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078 家和万事兴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005 2016-05-30 21:44:02

  078 家和万事兴

陈嘉玥回到车上,陈嘉睿随口问,“姐,你要回景家看看吗?”

陈嘉玥想了想,“也不知道景凡霖回没回来,看看再说吧。”以前每次假期只要回家她都会去景家拜访,贺梅和景凡霖妈妈处的不错,景爷爷更是疼她,景家上下从来没把她当外人,连家里的阿姨对她都不陌生。这次不去有些说不过去,但是……陈嘉玥看看身旁的唐喆,陷入沉思。

唐喆发现车刚驶入A市,姐弟二人原本慵懒的态度变得有些拘谨,尤其是陈嘉玥,第一次带她回杨家都没见她这么紧张的。“怎么,害怕了?”

“废话,你亏心事做多了不怕雷劈啊?”陈嘉玥回的理直气壮。

唐喆被哽了一下,好……有底气。“姐,姐夫估计从来不觉得他自己做的是亏心事儿。”

唐喆默了,要不要这么直接?唐喆平日听陈嘉玥给贺梅打电话说的眉飞色舞的,猜测岳母大人一定乐观开朗好相处,能让陈嘉玥笑的见牙不见眼,脾气一定很好很幽默的。如今看姐弟俩这架势,怎么感觉家教很严似的?搞的他都有几分紧张了,当年第一次杀人手都没抖过,现在却有几分忐忑。陈嘉睿说的不错,如果靠演技他有自信瞒得过所有人,可以顺利得到陈嘉玥父母的认可,这也是一开始他的打算。但是此刻他真的是抱着很虔诚的态度来拜见她的家人的,希望得到他们的认可和祝福。他知道他的这个身份如果被陈嘉玥父母知道也就意味着他们俩没有未来,没有哪个疼爱子女的父母会让自己女儿嫁给他这种人,一生灰暗,在黑暗世界里徘徊,陈嘉玥不介意是她的性子使然,但她父母定不会同意。

陈嘉玥和陈嘉睿本来就不是话多的人,唐喆也不是,车里三个人三种心思默契地沉默了,本来还算欢快的旅程在快进入尾声的时候竟然悄无声息的。唐喆按照陈嘉玥的指示把车开进小区。

几人拎着东西下车,陈嘉玥瞥了一眼旁边停着的一辆车,脸色微变。唐喆诧异,他还从未在陈嘉玥脸上见过这种表情,鄙夷、厌恶、又略微有些无奈。“怎么了?”

陈嘉玥没说话,陈嘉睿在一旁冷冷开口,“姐,你运气不错!”看似调侃的话却带着一种异样的语气。

陈嘉玥家是老式小区,她家在三楼。陈嘉玥看了看就站在她身边的唐喆,开口,“进了我家门就是我家人,唐七少,想好了?”

唐喆笑笑,把东西放到一只手上,另一只手握住陈嘉玥的手,“放心,有我!”

几个人还没到家门口就听到里面声音很嘈杂,陈嘉玥一脸厌恶,陈嘉睿冷淡没表情。

“学东,爸都不在好几年了,那份遗嘱你藏那么紧做什么?”一道尖细的女声响起。

“爸临走前说过,妈还在遗嘱就不能拿出来。”陈嘉玥父亲沉稳的声音传来。

“学东,早拿晚拿不是都一样吗?再说这也是妈的意思。”一个男人说话了。

“反正妈现在和我一起住,要不拿来我这里保管吧。”又有一个男人出声。

贺梅在卧室里白眼都懒得翻,这话陈学东三哥也好意思说,明明是他‘无家可归’,蹭老太太的房子住,现在说的好像他在尽赡养义务一样。这些人今天是突然登门造访的,她没来来得及闪人,索性在卧室里待着,把外面客厅腾给他们陈家人,反正是他们自己家的事儿,既然从没把她当一家人她也没必要给自己添堵。

陈嘉玥推门而入,大门撞到墙上,砰地一声,所有人都看向门口,见陈嘉玥姐弟二人回来楞了一下。

“大姑,小姑,大伯,三伯,挺热闹啊,这是来我家过假期吗?”陈嘉玥进屋,把带来的东西顺手放到客厅里。“爸,你怎么不早告诉我大家都在,我就不买这么多东西回来了,大姑他们来一定没少拿礼物吧?”

贺梅听到陈嘉玥的声音才记起来,自己刚刚就是准备出门买东西的,明天女儿、儿子还有女儿男朋友要回来,被这些人一搅和都忘了,但是他们不是应该明天到吗?

陈嘉玥的话让陈学东很尴尬,这是有原因的,陈嘉玥上大学前和陈家老太太一直是住一个小区的,陈家人似乎特别喜欢逢年过节聚一聚,但每次聚都是在陈学东家,而且从来都是空手而来,陈家奶奶更是提前两天就会过来视察,看看都买了些什么,有没有三儿子喜欢吃的,有没有大女儿喜欢的,然后‘指点江山’吩咐陈学东一样一样做好。大家吃完拍拍屁股走人,留下陈学东和贺梅收拾残局。刚开始几年贺梅不计较,后来年复一年,每个月都要发生一两次,实在受不了了,才卖了原来的房子买了这里,但还是躲不了清净。爷爷在时还好,爷爷过世后,陈奶奶的生活费只有陈学东和陈嘉玥二伯在承担,小姑偶尔会出一些,更不要说医药费和其他了。贺梅和陈学东前些年工资不高,要供两个孩子念书,生活不算富裕,直到最近几年才稍微好转。

听到陈嘉玥说话,贺梅就更没打算出来了。这屋子里的人,对这位陈姑娘多少都是有些忌惮的,陈嘉玥说话向来一针见血不留情面的,陈学东最怕陈嘉玥开口,连讽带刺,他是典型的家和万事兴,有苦肚里咽的人。‘家人’两个字一辈子困住了向来通透的陈学东。

陈嘉玥装模作样四处看了看,没发现什么,“大家看来不是过假期的呀?有事儿?”

“哟,嘉玥、嘉睿回来了,在外面怎么样辛苦吧?嘉睿大几了,什么时候毕业啊?”大姑开口了。

“大姑,我爸记性不好,你要的东西在我这儿。要我奶住那套房子的房产证是吗?可以给你!”陈嘉玥诡异的笑,“不过,大姑你确定拿到手就有用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