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082 财政大权的归属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035 2016-06-14 21:34:12

  082 财政大权的归属

唐喆无声的笑,“老婆说的是!就凭妈把这么好的女儿嫁给我,孝敬也是应该的。”

陈嘉玥满意的点头。

“嘉玥,你那几位姑姑、伯父……”唐喆声音有些冷,他向来不是多管闲事的人,有绊脚的一律踢开,但事情涉及陈嘉玥就不能这么草率了。唐喆忽然觉得遇到陈嘉玥自己变得绅士多了啊!放到以前绝对枪毙没商量的。

“哼!让他们蹦跶吧,我看还能蹦跶几天,觉得把老太太握在手里就万事大吉,这都什么年代了,还玩儿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把戏,幼稚!再说我奶奶是什么人,这么多年万事都要握在手里的人,那么大一笔钱岂会轻易松手?”陈嘉玥诡异的笑,“不过如果真的让大姑和三伯他们得手,奶奶应该也会高兴的,说明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你说对么?”

唐喆拍拍陈嘉玥的头,“小嘉玥,听到你这么说,为夫甚感欣慰啊!”

“哈哈!”陈嘉玥笑出了声。很响亮地在唐喆脸上亲了一下,“赏你的!”。

“那遗嘱是怎么回事?你动手脚了吧,景凡霖做的?”

“我爷爷是老革命,有些观念根深蒂固,把许多东西看的比命还重。老家有套祖宅,据说是明末的文物,爷爷早前说过很多次,这是祖宗留下的东西,谁都不能动。所谓遗产其实就是爷爷的遗愿而已,他临死前告诉爸爸如果有一天这房子他守不住了,与其变卖个人不如捐献给国家。他老人家真是有先见之明,早就知道有人对这房子图谋不轨。只可惜他把这光荣艰巨的任务交给了爸爸,也不知道他还能抗多久?为人子女总要想法子尽点孝心,我要是不留个后手有备无患,将来不得闹家庭革命啊!”陈嘉玥说的一点紧张感都没有。

“爸为何不干脆将房子捐了?”

“我爸更是古董,落叶归根,他还想着有一天能葬在老家守着这房子呢。我妈常笑他白做了这么多年人民教师,一点都不知道破除封建迷信。”陈嘉玥说的特别嫌弃又很无奈。“说到底,爸还是舍不得,这房子传了这么多代,如果在他这里不再姓‘陈’,他心里那道坎过不去。嘉睿当初去B大念考古,爸都没拦着,我都怀疑他是认为子承父愿,嘉睿做了他当年想做的事儿。我们家这点事儿说来说去还不是钱闹的,尤其是三伯和大姑,不知道都惹了多少麻烦了,爸还在一旁藏着掖着,偷着不知道帮忙收拾多少烂摊子了,我都没兴趣知道。所以说这男人的财政大权一定要上缴,万一遇到有三教九流的朋友或者不搭边的远方亲戚来‘讨债’,只要交什么代一句,‘找我老婆要’就成了,省了多少尴尬,还落了一个宠妻的美名。”

唐喆做恍然大悟状,“这么说前两天老婆让我上缴财政大权是为了我好?”

“那是自然,枉你那么聪明的人,居然还要我来点破。”陈嘉玥说的一点不好意思都没有,特别理直气壮。对于唐喆没有及时领会自己的深刻含义还有一点小小的鄙视。

唐喆抱着陈嘉玥笑的一抖一抖的,这老婆太可爱了,听她一本正经地嫌弃自己爸爸和弟弟就觉得好笑。关于‘财政大权’的理论更是匪夷所思、闻所未闻。唐喆知道,陈嘉玥其实很爱自己的家人,你看她说的那么嫌弃却又乐在其中的,她自己说说可以,要是有外人敢这么说,她不一定想出什么法子惩治呢,这丫头其实很护短的,心思还扭曲。再说他巴不得把自己的身家都交给陈嘉玥,俩人刚在一起的时候界限划的那么分明,唐喆甚至有一种念头什么时候陈嘉玥花他的钱花的理直气壮了就算是真的接受他了。再说他赚了全世界的钱,如果没有人败家,大家怎么知道他有钱呢?无人知晓岂不是很没有成就感?

“那这边你想怎么做?”唐喆笑问。

陈嘉玥叹了口气,“不管怎么说,他们都是爸的至亲,虽然我不止一次怀疑过这个事情,可惜现实总是比想象残酷。只要不太过分就随他们闹去,还能翻出天不成。睁一眼闭一眼就过去了,找到合适的机会震一震马上就乖顺了。我爸总说家和万事兴,这么多年都过去了,如今我妈都放下了,我没必要耿耿于怀。”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唐喆抱着陈嘉玥的手不自觉收紧,“家和万事兴吗……”

陈嘉玥感觉到了唐喆的变化,在他怀中退开一些,看着唐喆的脸,“阿喆,我们不一样,我们家再扑腾也扑腾不出什么大事,说白了就是兄弟姐妹之间贪点小便宜。但杨家不同,已经不单单是一座房子一块地的问题。做你想做的,只要想好了就不要犹豫,没有人经历过你经历的事情,也没有人可以做到感同身受,只要你觉得值得。”陈嘉玥现在都难以想象,杨家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那么多人丧命,是什么阴谋会持续这么多年?唐喆当年还是个孩子为何也会牵扯其中?只不过这么美好宁静的夜晚似乎不太适合说这些,只要让唐喆知道,她既然做了决定选择了他就会和他一直走下去。

“杀人放火都成吗?”唐喆忽然笑了,眼睛比窗外的明月还要亮。他的女人果然与众不同,不会劝他,不会阻止他,只要他想做的,她就在他身边支持。陈嘉玥是个对感情不喜欢有话直说的人,但是她的意思他都听得懂,这双手他要一直握着不放开,不管将来要发生什么,都会共同面对,不离不弃。

“好像你没做过一样,这个时候才想起来问我。”陈嘉玥说的颇为不屑,装腔作势的家伙。

“说的也是。”唐喆笑的有几分邪气,“那我就不问了,用行动表达吧。”话音刚落,吻住陈嘉玥,一双大手在她身上肆意游走。A市的夜静谧美好,屋内的温度暖了秋日的月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