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043 郎骑竹马来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3097 2016-04-04 10:36:02

  043 郎骑竹马来

陈嘉玥觉得自己最近状态不好,不能和唐喆‘开战’。她忍,吃饭!

“嘉睿国庆假期会提前过来,和我们一起回家。”陈嘉玥忽然开口说道,她知道嘉睿一定会好好问候一下自己‘姐夫’的。

“智商200的小舅子!嘉玥你找这么大个后援团吗?”唐喆笑的温和可亲。

“你看我多向着你,这么宝贵的资源都贡献了。”陈嘉玥笑眯眯的。“哦,对了,我把那五件案子的资料发给嘉睿了。这小子居然想休学,一定在学校有阴谋,不能让他闲着。”

“你就这么评价自己的弟弟?”

“No,是你不了解他。一个人智商高不可怕,要是智商和情商都高就有些危险了,作为长姐我有义务好好规劝引导。给姐姐卖命是最好的方式。”陈嘉玥阐述自己奴役陈嘉睿的理由。“对了唐先生,还没来得及问,您这伤了还怎么去MA国际报到啊,不耽误画设计图吗?”陈嘉玥想起了刚刚给嘉睿打电话的原因。

“这两天忙,没来得及说。后天我会接管设计部,正好接手御龙湾的工程。一个小小的设计部总监上任,事情应该不会对外公布,你怎么知道的?”

陈嘉玥把iPad拍在餐桌上,“自家先生这么上相,我要是没认出来,多丢人啊。是不是,哥大高材生?”

唐喆接过iPad,“这财经报道怎么有点像娱乐版?”唐喆看了新闻发出和陈嘉玥一样的感慨,不得不说这夫妻二人的默契度还是有提高的。

“唐喆,你究竟是做什么的?”陈嘉玥和唐喆之前有过约定,绝不互相欺骗。之前她随着唐喆胡说,也并不介意,现在她是真的想知道了。但他们之前同样约定过,可以选择缄默。

“把刚刚欠我的那杯酒还我,我就告诉你,怎么样?”唐喆笑的别提多温和了,就像诱拐小红帽的狼外婆。

陈嘉玥嗅到了浓浓的阴谋的味道,就像她初见唐喆时一样。“随你,喝个够,别酒后胡言乱语就成。”陈嘉玥把整瓶红酒都递了过去。

唐喆看着自己眼前的红酒真是百感交集,看来他的命还是没有他的八卦重要。“刚刚不是说我有伤不能喝?”

“酒能消毒,有利于避免伤口感染。再说我看你现在挺健壮的,都能打死一头牛,小酌怡情,无妨。”陈嘉玥毫无压力地推翻自己之前的话。

唐喆修长的手指轻抚红酒瓶子,“好。”话音未落,一把就拉过陈嘉玥,手腕用力人就坐在了他腿上。“那我就不客气了。”唐喆说完,俯身,吻住了陈嘉玥,红酒的香味在二人唇齿之间四溢开来。

陈嘉玥懵了,反应过来的时候人已经在唐喆怀里被吻的七晕八素了。陈嘉玥用手敲着唐喆的肩膀,她要憋死了。这是受过伤的人吗?

唐喆终于大发慈悲放过了陈嘉玥,食指在她红肿的嘴唇上轻轻滑过,笑的群魔乱舞,“味道不错。”

“流氓!”陈嘉玥红着脸从唐喆腿上蹦下来。

“我在自己家,吻自己的老婆,哪里流氓了?”唐喆义正词严。“那老婆你现在还有想问的吗?”

“没有了!”陈嘉玥好不容易忘了前一晚唐喆的吻,这下可好,他又给补上了。

“那可不行,我刚答应了你,就不能食言,老婆你说,我们在哪里讲好呢?”唐喆说的很欢乐,好似和陈嘉玥分享他的事情是多么有乐趣的一件事情一样。

陈嘉玥却觉得有些不认识眼前这个和她当了好几个月夫妻的男人,那个优雅腹黑的谦谦君子哪去了?陈嘉玥抬手摸了摸唐喆的额头,“没发烧啊!”

唐喆笑的温和,好似又恢复了初识的样子,拉着陈嘉玥的手。陈嘉玥心有余悸,想了想还是坐在了他身边。“当年我从绑匪手里逃出来,阴差阳错上了一艘偷渡船,被带到了日本,后来辗转又到了美国。那段日子过的很不容易,我想尽办法要回国,但却不得自由。等我有能力回来的时候却意外听到父母相继离世的消息。我开始怀疑最初的绑架案是一个阴谋,所以我决定回国。回来那年我十七岁,外公见到活着的我险些晕过去,杨家上下也是震惊不已。后来我和外公要求去美国读书,外公虽然不舍,但还是同意了。我爸爸当年就是著名的设计师,子承父业我选择了建筑设计,至于金融是在学校旁听的,兴趣而已。”

