。据说景凡霖在转到她这个幼儿园之前已经换了三四家了。他不但自己捣乱打架,更主要的是鼓动别人打架,最严重的一次,幼儿园有二十多个小姑娘打群架,就是他做的好事,小姑娘人小腿短,在地上滚成一团,景凡霖笑眯眯在滑梯上看热闹。在家里更是无法无天,调皮捣蛋坏事做尽,开始家里人都没想到是他,时间久了就发觉不对劲,但偏偏抓不到证据。你能想像一个三四岁的小孩子做了坏事却从没人让抓住过把柄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吗?景凡霖做到了,他很骄傲。他有一种捣乱的特质,就喜欢把所有的事情搅的乱糟糟,然后他在一旁看戏。他就是熊孩子的鼻祖,骨灰级人物!

陈嘉玥默默翻着照片,忽然幽幽出声问道,“爷爷,我和奶奶,很像吗?”

景峰一愣,“好聪明的丫头!”他还记得当年景凡霖有一段时间忽然就乖了,因为家里再也没有出现鸡飞狗跳的事件了,宝贝孙子小小年纪就‘收山’,一定有原因,当爷爷的自然要关心一下。谁知道景凡霖一本正经地和他说,“爷爷,我遇到对手了,等孙子拿下她再和你汇报。”后来小小年纪的景凡霖把同样的小小年纪的陈嘉玥领回家,带着几分痞气很骄傲的说这是他的女朋友,家里人都乐了。

他看了更是心里一暖,放佛时光倒流。陈嘉玥和景凡霖的奶奶眉目有三分相似,神韵更是像极了,只不过凡霖的奶奶更温柔,让人看起来就很温暖,陈嘉玥却有着一股生人勿扰的冷漠,当然世上想象之人很多,这只是一个巧合而已。

“嘉玥,爷爷活了一辈子,只服从过两道命令,一个是军令,一个就是凡霖奶奶的话。你和凡霖能不能在一起,爷爷不在意,只要你们俩都开心。爷爷想告诉你,爷爷把你当孙女,不仅仅因为你和奶奶像,是爷爷真心喜欢你。你这丫头爷爷从小看到大,什么苗子,我最清楚不过。杨家不是个简单的地方,你既然选择了定有你的道理。你父母都是本本分分的读书人,有些事情他们鞭长莫及,但你不要忘了,从今天起你就是我景峰的孙女,在外面不管遇到了什么事情爷爷都会给你做主。即使有一天爷爷不在了,你伯父们也不会置之不理。景家就是你的靠山!”景峰找陈嘉玥就是要告诉她这一点,从小他就看出,这虽然是个女娃娃但绝非池中之物。聪慧胆大有魄力,纵使她做事再低调,身上的光芒也难以掩盖。杨家十几年前就动乱过一场,如今陈嘉玥也卷入这场漩涡,他能做的就是当她坚实的靠山。

“凡霖都和您说了?”景峰既然能说出这种话,怕是景凡霖早就和他汇报过了。

“这混小子,看起来没心没肺的,心里到底还是装着事儿的。他要在D市就让他待着,能帮帮你也好,要是不想待了就让他滚回华盛顿。”

“我知道了,谢谢爷爷。”

景凡霖送陈嘉玥回家,这条路他们儿时走过很多次,但没有一次这么安静。

“干孙女的事,是你和爷爷提议的?”陈嘉玥打破了沉默。

“有没有感动的痛哭流涕?”景凡霖抛了个媚眼,笑的颠倒众生。

“感动有,痛哭流涕不至于。景凡霖,你会不会是杞人忧天?杨家毕竟现在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景凡霖冷哼,嘴角上挑带着一丝嘲讽,“你那万能老公没和你说MA国际发生什么事儿了吗?”

陈嘉玥心中一紧,想到今天唐喆着急回D市。“出什么事了?”

“杨盛轩和董云浩利用MA国际走私贩卖毒品,你说够判多少年?明天消息一出,股市都会动荡。”景凡霖一副看好戏的样子,要不是陈嘉玥搅和在里面他会看的更开心,杨家这盘棋,才刚刚下出点味道。

陈嘉玥凝眉,“你什么时候回去?”

“后天飞机,回华盛顿。”景凡霖淡定地交代行程。

“你不回D市了?”他不是信誓旦旦回来要搅黄她和唐喆的吗?

“事务所效益不好,我要回万恶的资本主义骗点钱回来再投资。”景凡霖说的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

“我以为我和唐喆不离婚你就不会回去了呢。”

景凡霖颇为不屑,“不用小爷费力,你俩一准得分,我就坐在华盛顿等你。抓紧时间,赶上了年底事务所分红算你一份。” 晚上景凡乐回家,象征性地敲了敲房门,推门进去,屋子里没有点灯,景凡霖一个人站在落地窗前不知道在想什么。

“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