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豪门世家 竟是相亲惹的祸

040 第一次亲密接触

竟是相亲惹的祸 姚宋安 3187 2016-04-01 10:20:02

  040 第一次亲密接触

陈嘉玥给唐喆盖好被子准备出去收拾客厅的一片狼藉,却被唐喆抓住了手,“嘉玥……”。唐喆刚要说话,门铃响了,“我去开门。”陈嘉玥说完就出了屋。

唐喆看着自己空了的手,望着门口,若有所思。

陈嘉玥开门,门外一男子,一身西装,不是特别高,但却很挺拔,斯文帅气,鼻子上架着一副金丝框眼镜,带着浅浅的笑,手上拎着一个小箱子。“嫂夫人好,我是西麦,来看七少,方便吗?”西麦的声音和他的人一样,谦和有礼,陈嘉玥略微打量了一下西麦,微笑,“请进。”

陈嘉玥把人领进卧室。

“七少。”

唐喆正在床上假寐,听到声音睁开眼睛,见是西麦,点了点头。“西大夫麻烦了,有事叫我,我在客厅。”陈嘉玥见没有问题没等西麦回话就退了出来,顺手带上了房门。

西麦走到床边,给唐喆把脉,然后起身想拆了绷带看看伤口,却被唐喆伸手拦住了。“伤口处理过了,把药和其他东西留下,你可以走了。”

“七少不会信不过我吧?”西麦笑了笑。

唐喆慢慢转头,眼睑上挑,笑的有些阴冷,“你觉得呢?”

西麦顿觉不好,立马端正态度,“七少我错了。我也觉得这伤口处理的特别好,嫂夫人真是蕙质兰心,心灵手巧,妙手回春。我就是个电灯泡,马上断电消失。”唐喆懒得搭理他,心里想的都是怎么找东方燚算账。当时在射击场刚开始没觉得什么,只是觉得这些杀手手法专业,但似乎态度不专业,直到他打中了其中一人他才觉得有些不对劲。这些人下手够狠但却不是杀招。西麦的到来更证实了他的猜测,刚刚那些人是东方燚派来的!

“七少,不知道我在断电之前能不能再稍微散发点余光?”西麦不怕死地问道,还是那副谦逊温和的态度,虽然说出来的话和这态度完全不一致。

西麦刚开始只是以为唐喆在和东方燚较劲才不让他拆绷带的,等看到唐喆的伤口他才意识到,不管唐喆心中想了些什么,他永远不会意气用事,他说不用拆是因为真的不用拆,陈嘉玥把伤口处理的很好,除了不够好看以外,基本没什么瑕疵。西麦也不由得对刚刚他只看了一眼觉得有些清秀的女子有了不一样的印象。当初他们知道唐喆结婚的时候多少都是有些震惊的,因为在这些人眼中,还没什么是能难倒唐喆的,他更不会把婚姻当成手段。现在看来,唐喆丝毫不避讳陈嘉玥他的存在也就是无心隐瞒她什么,这个女人看来在唐喆心目中并不像他们初想的那样无足轻重,难怪东方燚会派人来给唐喆送‘大礼’。不过这话西麦是不敢当着唐喆的面儿说的,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处理好伤口,打针、开药,然后走人。

陈嘉玥没想到,她刚收拾好东西没多久,西麦就从卧室里面出来了。“西大夫,他怎么样?”

“嫂子客气了,叫我西麦就好。七少没什么大事,药水和绷带我都留下了,该注意什么七少自己都清楚。有什么情况嫂子尽管给我打电话。”西麦明显对陈嘉玥的态度也恭敬了许多,这是发自内心的,和刚刚的完美礼仪诠释自是有区别。

“知道了。辛苦你了。”

“都是我应该做的。退烧药和消炎药我都留下了,七少之前好像有些着凉,如果晚上发热,麻烦嫂子记得给他吃。”西麦走到门口想起来不忘嘱咐了一句。

“好。”

陈嘉玥送走西麦,靠在门上长长舒了一口气,感觉自己的手现在都还有些发抖。外面的天已经暗了下来,真是……好漫长的一天!

陈嘉玥到厨房看了看锅里熬着的粥,想了想,拨了物业电话。本来她和唐喆想回来去超市买东西的,现在看来是去不成了。只好麻烦物业帮忙跑腿,还好这个时候‘有钱能使鬼推磨’。

物业小哥的办事效率还算挺高,没多久就把东西送到了,陈嘉玥给了两百块的跑腿费,把东西搬到厨房。俩人从早上出门到现在还没吃过东西,唐喆本就受了伤总要吃些东西补补体力。陈嘉玥熬了粥,想了想用厨房里的东西煲了汤,饭做好了,厨房一片狼藉。一向觉得无所不能的陈嘉玥第一次感到了些挫败。今天受打击的事儿还真是多。

陈嘉玥轻手轻脚地来到卧室,唐喆在床上沉沉地睡着。仔细想想他刚回来本就没休息好,再赶上这种事流了不少血,定是很累。陈嘉玥坐在床边愣愣地看着唐喆的脸出神,睡着的唐喆那张精致的脸上没有了惯常温和的笑,但不知怎地,陈嘉玥反而觉得这样的他更真实。

“能让你这么看着出神,看来我这一枪挨的也值了。”唐喆忽然出声,睁开眼睛看着陈嘉玥,依旧是那双透着精光的眼睛,但却不再那么遥远。

陈嘉玥白了他一眼,刚刚那些迤逦情绪统统消失不见。“起来吃点东西吧。”说完转身出去端了一碗粥、一碗汤过来放到床头柜上,然后去扶唐喆起身。唐喆靠在床头上,扭头去拔点滴管。陈嘉玥一把拍掉他作怪的手,“你干什么呢?不要命了?”

