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073 萧言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093 2016-05-17 21:04:18

  073 萧言

“老大,你可……真想得开。”楚廉想了半晌憋出这么一句,老大你确定三少不是过去给七少添乱的吗?其实你和叶小三才是兄弟,是吧?

“小三的事儿和我一毛钱关系都没有。嘿嘿,听说阿喆小舅子也今天到D市,这小子据说是个天才,我早就想挖过来压榨了,要是阿喆能拿下我就省力了。”东方燚笑的有些阴险,他是难得笑的,这么一笑挺吓人的,虽然还是那张俊帅的脸却感觉阴气森森的,他果然还是比较适合炸毛的表情。

“二少,你太不厚道了。”多年来一向被唐喆奴役的楚廉忽然有点同情自己的主子,面对东方两兄弟双重夹击还能生存,可见生命力之顽强。

东方燚不爱听了,瞬间恢复了那副冰山脸,喊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不厚道了?你跟着阿喆混这么久,老子不相信你还知道什么叫厚道。”

楚廉迅速起身,“二少,您说的都对。我最近比较瞎,总部空调修好了,我先回意大利不在这里碍您眼了。”说完和唐浩铭打了个招呼就溜了。

东方燚瞥了一眼关上的大门,“老大,你看看阿喆手下这一个个的脾气,太暴躁了,他也不怕影响枫叶的业绩。”

“你都没影响静安堂的收入估计他也不会。”唐浩铭笑了笑,东方燚是他见过脾气最差的人了,没有之一。

“老大,大家都是兄弟,我和阿喆就差了个姓,你也不能这么偏心。要不是怕老爷子地底下钻出来我也不介意改姓唐的。”

“我看楚廉之前的话不错,你是太闲了。最近东欧进了一大批军火,你知道吗?”唐浩铭终于说到重点了。

“知道。东欧现在虽然Michael一家独大,但各方零散势力仍在,我看这小子有要全部铲除的架势,看他当年平定内乱,砍瓜切菜一般地处理家族人的方式就知道是个狠角色。据说Michael是名冷艳美少年,没想到手段这么狠辣。”

“这个Michael有些地方和叶小三挺像,你可以透漏给他,有人和他抢道上颜值第一的宝座了。日本那边也是,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儿,阿喆那边怕是一时无法分身,你帮衬着点。”唐浩铭交代。

“老大,我知道你心疼他,不过也不用一遍遍强调这个重点了。要是叶小三在估计都哭诉你的不公了。”

“以为我不知道叶小三这么无法无天还不是你惯出来的毛病?”唐浩铭揭穿东方燚,为了看戏就让自己弟弟出马装疯卖傻。

“老大我冤死了。”东方燚死不承认,“老大,这些事儿有我和阿喆呢,你放心。要是有空去趟D市吧,我给你找了位老中医,推拿针灸最拿手了,说不准配着莫蠡的药就有效了呢?你这腿好几年了也该好了。”

“莫蠡都没有办法,别人就更不用说了。再议吧。”唐浩铭说完屏幕一闪就下线了。

“哼,还说我脾气差,老子是静安堂最好说话的了。谁都敢挂我电话!”东方燚的每一句话都让门外的潘伍听的清清楚楚,一边听还一边点头,‘没错,师父脾气最好了’!已经三天没换过电话机了,最近生意特别好做,大家都被没抽风好说话的东方燚惊着了,连价钱都不敢讲了,直接签合同、付款赶紧走人。足以说明一个刚刚跨过青春期还没迎来更年期的男人的可怕。

东方垚的车上。

“Daniel,今天的新闻头条你怕是跑不了了,刚刚为何顺着那个记者的话说?被人牵着鼻子走可不像你的风格。”Charles不解,名义上他是叶垚的经纪人其实是他的高级管家,主管他的衣食住行,吃喝拉撒,顺带偶尔兼职经纪人的工作。

“你不觉得那个女记者很漂亮吗?”叶垚笑问,脸上一抹深邃的笑,很容易让人沉浸其中。叶垚是多面的,是哥哥们面前的乖弟弟,被压榨、被欺负,揉圆搓扁都随意;是古典音乐界最被认可的钢琴王子,技巧娴熟,情感充沛,举手投足一股贵族风范;是好莱坞零差评的巨星,星光闪耀却平易近人,情商极高;但他更是一名嗜血阎罗,取人性命,眨眼之间。“小言,你说呢?”萧言看了叶垚一眼,不说话。

叶垚凑到他身边,哥俩好地搂着萧言,“小言,哥哥把她送你好不好?”

“不要。”

“为什么不要啊?相信哥哥的眼光,这个女人虽然算不上顶尖漂亮也算个人间尤物,性子也辣。你看你今年也十五了,送你开荤正好。”叶垚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在拐骗未成年少年,一副哥哥疼弟弟的经典表情。

“不需要。”萧言平日里话很少,只是冷着脸,寸步不离地跟在叶垚身边。他是静安堂最出色的一批杀手之一,年纪小,锋芒毕露,一身凛冽的杀气,一年前唐浩铭把他派到叶垚身边,一是给叶垚安排个帮手,二是磨一磨他的锐气,真正好的杀手在他杀人之前是让人感觉不到杀气的,跟着叶垚无疑是最好的选择。这一年多萧言虽然还是不怎么说话,但性子确实好了很多,也要多亏叶垚平日里的诸多‘骚扰’。

“你看看,你就是跟着我哥太久了,性格都像了。你和人家小五学学,要懂得享受人生!”

“不必。”萧言特别不待见东方垚,偏偏被唐浩铭发配来了他身边。

“小言,你怎么能就这么拒绝哥哥的好意呢?”叶垚特喜欢逗萧言,感觉和不炸毛的东方燚说话一样,他曾经不止一次想,要是老哥有个儿子,估计就是萧言这样的,不苟言笑,一板一眼。要不是年纪不对,他都想给他们俩做DNA了。

“过了十一我就离开!”萧言冷不丁蹦出一句,在一旁看热闹的Charles诧异了,回过头来看着这个小少年。他不知道叶垚的真实身份,更不知道萧言是谁,只是直觉上这二人不像看似那么简单,叶垚有意无意透漏过一些却没有深说,Charles是明白人自然也不会多问。萧言跟着叶垚一年多了,虽然不怎么搭理叶垚,但是对他的命令却严格执行。怎么突然要离开了?莫非是终于决定不再忍受叶垚的骚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