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053 裸奔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2094 2016-04-14 09:36:02

  053 裸奔

白天密密麻麻的停车场此时显得有些空旷,陈嘉玥没走多远就看到了唐喆那辆很拉风的兰博基尼。她四下望了望,确定安全,飞速开了副驾的门,窜了进去。

唐喆失笑,“要不要这么小心翼翼?”

陈嘉玥想到白天David讲的八卦,考虑要不要汇报给唐喆听,要是他知道自己现在的下属八卦他和自己助理有一腿,会是什么表情?

“我夜路走的多,怕遇到鬼。”陈嘉玥无厘头地说了一句,转过身对唐喆抱怨,“你太不厚道了,定了‘品尚缘’还让南风把我叫下来,我中午就没吃多少。”

唐喆从后座拿过来一个袋子,放到陈嘉玥腿上,启动汽车,“吃吧,小馋猫!”

陈嘉玥一喜,也不客气,打开餐盒拿起筷子就吃,“你吃过了?”

唐喆刚想点头说是,偏头看到陈嘉玥吃的两腮鼓鼓的样子,“还没。”

陈嘉玥“哦”了一声,插起一个丸子,送到唐喆嘴边,“赏你的!”

唐喆嘴角扬起,就这陈嘉玥的筷子咬了下去。“味道不错!”

“对了,那个南风为什么会早上和你一起搭车来?和我们住一个小区?”陈嘉玥随口问了问。

“你怎么知道的?”

“我不是刚说过,夜路走多了,总会遇到鬼的。这里是什么地方?MA国际啊,这么大的事情怎么能藏的住?再说你现在可是全公司的红人,热搜榜头一号的,一举一动都是话题。”

唐喆抿唇,扫了陈嘉玥一眼,瞧瞧她说的都是什么话,还藏得住,怎么好像他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他明天得让南风把他送修的车赶紧提回来,要不就趁早买一辆。

陈嘉玥丝毫不理会唐喆对她说的话有什么反应,又喂了他一个水饺,顺口问道,“对Maple Live你有多大胜算啊?”

“怕我输了?”

“No,我是怕你输不起。可别败了,把你这身皮都赔进去,到时候裸奔!我倒是不介意你穿女装,但我怕内衣你穿不下啊。”陈嘉玥说的很欢快。

唐喆伸手掐了掐陈嘉玥的脸,“死丫头。输了我也拉着你下水。”

陈嘉玥放下筷子,说的颇为感慨,“我知道啊,所以啊,这告诉了广大妇女同胞,婚不是随便能结的,要慎重。你看,我这不就是血淋淋、活生生的例子,都没有后悔的余地了,可怜啊可怜!”陈嘉玥知道,别说Maple Live了,不管对上谁,唐喆都不会输了的。

“枫叶集团而已,又不是什么牛鬼蛇神。设计部群龙无主时间太久了,借着这个机会让他们紧张一下也好。”唐喆说的很轻松,似乎并不把这个外界都认为很强劲的对手放在心上。

“你可别轻敌!枫叶集团,Maple Leaf,在北美以国际星级酒店Maple Live起家,主打高端奢侈生活,短短不到十年时间,它的国际酒店和饭店遍布全球,很多人更是以入住Maple Live作为身份的象征。资金雄厚,最近这几年转向房地产、金融和传媒等行业,势头正劲。更主要的是,大家对枫叶集团的创始人知之甚少,都快成为商界的悬案了,只是传说是S市人,美籍华侨,相貌、家世更是一无所知。”陈嘉玥把查到的枫叶集团的资料报给唐喆。

“功课做的不错,有贤内助的潜质。”比起枫叶集团的事情,唐喆更在意的是陈嘉玥的态度,她去查枫叶显然是出于对他的关心。

“你的功课显然都不及格,根本没抓住我话里的重点。”陈嘉玥翻了个白眼。

“你不用担心竞标了,担心我就成了。设计部这次一定大获全胜,放心。”

“我全身每一根神经都告诉我,你这么笃定,一定是在背后下了黑手。记得提醒我,以后不要得罪你。”陈嘉玥说完还故意往车门边靠了靠,试图用实际行动说明,此处有鬼,我要远离!

唐喆看着陈嘉玥故意做出的怕怕的表情,眼睛却一片清明就觉得好笑,恰好红灯,唐喆停下车,揽过陈嘉玥的脖子就吻了下去。

陈嘉玥懵了,她对月亮发誓,她刚刚很纯洁的,没有碰到唐喆身体任何一个部位,而且他们也没有聊到任何和颜色有关的话题,为毛唐喆又发情了?

陈嘉玥余光瞥见信号灯变了,用力推开唐喆,“唐先生,麻烦你控制一下自己的荷尔蒙,我们要被拍照了。”

唐喆哈哈大笑,在陈嘉玥耳边耳语了一句话。很高兴看到陈嘉玥本来就不小的眼睛瞬间瞪圆了,半晌对着唐喆竖起拇指,“我妈说过,考试能作弊为什么不作弊?你居然践行了这句话。唐先生,你这么阴险,你家里人知道吗?”

唐喆笑的很含蓄,“是家里人的当然都知道。现在你也知道了!”

“我真是与有荣焉!”陈嘉玥的话都是从嘴里飘出来的,真是高手啊!“唐喆,你应该什么都知道对不对?为什么还要我去查杨家的案子?嘉睿发给我一些资料,前些天就想和你说,一直没空。那几件案子,我觉得基本都是人为。你早就清楚了,是不是?”陈嘉玥想起了之前要和唐喆说的事情,刚刚唐喆那句话点醒了她。

“没错,我早就知道这几个人的死有蹊跷。是不是自杀我不确定,但原因我是清楚的。”唐喆正了脸色。发生过的事情绝对不能就这么过去。他不需要世人都知道事情真相,他只需要血债血偿!法律给不了的公正,那么他就自己动手。想牵制住他的动作,未免想的太简单了,当他唐喆是什么人?还是十五年前什么都不懂,任人宰割的孩子吗?

陈嘉玥第一次见到唐喆这样的表情,隐忍、克制、嗜血、还有几分忧伤,整个人好似都包裹在一层真空里,生人勿扰。可奇怪的是她并不觉得害怕,反而有几分,心疼,这是怎么了?

陈嘉玥缓缓握住唐喆的手。唐喆,不管你之前经历过什么,以后有我陪你一起承受,可好?

唐喆回过神来,他失态了。可陈嘉玥一句话都没说,也什么都不再问,只是握住了他的手。他没有把她吓跑,是不是?不管什么样的他,她都能接受是不是?

“我们到家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