“没剩多少了没关系。你也不怕我抗生素用多了人变傻了。”说完嗖的一下就拔了出来,他唐喆还不至于受这么点小伤就病病歪歪地赖在床上,还要输液,传出去都笑死人了。都是西麦事儿多,他懒得和他一般见识。

“胳膊上的伤怎么样了?”唐喆忽然问。

陈嘉玥一怔,“没什么事,就是擦了一下,你不提我都忘了。”

“去上药。”见陈嘉玥行动自如,唐喆也知道无大碍。只是没来由的担心,他自己肩膀上开个洞不觉什么,陈嘉玥伤了心中就和猫挠的似的。

“嗯”,陈嘉玥看了他一眼应了一声,然后把粥和汤端到唐喆面前喂他吃饭。唐喆见陈嘉玥端着碗拿着勺子喂自己有些哭笑不得,他又没残废,但是却没拒绝。结婚这么多日子以来好像这是俩人离的最近的一次。

饭吃的很安静,平日里陈嘉玥和唐喆在吃饭的时候话都不少。陈嘉玥感兴趣的唐喆都知道,唐喆问的陈嘉玥总能给出异于常人的答案。陈嘉玥偶尔试探,唐喆时不时下套,二人见招拆招,各凭本事,饭总是吃的很热闹。今天这样相对无言是很少见的。

唐喆把粥和汤都喝了,陈嘉玥端着碗筷刚要出去却被唐喆拉住了手腕。“嘉玥,害怕吗?”唐喆的眼光直直地射到陈嘉玥的眼中,让她避无可避。打从出事回来,陈嘉玥躲着唐喆的话不是一次两次了,看着唐喆眼中慌乱的自己,慌忙别开了目光。半晌,轻轻点了点头。“嗯。”

怎么可能不怕,当时枪声一响,陈嘉玥感觉自己整个人都傻了,所有的一切不过是求生的本能,她只不过比一般的姑娘多了一分镇定,但并不代表她不会怕。枪林弹雨,劲装杀手,她这辈子都没遇到过的事儿。当时如果唐喆没有挡在她前面……想一想脊背都发凉。这男人当时还骗她说是空包弹,没想到她一枪打出去,对方腿上就多了个血窟窿。陈嘉玥不是自诩自己多善良,但如果当时她的手再偏一些,是不是就有一条人命丢在了她手上?还有眼前这个男人,他随身带着枪,枪法不俗,身手敏捷,这背后究竟还有多少她不知道的?

“我去洗碗。”陈嘉玥第一次想到了逃,唐喆眸光一闪,手腕用力就把陈嘉玥拉到了自己怀里。“你做什么?”陈嘉玥慌了,今天对于她来说本来就是混乱的,现在只想静静地待着。陈嘉玥挣扎着起身,唐喆却死死地把人扣在怀里,用手轻轻拍着她的背,温柔的吻落在了陈嘉玥的头发上。“嘉玥,抱歉。”陈嘉玥身子一震,唐喆这声抱歉包含了多少含义怕是他自己都没想明白,只是觉得很心疼。

陈嘉玥不动了,安安静静地靠在唐喆的怀里,像是所有的力道都泄掉了,身子都不由的都有些发抖。唐喆感受到了,把人搂的更紧了些。陈嘉玥靠在唐喆怀里感受着他的体温和有力的心跳,忽然觉得很安心。俩人结婚这么久,如此的亲密接触还算是头一次吧?想到生死关头他的舍命保护,想到那么危急的情况下他对自己的安抚,想到他担忧的眼神和刚刚那句轻声的抱歉,陈嘉玥不由得伸手抱住了唐喆的腰。

唐喆的唇角勾了勾,拨开陈嘉玥额前的碎发,轻柔的吻印在了她的眉心。陈嘉玥抬头和唐喆四目相对,差点溺毙在他温柔的目光中。忽然间发现有些不对劲,眼神不自主地往下瞄,陈嘉玥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我们的唐先生,上身什么都没穿,只有绷带,完美的腹肌很低调地彰显着它的力量和一种潜在的危险。想到自己刚刚就这么靠在半裸的唐先生怀里还抱着人家的腰,陈姑娘的脸就更红了,人一下子就坐直了身子,起身就要跑。唐喆虽然伤了,可只要喘着气那就是不容小觑的,更何况这么点伤。唐喆长臂一勾,陈嘉玥人就又回到了他怀里,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唐喆人就压了下来,捧着陈嘉玥的脸,吻上了她的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