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041 同床共枕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3056 2016-04-02 10:34:02

  041 同床共枕

陈嘉玥在厨房洗碗,收拾残局,想到刚刚的自己就觉得有些,憋屈。她为什么要跑呢?有什么好脸红的?他们是夫妻,亲一下怎么了?她应该趁着唐喆受伤反过来把他扑倒才符合她的风格!

想到刚刚唐喆的吻,陈嘉玥不由地摸着自己红肿的双唇,脸又红了。唐喆的吻和他的人是不一样的,温柔但是霸道,掌控了所有的主动权,陈嘉玥不得不跟着他的节奏,差点窒息在他怀里。唐喆刚一松手,陈嘉玥一溜烟就跑了,身后还传来唐喆的笑声和调侃,“刚刚是谁那么利落地把我的衣服都剪了?夫人,你在害羞什么呢?”

男人果然脱了衣服就是禽兽!“这个流氓!”陈嘉玥低声嘟囔,亏她当初以为唐喆是一位坚韧如竹,宁折不弯的君子,白瞎了这么多年5。0的视力。陈嘉玥一边诅咒,一边懊恼,一边收拾好了厨房,看了看表都快十点了。那些紧张情绪和乱七八糟的思绪都被唐喆这个吻打的支离破碎,再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想了。陈嘉玥本想直接抱着被子去隔壁客房睡了,但还是没忍住跑到主卧看了一眼,这次唐喆真的睡沉了,陈嘉玥调暗了床头灯,蹑手蹑脚刚要出门,想了想又退了回来,手轻轻搭在了唐喆的额头上,这一摸吓了一跳,好烫!难怪人睡的这么死,西麦说过唐喆可能会发烧的,陈嘉玥敲了敲自己的脑袋,暗骂自己疏忽。

陈嘉玥打了一盆凉水,拧了毛巾搭在唐喆额头上,隔了好久,再一摸热度根本没退下去。陈嘉玥摇了摇唐喆,没什么反应,有些急了。她回身取来西麦留下的退烧药,碾碎了药片,用温水化开,一勺一勺都送到唐喆嘴里。还好唐喆人虽然不是特别清醒,但还有些意识,算是配合。

西麦的药起效很快,不到一个小时温度就略有下降,陈嘉玥稍稍安心,换了一盆水,继续给唐喆物理降温。已经快午夜了,陈嘉玥很困,浑身每一根神经都嚷着要休息却放心不下唐喆,迷迷糊糊的手里还握着另一条毛巾就靠在唐喆身边睡着了。

半夜唐喆烧退了,出了一身的汗,口渴想起身喝水,一低头便见陈嘉玥乖巧地睡在他身边,一只胳膊还搭在他胸前。唐喆笑了笑,拿掉她手上握着的毛巾,帮她盖好被子调整睡姿,陈嘉玥只是微微动了动便又睡过去。唐喆知道陈嘉玥今天是累了,身心疲惫,换了平日他这么大动作浅眠的陈嘉玥早就醒了。

唐喆起身,烧退了汗出透了感觉人清爽了不少。他在客厅里自己给伤口换了药,重新绑了绷带。看着肩膀上多出的一个窟窿,唐喆的眼睛微微眯起,看来东方燚在S市的总部坐的太舒服了!竟然下这么大血本来‘杀’他和陈嘉玥。他觉得自己有必要回S市一趟了。

唐喆回屋,陈嘉玥躺在偌大的床上人更显得单薄。唐喆掀开被子躺了下去,环住陈嘉玥带到自己的怀里,手轻轻描摹着她的眉眼。今天真是难为她了,第一次被人狙杀,第一次开枪伤人,第一次无证驾驶,为他处理伤口,还在床边守夜。今天发生的一切其实都是意外,但陈嘉玥的表现真的可圈可点。直到一切都尘埃落定,知道他没事了,她才把她的恐惧表现了出来,她也会怕。是啊,别说是女孩子,就是很多男人遇到这种事也吓死了。她当时怎么那么沉着呢?真是个倔丫头,连胆怯都不留给外人。唐喆笑着吻了一下陈嘉玥的额头,这丫头虽然不是绝色,但其实长的挺漂亮,清秀明丽,很有小家碧玉的味道,感觉柔柔弱弱的,但骨子里却那么倔强,敏锐又聪慧。这么好的姑娘是属于他的,就这么安心地躺在他的臂弯里。想到这里唐喆心里没来由的升起一股骄傲来,他觉得和陈嘉玥结婚真的是自己这辈子做的最正确的决定。

陈嘉玥这一觉睡到早上八点多,本以为会睡不好没想到格外安稳。

糟了,她怎么睡着了?陈嘉玥猛地睁眼,抬眸便是一片小麦色的肌肤,感觉硬硬的但很温暖。“早!”唐喆略有些沙哑的声音从陈嘉玥头上响起,陈嘉玥吓了一跳,猛一抬头却撞到了唐喆的下巴上,疼的她直咧嘴。

唐喆莞尔,哭笑不得,一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一手揉着陈嘉玥的头顶,“大清早的,这是怎么了?”