唐喆说的很平静也很简单,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甚至提到过世的父母,情绪都没有什么起伏。但陈嘉玥知道唐喆那五年过的一定不容易,包括后来他在美国读书的日子,定是和普通留学生也是不一样的。但他却只字未提,陈嘉玥也没有追问,只是默默点了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还有什么想知道的?”唐喆问道。

“没有了。”陈嘉玥笑了笑,“以后也不会有了。”既然她选择了,那么就相信他,除非唐喆自己提起,否则她再不会过问的他过去。她会在他身边陪着他查清所有的事情,正如当初允诺的那样。

晚上,陈嘉玥收拾完碗筷,回到卧室,看着光明正大躺在主卧床上的唐喆,眼睛微微眯起。

“到时间换药了吗?”唐喆看着变了脸色的陈嘉玥故意问道。

陈嘉玥拿过旁边的医药箱,走到唐喆身边帮他换药。“这伤口愈合真快。”陈嘉玥随口说道。

唐喆却略微一怔,“是吗?”

换好药,陈嘉玥把医药箱推到一边,坐在床头柜上忽然说了句,“我开始怀疑,那天在射击场狙杀我们的人和你认识了。”

“怎么看出来的?”

“通过你的表情看出来的。”陈嘉玥接着说道,“唐喆,你的表情出卖了你,你知不知道,你越是有事情的时候人就越冷静,表情也越平静,再加上那天你和西麦的神态和语气。我是不是猜对了?”

“女人太聪明不好!”唐喆有些感慨,他这两天一直琢磨着怎么和陈嘉玥说这件事,怕她误会,结果还没想好就露馅了。

“过奖过奖。我就是随便猜猜,没想到这么准。我觉得我辞职是对的,应该到西城摆摊算卦呢。怎么,被自己人暗算了?”陈嘉玥笑的很欢乐。

唐喆没承认也没否认。

“唐七少,你这既有内忧,又有外患,还要时刻准备演戏,过得着实不易啊。难怪你要讨老婆帮忙呢。”陈嘉玥的心情好了起来,她和唐喆虽然‘夫妻和睦’,但也少不了斗智斗勇,最近让唐喆两个吻就把她吻懵,情势急剧下转,现在总算是搬回来一成。

“唐先生,你是选择先攘外还是先安内呢?”唐喆看着陈嘉玥得意洋洋的脸,笑的很纵容。

第二天一早,陈嘉玥醒来,一偏头,不见唐喆,却看到床头柜上放着一张字条。‘我去安内!早餐在厨房。’

陈嘉玥看着字条笑出了声。

唐喆不在,陈嘉玥也没什么事情好做,想了想,打算上网买些东西假期带回家,这怎么也算是二人第一次回去,总不能空手,虽然她知道贺梅和陈学东都不会介意。

忽然电脑邮箱有提示新邮件,陈嘉玥点开,唇角扬起,还真是缺什么来什么。MA国际发来的面试通知,时间就在明天。

陈嘉玥正在网上看MA国际的资料,顺便做面试准备,电话却在这个时候响了。陈嘉玥看到来电显示,扶额,他这个时候出现,是来搅局的吗?

“喂。”

“喂,小嘉玥,我回来了,有没有很兴奋?快来机场接机。你再不来我就被各路美女瓜分啦!”景凡霖异常高亢的声音从电话里面传来,陈嘉玥还能听到电话那边机场广播的声音。

“你回来做什么?”陈嘉玥面无表情地问。

“嘉玥,你怎么能这个态度呢?是不是有了新欢?所以对我不冷不热的。你不能这样,我会伤心的。”

“那你伤吧,挂了!”陈嘉玥说完准备挂电话。在她眼中景凡霖就是一时不时抽风的炸弹,不一定什么时候就爆了,引起无数麻烦,尤其现在这么混乱的时候还是有多远躲多远。再说,他回国放着好好的家不回,为什么每次都来她这里报到?这几年景凡霖回国的次数屈指可数,每次飞机都会准确降落在D市,要么就是和她厮混两天,恋恋不舍,让陈嘉玥踢回老家;要么就是他软磨硬泡,陈嘉玥请两天假和他一起‘回家看看’;或者更干脆,再直接从D市飞回美国,省略掉回家这一步。

“嘉玥,你要知道,我在D市人生地不熟,再加上这么俊帅的脸和非凡的气质,很容易被拐骗。你确定不来接我吗?如果我有个三长两短,我上有老下有小,家里还有个爷爷都快八十了。我……”景凡霖还想继续废话被陈嘉玥无情打断了。“自己打车去我的公寓,我会给保安打电话,住几天后自己回家,别总在我这里赖着不走。”

“嘉玥,你就这么对待你从幼儿园起的青梅竹马吗?”景凡霖说的可怜兮兮的,话音刚落,又换了语气,“你觉得我是为什么回来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