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090 同行勿入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109 2016-06-29 21:55:24

  090 同行勿入

陶婧露到小诊所的门口,看着古色古香的小牌匾放佛又回到了高中在这里的时光。“阿婆,我是露露,我回来了。”陶婧露高声喊到。

似是听到声音,里面传来了脚步声,陶婧露循着声音往里走,刚走两步,迎面见到一位老者,陶婧露一下子扑到她怀里,“阿婆!”

王雪兰惊喜的看着怀中的女孩,“露露啊,你怎么这个时候回来了,也没和阿婆打个招呼?”

“想你了不成吗?”见到王雪兰的陶婧露好像变成了小孩子,有了几分娇气。

王雪兰年过七旬,头发花白,精神矍铄,身子骨特别硬朗。她的一儿一女都在美国,她和老伴儿在国内,孩子们说了好多次想把他们接过去,老两口在国内住惯了,身体也很好,就一直没应。陶婧露的妈妈曾经是王雪兰的关门弟子,感情极好,当年他们夫妻俩出事,王雪兰夫妻就把还在念高中的陶婧露接到了身边照顾,一直到她大学毕业。陶婧露自幼对医学就很有兴趣,跟着王雪兰也学了不少东西。

王雪兰见到陶婧露回来特别开心,正好诊所也没什么人,给老伴儿打了电话,让他去菜市场买鱼买菜,她和陶婧露收拾东西回家。晚上这顿饭吃的特别开心,王雪兰老两口孩子常年在国外,虽然孝顺,逢年过节都会挤时间回来,但毕竟不能随时陪在身边。自从陶婧露过来住之后,房子里就热闹了许多,既把她当女儿又把她当孙女,疼爱有加。陶婧露只说工作辞了,想回来D市,老两口也没问原因。

“无所谓,露露啊,做的不开心就回来,工作在D市一样找。要不就休息一段时间,我和你阿婆养你,不怕啊!”王雪兰丈夫是名工程师,退下来好多年了,为人爽朗,爱喝点小酒。

“谢谢阿公!我就知道阿公对我最好了!”陶婧露说完抱着老爷子就亲了一下,逗的夫妻俩眉开眼笑。

“露露,你阿公说的对,工作不着急,你要是无聊就来阿婆诊所里打打下手,工作,等过了年再说。”

“好,我知道了。”

晚上,陶婧露躺在熟悉的床上,看着外面的星空,不禁感慨,其实自己是幸运的,虽然小小年纪就失去了父母,但有王雪兰和杜鹏的关爱,她比许多人幸福很多。这是陶婧露最大的优点,从不怨天尤人,一直用平常心接受周围的一切,哪怕是巨大的变故。知道一切已成定局,无力回天的时候她会选择接受,寻求更好的方式生存下去,柔中有刚,温和从容。

唐喆这几天在陈家住的乐不思蜀,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顺眼,唐喆多精明的人啊,这几天把岳母大人哄的每天都乐呵呵的,还不是那种故意奉承,就是在不经意间的一句不经意的话就能说到贺梅心坎里去,简直比闺女还贴心。就连一向古板的陈学东对唐喆都转变了态度,虽不像贺梅那么热情,但也绝对没拿他当外人看。

陈嘉睿和陈嘉玥一边捧着一盆水果吃一边咬耳朵,“姐,你从哪找回来的影帝?”

“咖啡厅捡来的。”陈嘉玥在一旁咬着苹果看唐喆和贺梅在厨房有说有笑的。

“你说我把这一幕拍下来能入选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奖吗?”

“《论好女婿如何养成?》”陈嘉玥在一旁脑补电影片名。

“《论剩女的选择,狼或唐喆?》”陈嘉睿面无表情纠正。

陈嘉玥一本书就砸在陈嘉睿头上,“我哪里像剩女?再说剩女怎么了?那是没有好男人,你总不能让人家为了一张结婚证将就吧?小小年纪这么偏见。”

“姐,你要知道,人的后脑是很脆弱的,你就是把我砸成傻瓜,智商也甩你一大截。何必呢?”

“我不用把你砸成傻瓜,我直接解剖了你,算是为民除害!”陈嘉玥笑的和巫婆一样,拿着一本书就要动手,这时陈嘉睿屋里的电脑警报忽然响了。只有陈嘉玥知道,陈嘉睿的电脑设置了自动警报和手机铃声一个声音,平时很少响,即使响了,贺梅和陈学东也以为是电话,从未在意过。

姐弟俩人脸色同时一变,陈嘉睿瞬间就闪进了屋子。陈嘉玥想跟进去,被陈嘉睿挡在了门口,“抱歉,姐,同行勿入。”

“我算哪门子同行?”陈嘉玥怒,我俩专业都和你不同好不好,谁喜欢盗墓?

“你不是,你老公是。夫妻档犯案防不胜防。”陈嘉睿说完,啪的一声就关上了房门。陈嘉玥盯着房门,都快看出个洞,眼神恶毒,好似那门和她有仇。她和陈嘉睿一母同胞,智商能差到哪里?再加上唐喆的,她发誓她要生个儿子,将来PK掉他舅舅!刚想到这里,陈嘉玥攥紧的拳头就松开了,思维太发散了,都想到生孩子上去了。话说,她和唐喆从第一次就没避孕,不会真怀上了吧?额……她还没做好当妈咪的准备,再说唐喆内忧外患一大堆,这个时候不适合有个小拖油瓶吧,是不是要和唐喆严肃探讨一下这个问题?

“嘉玥,嘉玥……”唐喆拍了拍陈嘉玥的肩膀。

陈嘉玥猛的一转身,吓一跳,“你鬼上身啊,走路没声音的。”陈嘉玥刚想到和唐喆生孩子的问题,他就出现在她面前,太会选时间了。陈嘉玥想到自己刚刚都胡思乱想了些什么,脸不自觉有些红了。

“我喊你好多声了,妈说爸今天有事,晚点回来,让你饿了先吃点水果。”唐喆冤枉,他刚刚在厨房门口就欣赏了一出默剧,被陈嘉玥脸上的表情吸引了,这姑娘有点面瘫,这么丰富的表情还是很少见的,眼神从愤怒到傲然到深思再到后来脸色薄红,她都想什么了?

“哦,知道了。”

唐喆刚想调戏她两句问她想什么少儿不宜的东西,脸都红了,陈嘉睿的房门就打开了,一脸冷凝,“姐夫,你方便进来一下吗?”

唐喆蹙眉,这小舅子更是面瘫,就连说话的时候好似除了嘴唇他都能控制脸部肌肉可以不动一般。唐喆点了点头,进屋,随手很自然地带上了房门。陈嘉玥盛怒,陈嘉睿你刚刚说过同行没入的,你的职业操守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