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081 孝敬丈母娘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175 2016-06-12 13:58:25

  081 孝敬丈母娘

“这事儿阿喆说的不深,我也没细问,好像是小时候他出过一次意外事故,在找他的过程中父母过世了,阿喆心中对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后来就在外公家长大的。”陈嘉玥话说的很慢,情绪略有低落,是真的有几分心疼唐喆,说唐喆耿耿于怀也是一种猜测,虽然整件事情他是受害者,但按照唐喆的性子多多少少都会认为是自己的责任才间接导致双亲离世。这个男人长了一张精致温润的脸,淡漠如水,坚韧如竹,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相处久了才感觉到他也有隐伤。

贺梅了解的点点头,“这孩子看上去不错,成熟稳重,温和有礼,配你都可惜了。”说完还点了点陈嘉玥的额头,颇有几分恨铁不成钢的神色。

陈嘉玥亲亲热热搂着贺梅的肩膀,“是是是,妈说的太对了,就是天上掉下个‘唐哥哥’正好砸到我碗里了。这么好的运气,明天我就去买彩票。”

“死丫头!”贺梅宠溺一骂,“嘉玥,你老实跟我说,你和唐喆真的是相互喜欢才结婚的吗?没有什么别的事情瞒着我?”

陈嘉玥眼皮儿一跳,“妈,你是不是偶像剧看多了,这结婚还有假啊?阿喆车里还放着我们的结婚证呢。”

“不是就好。嘉玥,婚姻不是儿戏,你和嘉睿都自小聪明独立,看东西透彻,我和你爸几乎没为你们操过心。但是感情不是读书做题注定有对有错,界限那么分明;也不是生意买卖,可以讨价还价;更容不下任何算计,这个度你要自己掌握好。如果真的决定了就好好和他走下去。妈对唐喆不了解,但对你还是知道的,所以关于结婚从来没给过你压力。过日子总有磨合的过程,要互相体谅、互相支持,阿喆这孩子也不容易,从小就经历了这种事,也没父母疼爱,如果他愿意以后多带他回家,妈给你们做好吃的。”

“妈,我明白的,你放心吧。而且,唐喆对我很好,我对他也不错,虽然我们的开始有些出乎意料,但好在结局是好的。”陈嘉玥说的笑眯眯的。

贺梅点点头,而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斟酌问道,“嘉玥,妈一直没问过你和凡霖的事儿,你们俩……”

“妈,你就放心吧,我自己的事情我会处理好。凡霖回D市了,我们俩见过,他知道我结婚了。过两天如果有机会我去看看阮阿姨和景爷爷。”陈嘉玥停了一下,看着贺梅笑了笑,“你只要知道你女婿是唐喆就好了。”

贺梅看着自己的女儿,压住心底的一抹不安。她其实是没想到陈嘉玥会这么早就结婚的,而且是闪婚。她和景凡霖在一起打打闹闹快二十年,算是景家和陈家默认的一对,但几次试探当事人都没这个认知。要么就是默不作声,要么就是景凡霖插科打诨然后拉着陈嘉玥就跑。时间久了大家也懒得问了,总之在景凡霖身边的陈嘉玥有了几分人气,有陈嘉玥压着的景凡霖多了几分乖巧,两家人乐见其成,但都不是迂腐之人。只不过景老爷子却十分中意陈嘉玥,这是景家都知道的事儿。贺梅是个很豁达的人,正如陈嘉玥所说,她的事情她自己会处理好,如果需要陈嘉玥自会向她求助,她只需要把该说的话说到就好了,儿孙自有儿孙福!

晚上陈家这顿饭吃的热闹,好滴白天那些争吵都没有发生过一般,几个人聊的很开心,就连向来沉默是金的陈嘉睿都开了几次金口,虽然他每次说话都不如不说。陈嘉玥既然已经和唐喆结了婚,自然二人是一起住的,贺梅特意换了新的床单和被子,一边换还一边数落陈嘉玥,唐喆心里暗笑,嘴上却赶紧主动承认错误,说自己没准备好见家长才没让汇报给家里。贺梅听了又赶紧说没关系。陈嘉玥靠着门口心里暖暖的。

陈嘉睿面无表情下结论,“妈够偏心的。姐,你地位不保!”说完端着水杯轻飘飘进屋。

因为陈嘉玥和唐喆结婚这事一打岔,陈学东都忘了问陈嘉玥,她怎么知道房子的事情。倒是唐喆晚上和陈嘉玥随口提起来。

唐喆躺在陈嘉玥的床上,嘴角都带着笑,“七少爷,能把你脸上的笑容收起来吗?我鸡皮疙瘩了。”陈嘉玥说完还很逼真地挽起袖子。

“真的?我摸摸,关灯了,我看不见。”说完一把就把陈嘉玥揽到了怀里。

陈嘉玥想到那天晚上的亲密,脸不争气的红了。“喂,这是在我家呢,你收敛点,别耍流氓。”

“有吗?我这不是很正常的举动吗?在自己老婆娘家,抱着自己老婆做想做的事儿有什么不对的?”唐喆说的一本正经,特别无辜。

“唐七少……”

“阿喆……”唐喆轻轻纠正。

陈嘉玥从善如流,“好吧阿喆,我觉得你在MA当设计总监都屈才了,你应该进军演艺圈的,凭你的演技,赚钱一定没问题,钞票一把一把的。你老实说,你哥大的文凭是不是伪造的,你其实是电影学院毕业的吧?”

唐喆抱着陈嘉玥就笑了,陈嘉玥莫名其妙,难道这不应该是大家的共识吗?笑点在哪里?

屋子里不算太暗,唐喆虽然看不太清陈嘉玥的表情,但那双明亮的眸子在暗夜里却很清晰,唐喆心弦一动,倾身吻住陈嘉玥,描绘着她的唇型,撬开她的贝齿,辗转深吻。陈嘉玥下意识抱着唐喆的脖子回应他,直到她都感觉呼吸有些困哪,唐喆才放开她。

唐喆气息略有不稳,抱着陈嘉玥缓了一会儿,在她的红唇上又亲了两下,声音暗哑,低声道,“嘉玥,妈把你和嘉睿教的很好。”唐喆说的是真心话,不带丝毫恭维。其实从姐弟二人的对话中唐喆也猜到几分,等真的见到贺梅本人唐喆才明白,为何冷漠的姐弟俩对自己妈妈那么‘怕’,那是一种保护,也是一种信任,更是一种爱,这也是为何陈嘉玥虽然冷漠却心中带着一股正气和温暖。

陈嘉玥笑了笑,嘴角带着一丝讽刺,“血缘果然是不清白的,我和嘉睿的性子有些地方都是随了奶奶的,自私、冷漠甚至狠绝。”陈嘉玥缓了缓口气,说的有几分调皮“还好有我妈从小耳提面命、言传身教。否则今天你见到的大概就不是这个陈嘉玥了。记得孝敬丈母娘。”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