陈嘉玥这才发现自己在唐喆怀里睡了一夜,他们这算是同床共枕了吗?还有,他为什么不穿衣服睡觉?唐喆见陈嘉玥眼神不对,以为她是害羞了,刚要开口说话。陈嘉玥却坐起身子,抬手摸了摸唐喆的额头,“嗯,好的挺快的,不烧了。”说完淡定地下床走了。

这回轮到唐喆愣住了,这是什么情况?和他之前预料的不太一样啊。唐喆不得不承认他对陈嘉玥那张含羞带怯的脸还是颇为回味的。想到这里唐喆在床上躺不住了,从衣帽间里面随手抽了一件衬衫出来,披在身上,坐在客厅沙发上看陈嘉玥在厨房里忙活。唐喆之前吃过陈嘉玥做的糖醋蛋,以为她饭做的不错,现在看来,先不论陈嘉玥厨艺如何,她一定不是经常下厨的人,听里面不时传来叮当的响声就知道了,典型手忙脚乱。

唐喆看着摆在桌上的清粥小菜,无声笑了笑,好多年没有人为他下厨做过饭了。“今天我要去公司上班了,你自己在家没问题吧?”陈嘉玥一边吃一边问道。

“办离职手续吗?”

“嗯。东西我都收拾好了。”

“完事给我打电话,我去接你。”

陈嘉玥斜着眼睛把唐喆从上打量到下,目光落在他光裸的胸膛上,那一圈圈绷带还在那里耀武扬威,“别,到时候伤口裂开了我责任就大了。”

“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也不知道谁昨天因为这点伤半夜高烧,人都迷糊了。好了伤疤忘了疼,不像七少你会做的事儿啊!”

“嘉玥你这是在考我吗?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唐喆顿了一下,“或者说你昨天伤口没有处理好,所以有些发炎了也说不定。”

陈嘉玥笑眯眯地抬头,“唐先生,西麦昨天应该重新处理过伤口了,这么大顶帽子扣下来我可担不住。”

唐喆诧异,她怎么这么确定?“绷带最后的系法不一样了。”陈嘉玥好心提醒。

唐喆恍然,原来如此!这丫头,昨天那么混乱的情况,这种细节都发现了,真是不容小觑。

“唐喆,我总觉得我的离职是背后有人做了手脚的。”陈嘉玥忽然说道。

“你怎么知道?”

陈嘉玥摸着下巴,“我也不太确定。只不过我了解的吴丹是个很聪明的人,我现在离职对她来说没有一点好处。而且总感觉她找我谈话并不是出于她的本意。”陈嘉玥说出自己的疑惑,“算了,也可能是我多想了,早点离开也好,反正我也做够了。MA国际的简历我已经投了,如果顺利的话不久我们就是同事了。”

陈嘉玥在走之前又给唐喆换了一次药,那个西麦年纪轻轻,文质彬彬的,看起来就像是医院里普通的实习医生,但没想到医术还是不错的,也不知道他之前都给唐喆用了什么药,这才一个晚上的功夫,伤口就已经在愈合了。真是神奇!

“对了,昨天那交警为什么那么好说话?”陈嘉玥忽然问道,那人一定是看出了什么,但唐喆这辆奥迪价格不菲,但绝对称不上顶级,怎么看了一眼就放行了?

像是看出了陈嘉玥的疑惑,唐喆一边穿衣服一边说道,“D市藏龙卧虎,好车多了,自然不是因为这车,是因为车牌。”陈嘉玥想了想,她不记得唐喆的车牌是多少,只是隐约觉得挺容易上口的一组数字。“这车牌是当初一场比赛里我从一个官二代手里赢来的。现在看来这位公子的家里背景不错啊!”唐喆一边说一边感慨,语气里面还带着三分嘲讽,陈嘉玥和他相处久了,自然听的出来。

陈嘉玥点头,这就难怪了,D市虽然靠海交通便利,但能发展这么快和上边是脱不开关系的。就如唐喆所说D市藏龙卧虎,有和S市成为南北两大经济重镇的趋势。官场混久了,学的最多的就是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这位交警看来也是有些眼色的人。不过换句话说,这车牌之前的主人一定不是什么安生的主儿,陈嘉玥打赌他一定犯过事儿,要不也不会因为一个车牌让人留下这么深的印象。唐喆虽然轻描淡写说是一场赛车比赛,但陈嘉玥确信他一定是连人家出门先迈哪条腿都了解清楚了才去比赛的。

陈嘉玥打车去公司办手续,她还没有做好心理建设再次开车上道。人的潜力真是无限,昨天居然就让她那样把车开回了家,想想都有些后怕,自打认识了唐喆她这生活可是越发的丰富多彩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