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071 采访叶垚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020 2016-05-08 22:21:25

  071 采访叶垚

姚娇娇同学对叶垚的长相是很有意见的,明明是一名男人,却那么艳光四射,风情万种;明明是一名钢琴家就该好好钻研古典音乐,却跑到娱乐圈搅和。她更不能理解的是,众人对叶垚知之甚少却花痴粉无数,天天在网上哭着喊着要嫁给他,睡了他。姚同学嗤之以鼻,她的理论向来是找老公绝对不能找比自己漂亮的,她不能面对这份心理创伤。

所以田蜜派姚娇娇同学去采访叶垚没安好心是一定的,她知道姚娇娇一定得不到什么有价值的新闻,但是这不重要,大家都得不到啊,铺天盖地的赞美之词罗列在一起就是一篇没涵养的美文了,不过她知道姚娇娇一定写不出来。

姚娇娇也是倔脾气的,一个‘好’字从嘴里咬出来,转身很帅气地出门,摄像大哥看了看,麻溜扛着极其跟上。

陈嘉玥和唐喆在车站接到了陈嘉睿。唐喆是第一次见活着的陈嘉睿,感觉和资料上面像是两个人。照片里的陈嘉睿和嘉玥长的很像,清雅俊逸,表情有点冷。但真正见到陈嘉睿就会发现比照片里面鲜活的多,一八三的身高,人有些单薄却不显孱弱,没有度数的眼镜架在鼻梁上,多了几分书卷气,更像一层保护色。

“姐。”陈嘉睿是简约主义代言人,尤其是说话方面。

陈嘉玥把人拉到唐喆面前。“那个,你们自我介绍,认识一下吧。”说完就转过身像模像样地欣赏看过无数次的火车站的‘风景’,置身事外。

陈嘉睿没有丝毫意外,唐喆一脸纵容,看着陈嘉睿笑了笑,伸手,“我是唐喆。”

“陈嘉睿。”

“嘉玥,上车了。”唐喆喊了一声。

陈嘉玥回头才发现二人都在车子跟前了,这是什么情况,怎么就这么一句?她期待的下文呢?故事不应该这么发展啊!

“姐,失望吗?”陈嘉睿问。

“来日方长。”陈嘉玥笑。

坐在前面开车的唐喆唇角勾起,看来接下来几天的日子一定不会无聊。

陈嘉玥这边‘其乐融融’,另外一边却炸开了锅。

姚娇娇虽然说不愿意采访叶垚,但她这是第一次自己一个人接受的采访任务,还是很珍惜的。田蜜简直没有给她任何时间做准备,这种娱乐新闻,娱乐组向来是有专人负责的,田蜜让姚娇娇去做就是摆明了给她难堪,想把她从这里挤走。姚娇娇虽然不喜欢娱乐组,但她要走是她的事,绝对不会让人打压而被迫离职,她的干劲儿上来了。在车上恶补叶垚的资料,能搜刮来的各种信息,一边看一边吐槽,这人的信息就像是故意透漏给大众知道的,没有一点八卦味儿。

叶垚比她小两岁,美籍华人,从小学习钢琴,十三岁第一次在欧洲钢琴比赛上登台,技惊四座。无人知道他师从何人,就像是天上突然掉下来一个天才钢琴少年。据说他父母是普通中产阶级,家中一姐一兄,他排行第三。叶垚虽然世界知名度极高,每次出现都是大众焦点,尤其是他几年前在好莱坞电影中客串之后,知道他的就不仅仅限于古典音乐界,他由一名音乐天才变成了时尚界、娱乐界的宠儿,但他的家人却从未在媒体面前曝光过。叶垚待人接物彬彬有礼,情商极高,无论是举办钢琴演奏会还是参加电影拍摄从未出现过负面报道,而且他并未像有些陷入影视圈就忽略了自己本来身份的人那样,除了电影的开机仪式、首映礼等必要场合,他从不参加宣传,每次采访他强调的都是,自己在努力成为一名钢琴家,希望能播撒古典音乐的魅力。电影是他人生的意外,却给了他无限惊喜,他不会沉迷却很感恩。这话说的官方又真诚,尤其是顶着那张风华绝代的脸,这样的男人不管说了什么大家第一反应都是,哦,他说的对啊。这毕竟是个看脸的时代。

“叶垚的身份一定是造假的!搞不好就是某国派来摧毁国民意志的内奸。”姚娇娇啪的把资料摔在自己腿上,憤憤說道。姚娇娇絕不承认是她自己对叶垚那张脸有偏见,她不是那些花痴脑残粉,叶垚这些众所周知的事情给人的感觉太像有为青年了,姚娇娇觉得他一定有不为人知的很阴暗邪恶面。

姚娇娇还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忽然一个急刹车,姚娇娇一不留神,手上的资料哗啦啦就往前飞去,她自己也险些跟司机是否的座椅亲密接触。“怎么了?”

“那个,娇娇,前面好像发生车祸了!”

姚娇娇探头,果然前面已经水泄不通了,刚刚司机就是听她吐槽听的太投入才差点追尾。“果然叶垚的八字有问题,我第一次采访,就遇到车祸,这个人不仅长的晦气,连运气都发霉!”

“娇娇,怎么办?田组长通知的时间太晚了,本来我们现在去就不占先机,这下怕是难完成任务了!”摄像师李炳人很憨厚,也看得出田蜜是故意为难姚娇娇但却不能明说些什么。

姚娇娇看了看表,“李哥,我先过去采访。你找个能通行的小车把你和设备送过去。这种采访画面都差不多,一群人围着一个人,问着一些你知我知天下知的事情,画面后期补一下。”

李炳权衡了一下,点了点头,他人脉广,这些事大家私底下都做过,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姚娇娇见李炳点头,三下两下收拾好东西带着带麦就下车,在拥挤的车群中努力往飞机场放心赶,还好离着不远。

姚娇娇的体育显然练的没有陈嘉玥到家,连跑带走,走了快十五分钟才到机场,再跑下去她只有把高跟鞋脱了,可怜多天未见过的好天气。叶垚的飞机显然还没到,但正如她预期的一样,机场国际航站楼已经挤满了人,她能叫的上名字的电视台基本都过来了。果然叶垚一出,全城则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