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061 幕后黑手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075 2016-04-22 09:50:02

  061 幕后黑手

陈嘉玥从景凡霖那回来显得心事重重,吃饭的时候总是时不时地瞄着唐喆,那情景倒有些像俩人刚结婚不久时她看他的眼光,好奇的,迟疑的,探究的,只是这次还多了一抹担忧。

唐喆拉着陈嘉玥的手从餐厅散步回家,“嘉玥,景凡霖的事务所怎么样?”

“门庭冷落。”陈嘉玥拖长了声音,样子懒懒的。

“景凡霖在华盛顿是最出名的律师,政商两界无人不知。那是一块金字招牌,在D市也不会有问题的。”二人没正式见过,但并不代表唐喆对景凡霖知之甚少。

陈嘉玥听到招牌二字就唇角抽搐,“景凡霖的律师事务所叫冬天事务所,他说要开满春夏秋冬。我只听说过开妓-院有这么构思的,还没见过事务所也这么起名的。景家几位伯父从政从军,都是中央要员,他家十几口人我都见过,他是最离谱的,没有之一。”

唐喆听完扑哧就笑了,景凡霖在华盛顿过的那是很高调的,他知道太多事情,有太多人排着队想要除之而后快,曾经有人高价向静安堂买景凡霖的情报想要暗杀他,但没过多久东方燚就告诉他买情报的人死了,谁动的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事情的结果,景凡霖轻易是不会有事的,他如果死了很多事情会更麻烦。如果你想要见美国政商两届的名人,不用去五角大楼,也不用跑去华尔街,蹲在景凡霖事务所门口就可以了。景凡霖从不做谁的私人律师,也不做企业法律顾问,专门打游击,找他打官司很简单的,只要你钱给的够,景公子心情也好,那就没问题,当然这些人也只有在他们的律师团队需要求助的时候才会找上他,多数时候还是能避就避,毕竟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不是?

“哎,老婆的青梅竹马这么关注我,我都不知道是喜还是忧。”唐喆说的颇为感慨。“老婆你是不是有事情和我说?”

“也没什么,只不过,唐喆,你知道你大伯夫妻可能不是车祸意外吗?”陈嘉玥斟酌了半天还是决定实话实话,这件事嘉睿早就和她说过。杨卓轩夫妻那日坐的汽车没有丝毫动过手脚的痕迹,最终调查结果是杨卓轩超速,对方酒驾,两辆车四个人无一幸免。第二年同一天MA国际日本分公司门卫田木次郎和保安队长山本浩二也因车祸死亡。似乎没有人会把这两件事联系在一起,但嘉睿却发现,两件案子经手的警官是同一人,车祸发生后送到医院抢救的医生也是同样的,更主要的是,两件案子发生的地点恰好监控都出了毛病。陈嘉睿做出的推测是,这两名员工和杨卓轩的死脱不了干系,而这二人之所以殒命,是被灭口。

“知道。”唐喆对杨卓轩不算陌生,杨卓轩很疼杨沁雪,对唐喆也很好,后来因为日本分公司需要,加上大伯母外婆家在日本,所以举家去了东京,之后就很少见面了。

“你怀疑是杨家人做的?”

“不只是我,我想大表哥也有怀疑,这么多年他从未回过杨家不是没有原因的。只不过当时他人在英国读书,回去的时候二位已经过世,案子也成了铁案。之后他留在日本创业,没踏入过MA一步。”唐喆简单说道。

“你好像对杨一泽很了解,不像和杨家没有关系的样子。”陈嘉玥敏感问道。

“杨家姓杨,我姓唐。”唐喆偏头,笑的很无辜。

“死的这五个人都是MA国际的员工,但我总感觉这背后除了杨家还有另外一双手。”陈嘉玥喃喃自语。唐喆看了她一眼,抬头看着漫天星空,这也是他想知道的,究竟是谁,对唐、杨两家如此了解?

MA国际酒会在第二天晚上八点。

唐喆一早起来就很贤惠地做好了早餐,然后叫陈嘉玥起床,俩人吃完早饭一起上班。陈嘉玥看着唐喆一身笔挺的西装,默默地盯了好几秒,然后淡定地撇过头去,最近对美男越来越没有抵抗力了。唐喆招招手让陈嘉玥帮他打领带。

陈嘉玥看着自己手中那根‘绳子’,比划了半天,想象着上小学系红领巾的方法,踮起脚把领带从唐喆脖子上绕过去就开始打结。唐喆看着身前娇小的女子,表情严肃认真,似乎在做着什么很重要的事情,陈嘉玥做事情一向很认真,但这次明显信心不足。

唐喆在陈嘉玥马上就打成死结前制止住了她。“老婆,我教你。”唐喆说完握住陈嘉玥的两只手,分别拎着领带的两头,手把手教学,陈嘉玥鼻尖都是那股熟悉的沐浴露的味道和她一样的,她尴尬死了,系个领带二十分钟都过去了。

“唐先生,二十分钟都过去了,你不觉得四只手系领带是在增加难度系数吗?”陈嘉玥的脸,一片绯红,但神情依旧很冷淡。唐喆觉得自己一定是受虐体质,要不就是审美有问题,否则不会认为这样的陈嘉玥很美、很可爱,他等待着默默欣赏眼前的女子为他完全盛开的那一刻。

“晚上一起去酒会。”唐喆在陈嘉玥耳边低声说道。

陈嘉玥迅速撤离唐喆一米远,揉了揉自己的耳朵,“我还小,没重听,唐先生你很魅力,不用再在我面前散播荷尔蒙了。我不是柳下惠,怕把持不住!”

唐喆听了哈哈大笑,“我见夫人一直清心寡欲,还以为自己的魅力值下降了。不用坐怀不乱了,我允许你为所欲为。”唐喆说完闭上眼睛,展开双臂,一副任凭处置的模样。

“唐喆,你这撩妹技能祖传的吗?”陈嘉玥靠在厨房门口,双臂环胸问道。“你今年27了,有情史没有?别哪天蹦出个儿子喊你爹地。婚姻果然不能草率,之前都忘了问了。”

陈嘉玥本是无心的一句玩笑话,唐喆却忽然眼光一闪,而后又若无其事地笑道,“我不喜欢儿子,什么时候老婆大人赏我个小公主?我绝对如珠如宝对待。”

“想得美,走了!你好不容易决定上班一天,别迟到了!”陈嘉玥挂着车钥匙率先出了门。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